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9.7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5 日
spot_img

【于思專欄】真的有「天選之人」嗎?

科學家正在研究那些真正應該被感染的醫護人員和護理人員,因為他們有如此高的...

【韓退之專欄】過多的「好」膽固醇會傷害心臟

莉迪亞丹沃斯Lydia Denworth發表在《科學美國人》(Scien...

【洪存正專欄】改良蚊子,登革熱發病率下降了97%

文 / 洪存正 瑪麗安娜·倫哈羅Mariana Lenharo發表在最...

【王半山特稿】你的身體需要全穀物

穀物可受到營養科學家的熱烈歡迎——尤其是全穀物。全麥、燕麥、糙米和其他全...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探索「第二次川普政府」的政策藍圖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在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競爭提名上,當各個候選人在爭取提名的時候,川普陣營目前卻是處於獨立運作的狀態,該陣營從很早就開始在政策運作層面上,制定「第二次川普政府」之藍圖。

一、兩位備受關注的智囊 

根據英國有名的雜誌《經濟學人》的報導,政策制定的主要參與者包括:德州沃思堡(Fort Worth)的布魯克·羅林斯(Brooke Rollins)女士和華盛頓特區的律師保羅·丹斯(Paul Dans)先生。 羅林斯女士在「全國共和黨委員會」(英語: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RNC)的幹部當中,其存在早已為人所熟知。在川普總統任內,她在白宮曾主持「國內政策會議」等等,而擔任了重要職務。川普在2020年總統選舉時,她也主導政策的擬定,為「第二次川普政府」做出準備。選舉失敗後,她成立了「America First Policy Institute」(AFPI,美國第一政策學會)這個智庫至今。正因為這個緣故,她深受川普的信賴。這個智庫的目的在於為川普於2024年的再次競選當中,提供選舉的戰略。

至於丹斯先生也在川普政府時期,擔任了聯邦政府人事局( U.S. Office of Personnel Management)的首席顧問,負責選拔和聘用白宮的幕僚,他在這方面就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從去年4月開始,他就充分活用先前所培養的「川普人脈網絡」,而於華盛頓的保守智庫機構=「傳承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當中,擔任「2025年政府交接計劃」的主管職位,為下一屆共和黨政府的上台做準備。

上述這兩個組織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幕僚工作層是非常豐富的。

羅林斯女士領導的「AFPI」包括了川普政府時期的8名部長和20名政府高官,共有172名優秀的工作幕僚,而「傳承基金會」已經有將近350名的工作人員參與到政府的交接計劃當中。據說,他們針對《在「第二次川普政府」之下所應該提出的內外政策和人事方案》,正按照聯邦政府的各個部門,進行檢討當中。

正因為如此,川普再次競選的這兩位智囊的今後動向就越來越受到關注。

二、要實現所被期待的「美國第一」

目前,各個智庫都還看不到完整的藍圖,但對於藍圖的概要,美國和英國的報紙都有報導了如下的一些要點:

1、聯邦政府的根本改革 
過去,在各部門之下,未經選舉產生的官僚們一直違反總統的意志而發布了無數的行政規則、法律解釋和指針,因此在「第二次政府」之下,這些由官僚主導的行政將被加以禁止,同時要確立《與總統的意向一致的「中央集權化的強大政府」》。

另一方面,將廢除或縮減與《川普主義》互相矛盾的300多個行政機關和組織,其中包括《對於石油、煤炭採掘、森林伐木和河川工程等加以規制的環境保護局》,以及《對地方自治團體主導的教育體系加以干涉的教育部》。

2、消除「深層國家」 
深層國家(英: deep state、縮寫為: DS),又稱為”黑暗政府”或”地下政府”,是一種陰謀論,這個陰謀論聲稱美國聯邦政府、金融機構和產業界的相關人員組織了一個秘密網絡,並與在選舉中被選出的合法的美國政府一起行使權力,或是在其內部行使權力,它成為一個隱藏的政府而發揮著作用。這個概念與”影子政府”(shadow government)或”國家內部的國家”的概念是重疊的。

在川普政府成立之初,曾批評從歐巴馬民主黨總統時代,就存在著「深層國家」在秘密操縱著政府。因此,「第二次川普政府」將嚴格審查所有部門約4000名會被任命為「政治任命職位(political appointee)」的高級官員之人選,審查包括他們的思想層面和活動經歷,並只任用「川普主義」的信奉者,用以鞏固人事。

這將導致在拜登政府下發揮影響力的約5萬名公職人員和工作幕僚,被掃出政府之外,一個極右保守主義之色彩很濃厚的「川普專制體制」就會因此而被確立。

川普人氣高漲/X畫面
川普人氣高漲/X畫面

3、發動強勢的權力以維護「法律和秩序」
對現有司法部擁有獨立的偵查權和司法判斷權的運作方式提出質疑,並像對其他部門一樣,要對之進行大規模的改革,以確保司法部按照總統的指示行事。
在這個改革下,對川普以煽動國會衝突的嫌疑而提出指控的司法部,將被認為是《拜登政府的傀儡》,並將對拜登政府的領導人進行強制調查,以為報復措施。
他們將大規模逮捕非法移民和難民們,即使需要動員軍隊,也會強制將他們驅逐出境。同樣地,對於各地的反政府示威和集會,也會毫不猶豫地動用軍隊來驅散和鎮壓。

4、積極推動「產業政策」,並反對自由貿易主義 
他們將重視大膽的財政政策來救濟在國際競爭中漸漸落伍的南部和中西部的中小企業,並把工人階級拉至共和黨陣營。

在與這個政策的關聯上,將解除或減輕《對國內石油和煤炭業界的新挖掘業務之規制》,並根據需要提供積極的財政援助。相反,對於風力、太陽能等綠色革命(Green Revolution)的國家援助將會被迫後退。

在貿易方面,對於《雷根共和黨政權時代所重視的自由貿易主義》將踩煞車,實施進口關稅的徵收,以保護國內的產業。

5、縮減或中止對烏克蘭的支援 
為了反映川普一直宣揚的「美國第一」之政策,”AFPI”政策擬定團隊的內部一方面重視俄羅斯的威脅,一方面對於烏克蘭的軍事和經濟援助的持續,則採取慎重的態度。
 
具有影響力的工作幕僚們表示:“我們需要擔心的不是烏克蘭,而是中南美的非法移民對南部邊境的入侵”。“烏克蘭正在用我們納稅人的補助金對抗俄羅斯,但缺乏戰略考慮的戰爭援助並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 

川普本人最近也私下批評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表示“俄羅斯和烏克蘭應立即停火”,這甚至於導致了如下的《期限設定論》的出現,亦即:烏克蘭只有在2025年1月(拜登政府結束時)之前,才能期望繼續得到美國援助”的論點。 

與上面的主張相並行的是,伴隨著「第二次川普政府」的成立,很可能會啟動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調解工作,要立即凍結俄羅斯軍隊所佔領的地區,並使兩國立即停戰。不過,由於烏克蘭方面和歐美的許多國家是持反對的態度,因此這個動作實現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6、對中國強硬的政策 
與對俄羅斯的政策相反,”第二次川普政府”對中國的政策會更加強硬,尤其在經濟和貿易方面,將針對《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技術流出、投資至中國高度的先端領域》以及《來自中國的對美投資》,會提出嚴格的制裁措施。

在這一個方面,”傳承基金會”具體提出了如下的方針,例如:“立即禁止抖音(TikTok),以及立即關閉遍佈美國各地的《孔子學院》”。不過,關於美方如何因應中國對台灣的武力入侵,目前還沒有明確的政策,換句話說,是否立即採取軍事行動尚未確定。其背後的原因是:過去川普總統在與台灣有事的關聯上,討論對中國強硬的軍事戰略時,財經界的領袖們紛紛打電話給白宮,表示“金融市場將會陷入恐慌”,而極力反對立即的軍事介入,這導致總統取消了軍事行動的計劃。 

依據情況的不同,在今後的中美貿易談判中,為了使中國做出有利的讓步,在台灣政策方面,《保留妥協的可能性之方案》也被加以檢討中。

7、同盟關係的重新評估 
“第二次川普政府”不僅在貿易方面與雷根時代的自由貿易主義保持距離,同時在外交方面更加強調「美國第一」,而不是重視同盟關係。 因此,從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退出,或是美國從部分的歐洲聯盟國家撤離軍隊的可能性並不排除。

由於這些原因,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法國政府官員已經在盤算川普政府再次上台時的對策,而開始呼籲其他同盟國家,從現在開始加速獨立的武器開發和強化防衛能力的措施。 

而且,不僅在安全保障方面而已,還有在貿易方面,也有如下的選項成為檢討的對象,亦即:基於保護國內產業的觀點,正在考慮對《包含歐洲、日本、韓國等同盟國在內的所有國家的進口產品》,自動徵收10%的關稅。
因此,在美歐的媒體界當中,就有人們指出:自由主義世界中的同盟關係之團結,可能會有動搖的可能性。

三、一切取決於選舉的結果 

如上所述,在”第二次川普政府”之下,於第一次政府中未能全面實現的「美國第一主義」將會被堅決地加以推動。但是,即使川普的親信團隊提出了像這樣子大膽的口號,這在實際上,是否能夠成為具體的政策而被實施呢?這其實還存在著一些不確定的因素。
例如,在國內政治方面,如果有數萬人規模的有能力之人材,因為被認為是「民主黨支持者」而被驅逐時,聯邦政府的體系可能會陷入功能失調,而這可能會引起許多國民的不安和不信任。

此外,在2024年的聯邦議會選舉中,如果民主黨控制了上下兩院,或是控制其中一院,則往往需要與民主黨達成妥協,才可能使法案通過。

更且,最重要的問題是,川普是否能夠在《因四項罪名被起訴而於明年的選舉年被迫出庭》的情況之下,對抗現任民主黨總統拜登呢?這將成為他最大的障礙。

四、結語

民主國家必然會有選舉,因此,新的領導人一旦被選出,則其政策自然會帶來影響。國內在進行選舉的同時,我們也應注意美國的選舉,以為日後之因應。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張正修
張正修
曾任考試委員、開南大學法律系系主任、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兼任副教授、台北教育大學文教法律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