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1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我們需要更多無所不在的賴佩霞

文 / 烈堂 郭台銘的副手賴佩霞近日爭議纏身,包含賴有沒有台灣諮商或臨...

全台僅剩之扇形車庫在彰化 周邊荒廢老屋應活化打造彰...

文 / 張姮燕(Heidi Chang) 義守大學助理教授 / 美國普度...

高醫引進機械手臂手術系統

記者高婕/高雄報導 「出血少、傷口小」,是手術病人共同的期望,機械手臂...

【韓退之專欄】大腦閱讀設備讓癱瘓的人用思想說話

文 / 攝影  韓退之 發表在《自然》雜誌上的獨立研究中,兩個研究小組...
-Advertisement-spot_img

【郭老論美專欄】金魚大師的美學寓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一座平凡的金魚缸,養著四條金魚。顏色有金有銀,或紅或黑,形狀有長鰭有鳳尾,或羅漢頭或泡泡眼,各領風騷,卻也相安無事。

某日,眾魚閒來無事,聊天話地,論及精神生活最高領域:「美的欣賞」,便誇耀起各自的本事。

光鮮亮麗的「紅魚」說,用最美的彩虹七色,描繪山川大地,加上黑-白-灰的色階,表達生命的境界。

妙音悅耳的「金魚」說,用do-re-mi的音階,傳達了生命的感受,再用美妙的音色,勾勒一座絕美的天堂。

惜字如金的「銀魚」說,用口-回-品的文字,表達個人的喜怒情感,更刻劃出生命的哀樂。

高深莫測的「黑魚」說,這些都是基本的審美,不足以淨化靈性;我用天眼觀察自然萬物,體會了「無-虛-空」的哲學觀,更進一步要讓生命超越輪迴,提升更高的神聖境界。

這種高魚清談,永遠不著邊際,也不會有共同結論的一天。然而,眾魚依舊,日復一日侃侃而談,自得其樂。

由於溫室效應,氣溫上升,很快地,艷陽蒸發了有限的水份,魚缸的水逐漸乾涸。爾後,四魚缺水缺氧,呼吸困難;而各自崇高偉大的「美」的品味卻不能當飯吃,自視甚高的尊嚴,也不能當空氣呼吸。只好橫躺缸底,彼此用僅有的口水,交換吐到對方身上,滋潤着僅有的「高尚靈魂」,苟延殘喘,以至於終。

四魚清談濶論 空有高尚靈魂

這時四魚已經忘卻了藝術的重要,拋棄了審美的神聖,斷離了思想的超越,四條乾癟癟、直挺挺的魚乾,正好構成一個大大的四方框,框裡頭正好可填入:「人-木-大-十」四字。卻無人關注,也無人知曉。

翌日,某智者路過看出端詳,暗喻:此乃「囚-困-因-田」四個大字,象徵著:畫家、音樂家、詩人、哲學家。

但是,智者卻不與外人道出其中奧秘,黯然離開人群,消失無蹤。

針對四魚清談,各有執著與觀點,筆者論美試著答客問。

一、寓言的極大質性,有異於其他文類,在於寄寓淺顯,而象徵廣泛。人言人殊,各自解讀。例如:李安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每種動物都有不同的解釋和推理,大大增加電影的廣度與深度。而好的作品,就在此點,耐人尋味,意味無窮。

二、三角與四方結構,一直以來都是我作品的基底原型,也是我創作底蘊的思想體系。另外,本文主要也是反應,本地藝術家們「相濡以沫」的現況和困境。感觸良多,吐而後快!

三、再者轉述蕭青杉兄回應之高見,「妙寓!四魚各指審美層次:感官(紅魚)、感知(金魚)、感情(銀魚)、感悟(黑魚),只是囚、困、因、田,與四個角色的象徵關聯,不得其解。莫非是:繪畫-空間(囚);音樂-時間(困);詩人-釋意(因);哲人-耕心(田),姑且牽強附會。愚人淺見,猶待智者開示!」

自我意識框住 終落相濡以沫

為此,筆者則簡答如下:蕭青杉兄解讀四色魚,象徵審美層次,極其高妙。

至於四方框內置四字,意涵迥異,無一標準答案。今強作解如下。

「囚」口字框人,人字意指畫家想像豐富,意圖宏大,卻有志難伸,如同被桎梏之囚。

「困」口字框木,木字意指音樂家抑揚頓挫,意氣風發,如同生機蓬勃之木,卻抑鬱受困。

「因」口字框大,大字意指詩人橫槊賦詩,不可一世,卻恃才傲物,因才招嫉。

「田」口字框十,十字意指哲學、宗教家憂患天下,思索終究,如同背負十字架,受囿限於心田。

四類藝術家,各有其優勢又礙於各自盲點,被自我意識「框住」,畫地自限,進而自艾自怨,最終只得相互取暖,相濡以沫也。

作者郭少宗與油畫作品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郭少宗
郭少宗
1975國立藝專美術科畢業,受教於廖繼春、楊三郎、洪瑞麟、李仲生等名師並深受影響。他愛山愛水,創作用色大膽筆觸奔放,將台灣山川之美,以其火山噴發般的獨特風格,形塑得大氣滂薄。 郭少宗曾執教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公共藝術系六年,並於2014 應邀北京大學百年講堂專題演講。 對藝術創作的熱情,自年少以來數十年如一日,曾舉辦46次個展並參與超過60次畫會聯展,足跡遍及臺灣、日本、韓國、中國、港澳、美國、奧地利、德國、法國、薩爾瓦多等地。他的創作是在傳統之外不斷嘗試多樣性突破,而建立自己的風格。譬如追隨廖繼春的腳步,色彩繽紛豐美;崇拜梵谷及莫內,亦醉心於印象派,但落筆則偏重野獸派及表現主義,這正是他熱情澎湃、狂狷不羈的真性情。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