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9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18 日
spot_img

高雄下酒菜大賽開放報名 優勝店家將進駐7月高雄啤酒...

記者鍾和風/高雄報導 去年高雄啤酒音樂節創下史上最多人流紀錄,國內外巨...

【鄭春鴻專欄】李源德這樣的老師,柯文哲這樣的學生

報載,台大醫院前院長李源德對柯文哲這個學生負評連連,評論柯文哲說他「臉皮...

【柳三變專欄】美國把 TikTok 當作所有社交媒...

凱爾查卡(Kyle Chayka)在《紐約客》最新發表的<TikT...

【蘇同叔專欄】加薩、烏克蘭和國際法的崩潰

哈馬斯對以色列的攻擊以及以色列的反應對平民來說是一場災難。在 10 月 ...
-Advertisement-spot_img

戰略目標不同,柯文哲難與侯友宜合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  /  張棋龍

為了推出2024年總統候選人,「藍、白」首場幕僚會議因國民當突然提出「開放式民主初選」,雙方合作瀕臨破局。

所謂的「藍白合」,源自國民黨朱立倫在去年「1126」地方選舉後提出的「非綠聯盟」,以國民黨主導非綠力量在「2024」對抗民進黨。而在國民黨於5月27日「整」掉郭台銘徵召侯友宜後,白、藍的柯文哲與侯友宜能否「合」,成了社會關注焦點。

由於民進黨政七年多年,疑為貪污腐敗案件層出不窮,致坊間各機構民調出現逾65%民眾希望民進黨下台。這股反民進黨力量,成了最大在野黨國民黨朱立倫覬覦的「肥肉」。

柯營對於與侯營配對進擊的倡議,既不反對但不主動,迨9月底藍營中有人提出「不民調,只能為正」的主張後,讓柯營極不以為然,回以「比民調,輸的推薦副手」,從文義上解釋,柯與侯只能民調贏的人為正,輸的連當副手的資格都沒有。亦即,在柯文哲設定之「合作」,自始即將侯友宜排除在外,民調輸了就推薦副手給侯,民調贏了就由侯推薦副手「供民眾黨參考」。

柯文哲之所以如此設定,從他在5月初在暨南國際大學一場演說中即露出端倪,當時在台上大談藍、綠、白競爭的柯文哲,突然穿插一段「猴子理論」,謂「猴子有紅屁股的缺點,坐在地上別人看不到,爬到樹上大家就看到了。」當時國民黨尚未公布徵召侯友宜,柯在演講中突然如此穿插,話似無厘頭,其實應是在向國民黨朱立倫強烈暗喻侯友宜有缺點。直白說,柯文哲自始不把侯友宜視為可搭配的角色。

而事實上,侯友宜剛當選連任新北市長又想選總統,除了類似四年前的韓國瑜外,他在「319疑案」、「四大公投案」等,角色曖昧,不惟藍營有支持者對其不信任,一般大眾亦對他有「落跑」之譏,更對他在「319疑案」調查報告中與李錩鈺是否因合演「利扁」 戲碼而平步青雲升官,亦有高度質疑,這些或許就是柯「猴子理論」中的「紅屁股」。故柯文哲之不與侯友宜搭擋競選,原因有其脈絡可尋。

果不其然,侯友宜在被國民黨徵召提名後,坊間民調從此下滑,到8月以後,其支持度在街頭民調不惟總是排在賴清德、柯文哲之後,且有被邊緣化之現象。

而藍營對於白營的「比民調,輸推薦副手」之議,多日後仍未見回應,卻在10月14日的首次幕僚會議中提出「出開放式民主投票」,顯然是預謀的「突襲」,擺明就是司馬昭之心。若成功則引柯文哲入甕,可以其組織優勢動員及俾綠營支持者灌票給較弱的侯;若柯營未同意,也可藉此杜不敢應戰比民調之譏,這是侯營金溥聰算計中的得意。但此計卻立即被柯營識破未予同意,柯仍以「比民調」為主張,並稱比民調為四年前國民黨、民進黨初選所用,且亦以此「幹掉」郭台銘,國民黨亦未曾提出比民調有何不妥之客觀上能服人理由。

很顯然,國民黨的朱立倫若是真想推出在野最強候選人,就不會在徵召過程以未經當事人商討程序、選定機構、調查方式等的「民調」幹掉郭台銘,他之所以徵召侯友宜,是想徵召一個可能當選(侯民調在被徵召前高於各黨可能人選)又聽命於他的總統,而柯文哲只想當選總統後組聯合政府。二者戰略目標截然不同,要合作,很難!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