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7.8 C
Taiwan
2024 年 4 月 25 日
spot_img

天邊孝子(女)症候群

大家聽過「天邊孝子(女)症候群」嗎?在長照議題中,天邊孝子不是壞人、不是...

【王半山特稿】北極熊毛衣更薄,為什麼更保暖?

寒流來了,台灣這幾天特別冷,怎麼禦寒呢?讓我們去問北極熊,為什麼上帝送你...

【稽叔夜專欄】美中已經成為「持久的競爭對手」

文 / 攝影  稽叔夜 隨著美中關係達到50多年來最糟糕的水平,一個古...

【柳三變專欄】付「封口費」並不一定是犯罪?

艾米·戴維森·索金(Amy Davidson Sorkin)發表在《紐約...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匈牙利恐成自由民主主義破口?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匈牙利與中國簽訂安全合作協議,讓中國堂而皇之地進入匈牙利境內巡邏。在全世界民主主義倒退的時刻,英國經濟學人所指稱的《民族保守主義》有可能是因為全球化所造成的貧富極端差距而產生,並因此藉由民主主義的選舉而會走上專制,這對於世界將會造成威脅。因此,我們有必要一一對此種國家做一了解,以尋求民主自由體制的不被破壞。

一、奧爾班的當選與匈牙利的轉變

「我獲得了《足以從月球上看到的巨大勝利》。從(歐洲聯盟總部所在地)布魯塞爾也是可以確實看到。」

在2023年4月3日所舉行的匈牙利議會選舉中,由維克多·奧爾班領導的右翼執政黨「匈牙利公民聯盟-匈牙利民族聯盟」取得勝利,奧爾班首相連任(共計是第五次)。當晚,奧爾班在布達佩斯向支持者發表演講,他是如此一般在叫囂著。他似乎在說,他將讓布魯塞爾聽到這個勝利的宣言。

在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之下,反對黨針對奧爾班首相與俄羅斯關係的密切加以批判,反對黨將其稱為是「匈牙利的普丁」,但結果卻是奧爾班壓倒性的勝利。執政黨取得了超過三分之二的席位,這使得憲法修改成為可能。

中國電動車大廠比亞迪(BYD)在匈牙利興建電動車生產基地,加速佈局歐洲市場。圖/擷自X畫面

現在,奧爾班上任已經一段時間,匈牙利在烏克蘭戰爭中的態度就引起了關注。在烏克蘭戰爭期間,匈牙利採取了模糊的戰略,這與《專制政治和民主體制之間的競爭框架》是不符合的。日歐美等民主陣營就被問及:是否能容納包括匈牙利在內的這種「異端兒」呢?

二、不適合於《專制政治與民主主義》對立的構圖

在烏克蘭戰爭持續進行中,歐爾班獲得了勝利。這對於烏克蘭、美國和歐盟來說,這無疑是一個「令人很不愉快的真實」。美國總統拜登在華沙的演講中批判俄羅斯的專制政治體制,並表示普丁害怕的不是北約,而是烏克蘭的民主。他表明,烏克蘭戰爭是民主國家與專制主義國家之間的戰爭。如果是這樣的話,匈牙利就成為了是一種《不符合專制政治與民主主義對立的存在》,他就好像是像「異端兒」一般。儘管匈牙利加入了歐盟,並成為了北約成員,但其價值觀並未充分共有民主主義的價值觀。

V-Dem(Varieties Democracy)以《自由主義》、《選舉制度》、《平等》、《參與》和《熟議》這五個個觀點來衡量民主程度,在這些指標中,匈牙利被認定為歐盟中唯一的獨裁國家(選舉獨裁主義)。此外,根據國際NGO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對自由度的評估指標,匈牙利並不被認為是一個「自由」的國家,而是唯一被歐盟評定為「部分自由(partly free)」的國家。

實際上,如前所述,匈牙利的選舉並不是公正的制度。透過執政黨的不正當選舉的區劃(gerrymandering ),支持反對黨的階層就被集中在少數選區。在媒體方面,2020年,一個重要的獨立新聞網站「指數(Index)」被與政府關係密切的商人實質上加以收購,而且其編輯方針就轉向支持奧爾班和執政黨,匈牙利政府對獨立媒體的控制日益嚴格。

此外,對政敵的「攻擊」也十分激烈。由自由派投資家喬治·索羅斯創立的中央歐洲大學(CEU,Central Europe University)因為2017年一項被認為是濫權的法律修改而使得外國大學的設立和運營變得困難,因此除了一些研究機構之外,大部分的大學功能就被迫轉移到奧地利的維也納。他所創立的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Vienna)也將其在匈牙利的業務基地轉移到了德國。儘管匈牙利是歐盟和北約的成員,但從2010年歐爾班重掌政權以來的十年間,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等各種自由權利逐漸受到威脅。

三、匈牙利外交的「曖昧性」

在烏克蘭戰爭中,由奧爾班總理領導的匈牙利採取了什麼樣的態度呢?
匈牙利政府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表示反對。此外,匈牙利接納了超過40萬名的烏克蘭難民(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CHR]的統計,排名僅次於波蘭和羅馬尼亞,位列第三)。對於2015年的難民危機以及2020年開始的新冠疫情的反移民和反難民立場,這就被認為是匈牙利一貫反移民和反難民立場的特別因應。此外,因為布查大屠殺,匈牙利支持了《包括對俄羅斯煤炭進口在內的第五輪禁止措施》。

另一方面,政府控制的媒體沒有正面否定俄羅斯的侵略,也沒有報導奧爾班總理和普丁俄羅斯總統之間的關係。奧爾班總理對石油和天然氣的進口禁止是持反對態度。這與德國和義大利等國家的立場並無不同,但他進一步表示準備用盧布支付俄羅斯的天然氣,這就被烏克蘭指責是支持「烏克蘭侵略」。他還反對《對烏克蘭提供武器》以及《經過匈牙利提供其他國家的武器給烏克蘭》。

匈牙利的應對策略可以說是一種曖昧戰略,既不刺激俄羅斯,又希望與歐盟保持關係。

過去,奧爾班政府曾經採取過這種曖昧的策略是可以窺見的。 2020年新冠病毒第一波感染對策就是一個例子。 歐洲藥品管理局(EMA)批准了輝瑞,莫德納和阿斯特捷利康疫苗,但匈牙利也獨自批准了俄羅斯的斯普特尼克V和中國的科興疫苗的緊急使用。 匈牙利在與中國建立親密關係以購買口罩的同時,它們也從日本獲得了Fairpiravir,而以之作為緊急無償資金援助的一部分。 奧爾班走的是親普丁的路線,但他並不是一邊倒支持俄羅斯。在2019年,他宣布為了紀念蘇聯解體30周年而要建立喬治·W·布希前美國總統的雕像,這激怒了俄羅斯。

匈牙利的外交曖昧性,可以說是一種方便的手法,希望保持獨立性,而不被歐盟、俄羅斯或其他大國吞併。但是,匈牙利這裡的人們在歷史上一直是大國的受害者,而他們的這種受害者意識是根深蒂固的。 這種情緒並不是奧爾班的專利物,而且從很早就在右翼知識分子的思想中紮根。 奧爾班在過去的演講中多次呼喊的“匈牙利優先”,其實正是這種受害者意識的熔岩噴發。

四、小結

奧爾班的作法或許我們可以猜測是從自由民主走上以中俄為模範的威權主義,這不只對歐盟,也對國際秩序會形成一定的影響。自由民主陣營似乎必須認真破除全球化所造成的民族保守主義的擴張與專制國家的增加。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張正修
張正修
曾任考試委員、開南大學法律系系主任、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兼任副教授、台北教育大學文教法律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