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專欄】犧牲自己,捨身救眾...

【專欄】犧牲自己,捨身救眾的台美人英雄鄭達志醫師(上)

Date:

「Greater love hath no man than this, that a man lay down his life for his friends。」
「人為朋友犧牲自己的性命,人間的愛沒有比這更偉大的了。」(約翰福音15-13)

鄭達志醫師(Dr.John Cheng)於1969年6月16日出生在台灣,父親鄭俊曉是台灣客家人,他在高雄醫學大學畢業後,帶著1歲大的鄭達志移民美國德州,父親在德州的一個小鎮做開業醫師,他深具視病如親的精神,對每一個病人展現溫暖的愛心,父親的身教勝於言教,鄭達志從小在父親身邊耳濡目染,也立志學醫,因為父母都是台灣的精英份子,他生性聰明、活潑、 樂觀、深具愛心,並擁有所有美式教育的優點於一身,更特別的是他八歲就開始學東方式武功,並成為他終身的業餘愛好,他的武功的段數頗高,經常在社區聚會中表演武功,示範遇到惡人時,如何防衛自己。他從小學到高中,都是成績優秀,名列前茅,最後就讀德州的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1991年大學畢業後,很順利地進入德州理工大學醫學院,在醫學院就讀時,因為他的樂善好施、人緣極佳,結交了不少終身摯友,1995年醫學院畢業後,除了武術外,他對各種運動特別有興趣,因此他從小長大的德州搬到加州來,並在著名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以及凱薩醫療機構,接受運動醫學與家庭醫學的雙重住院醫生訓練,而且他對營養學特別有研究,在接受完整住院醫師訓練的過程中,他繼續在功夫方面尋求精進,他的武術表演有板有眼,頗有專業明星的架式,他自己也似乎樂在其中。

鄭醫師在接受完整的運動醫學及家醫科訓練後,大約在廿年前,他在南加州柑郡與友人創立了《南岸醫療集團》《South Coast Medical Group Family》,開始在離家附近的 Alis Viejo做開業家庭醫師,並兼做社區的運動醫學顧問,社區大學或高中有運動比賽,他常常會親自出席,並照顧那些受傷的運動球員,因為他有單純的愛心、謙虛為懷的態度、以及助人為快樂之本的人生哲學,同時又肯傾聽病人的話,加上他在醫學上的淵博智識,他不但深受病人的愛戴,也廣受整個社區人士的敬重。

他花很多時間在沒有報酬的社區服務上,除了運動比賽的參與,以及預防醫學的宣導,營養醫學的教學等他都樣樣精通,他也以高超的武功,免費訓練年青|學子如何保護自己。

不少病人常常在看完病後,告訴鄭醫師説:「你是我唯一碰到的肯傾聽病人説話的醫生。」,也因為鄭醫師有這種《視病如親》的精神以及積極樂觀的人生態度,病人在離開鄭醫師診所時,總會有病己經好很多的感覺。

南岸醫療集團在2012年曾上傳一段影片,在影片中,鄭醫師自述幼年時,因為受到父親的影響,建立了他對社區的情感,和他的人生價值觀,讓他對病人的關心也延伸至病人的經歷、家人和居住的社區—鄭達志醫師相信:「當病人照顧好自己時,他們就能照顧好家人,從而創造正面的家庭環境,這又能進一步讓整個社區變得更好」。鄭醫師還説:「他經常聽到病人對他說:鄭醫師,你是第一個真正聽我說話的醫生。」美國跟台灣一樣,開業醫師看電腦螢幕的時間,比跟病人溝通交流的時間更多,可見鄭醫師是一位《視病如親》的仁醫,在社區裡普遍贏得大家的敬重與愛載。可能是受父親的影響,鄭醫師18歲的大兒子,正準備到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念醫科。

除了在行醫時,鄭醫師注重且珍視一對一的醫病關係外,他在閒暇時也愛好各種運動,少年時代他就喜歡看功夫片,國中時開始學武術,他經常會免費教授鄰居和同事防身術,他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因為他聽不懂台語,因此他在家附近的美國教會做禮拜,並擔任這家教會的保全人員。

鄭醫師居住的亞里索·耶荷鎮長羅斯(Ross Chun)表示:「我是鄭醫師的朋友,他是一位笑口常開樂於助人的人,同時他也是一個很慷慨的人,總是很照顧別人的感受,記得我第一次跟他見面時,我對他説:我一直希望有家人是醫生,當時他立刻回我説:現在你有了。」這就是John對待我們所有人的方式,就像他的家人一樣,我們都很想念他,多幸運有他出現在我們的生命中,他讓這個世界變成更好的地方。」

後來鄭達志醫師的家人,也透過他的同事發表聲明說:「我們將永遠記得他在生命最後一刻的無私,很榮幸能夠成為他的家人。」同時在聲明中也提及:「鄭醫師生前愛看《星際大戰》,其中他最喜歡路克天行者,如果這個世界有原力,John會像路克一樣有最強的原力,因為他就是我們生命裡的光,為我們阻擋恐懼。」

鄭醫師除了行醫看門診之外,他也花很多時間在當地高中、大學球隊擔任隊醫,並且無償為學生開設運動傷害諮詢門診,也經常在社區活動當志工,鎮上幾乎每個人,都認識這位熱心又會武功的鄭醫師。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史上一段永恒的故事:「二位天使制服一位撒旦」

「時間」2022年5月15日下午13:30pm
「地點」日內瓦長老教會(南加州爾灣市,著名退休村Laguna Woods附近)
「故事的三位主角」:

(1)台灣人的基督徒天使張宣信牧師

(2)台美人的基督徒天使&英雄鄭達志醫師

(3)出生台灣、美國公民、認同中國的充滿仇恨思想的統派撒旦周文偉。

張宣信牧師口述記錄事情發生的經過

我曾經在爾灣長老教會做過21年牧師(1999-2020),到2012年開始因為來Laguna Woods 退休台美人愈來愈多,因此向美國長老教會的日內瓦教會租借做為爾灣長老教會的活動場地,而我也在2020年7月落葉歸根回到台北南門教會牧會,因為疫情關係,我回台灣之後,將近兩年沒有辦法回來美國探親。最近剛好5月9日,我跟我服務的教會說,我有親人需要回去探望,我需要休假,所以我就在5月9日飛離台北,來到洛杉磯。在我回來美國之前,就有一些人聽到消息説我會回來渡假,然後爾灣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就很熱情邀請我,回來看看老朋友們,現在服務爾灣教會的李牧師也很好意説:禮拜天可以看到最多人、很多老朋友都想見你,因此他們就邀請我證道並分享在台灣的生活。

我比較覺得過意不去的地方,也是因為我回來,過去的一段時間,因為疫情關係,爾灣教會是沒有留下來聚餐的,大家在主日學完後,就拿便當自己回家吃。因為現在美國疫情好像比較和緩,又加上牧師回來等等因素,他們臨時加菜,所以大家也是裝成便當,一人一份,在中午12點半到另外一個相當大的交誼廳用餐。

暴力事件事發生經過

這真的相當不幸,本來是個很喜樂的敬拜,大家都非常地喜樂,然後其中一段時間是主日學,那個時間也是我在組裡分享過去這兩年在台灣的生活點滴。

我們那一天在那裡擺了12個桌子,大概有一百人左右留在那裡。吃飯時間因為大家太久沒有見面,我也就沒有時間吃飯,跟大家聊聊。於是開始有人説要跟牧師、牧師娘照相,我們就站到舞台前面,不少團體就來跟我們拍照。從我的角度看,外面發生什麼事,其實我都沒有看到。然後突然間我聽到槍聲響(1點30分),我又看到右手邊差不多十步左右,他(兇手周文偉)站在那裡開槍聲音很大,因為那個空間相當大,會有回音等等,也因為聲音大也引起大家看他那一邊。

但是一開始,我真的以為是有人在開玩笑的,就是要嚇唬人,而且我也不認識那個人,也沒有看過他,所以當時也不曉得要躲藏還是要怎麼樣。鄭醫師怎麼樣衝過去,因為事情發生得很快,開槍那幾秒而己,我都沒有看到他如何中槍、他們之間格鬥的情形,我都沒有看到,我只是嚇一跳,然後就轉頭看。

開始第二槍、第三槍,大家才警覺不對,就開始有人想要撞開門,但是我沒有看到那個場面,只是就有人躲在桌子下面、或趴下來等等,我差不多到他開第三、四槍以後,我覺得這樣子不行,一定要阻止這個人的行動,所以我現在想想,我不曉得他彈匣用完,或是子彈用完,還是説他要換另外一把槍.當時我只是看到他開槍,我以為他只有一把槍,其實事情發生的太快了,那時我只稍微看到說,他的槍好像沒有在指著人時, 我就從台上衝下去,拿起圓桌旁邊沒有人坐的椅子,把它往兇手背部砸下去,他可能突然間從他的左手邊看到我拿著椅子高高地要砸他,他也嚇到了,可能也砸到他,然後他就趴倒在地上,槍就掉下來了。

那一把槍在他趴下以後,變成在他的左手邊一點點的地方,我很怕他再拿起槍來,所以我就盡全力壓制他的手跟他的頭,然後趕快説:「有沒有人幫助我來把他按在地上!」因此就有三位弟兄馬上圍過來,壓他的脖子,後面兩個就壓腿,不譲他動。那時我才看到前面躺一個人,就在他(周)的頭前面一點點的地方,背部都是血跡,我是可以看到有三個彈孔,但是那時我沒有認出是鄭醫師,只知道有人受害了。

因為講台語的教會,在美國都是比較高齡,而且我們是一個退休村,因此在所有的會眾裡面,我可以算是屬於比較年輕,雖然我也不年輕了。其實那時候我沒有想很多,我只是想到我一定要阻止這種瘋狂的(人跟行為),我不容許我的朋友受到傷害,所以我就沒有多想就衝下去,就拿椅子砸他。

他倒下去之後,我壓制他,我太太和其他人説,趕快找繩子要綁他,因為舞台上面有一些延長線電線,他們就用電線把他的雙腿控制住讓他不能動,於是有人打911給警察,等警察來處理。在等警察的十分鐘裡,我本身只能看到已經不能動的鄭醫師,還有看到這個兇手,我不敢鬆手,很怕一下子又被他逃脫,因此也不曉得外面發生什麼事情,其他資訊也都是後來才知道。大約十分鐘之後警察來了就控制整個場面,才讓我們整個離開現場。

後來我才知道兇手要鎖門等等,當時我完全不曉得,他有4顆汽油彈等等,也是事後才知道。我們很感謝的是他的計劃大屠殺沒有得逞,我們有把傷害降到最低,但是就是最低的傷害,也是我們承受不起,特別是對鄭醫師的家庭,是我們沒有辦法承受的永恆的傷痛,以上就是整個事發經過的歷史事實。」(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林衡哲
林衡哲
醫師,旅美行醫與從事文化扎根工作30年。美國小兒科學院院士,早年曾編譯有《羅素傳》、《羅素回憶集》、《二十世紀代表性人物》 等書,是海外台灣人中最努力在推動台灣文化運動者之一。1997年後返台,近年來積極投入音樂欣賞領域,是蕭泰然以及馬勒的音樂的推廣者。2006年與曹永坤先生共同創立《台灣馬勒愛樂協會》。

專欄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