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9.7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5 日
spot_img

美國的東南亞政策:反共與防共

文/ 任弘 任弘,淡江大學歷史系學士,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長期...

【洪存正專欄】我在這裡,只為你

「手術室的聖潔、無菌的白牆、刺眼的熒光燈和閃閃發光的金屬器械托盤,讓我無...

【稽叔夜專欄】NextGen兩顆「巨星」交會的那一...

文 / 稽叔夜 "NextGen Voices" 是一個常見的詞組,它...

【王半山專欄】SpaceX火箭發射爆炸,接下來呢?...

JOE PAPPALARDO發表在最新一期《國家地理雜誌》(Nation...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金磚峰會」的前生今世(下)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田牧(整理與編輯)

各有其長,各有其短

萬潤南:我閱讀了一篇分析文章,你們知道其中論述,目前在歐洲這些大國中誰發展得最好?
田牧:法國。根據歐盟統計局 7 月 31 日公布的初步數據顯示,今年二季度歐元區中法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環比增長 0.3%,歐盟 GDP 環比零增長。粗看這些數據不醒目,但放置於二季度歐盟經濟強國中比較,歐盟第一大經濟體德國 GDP 環比零增長,瑞典、拉脫維亞、奧地利和義大利 GDP 環比同樣在萎縮。

萬潤南:別看法國老是上街打、砸、搶,但是從大的方面來觀察,它的所有經濟指標是最好的。實際上法國在俄烏戰爭中受傷是最嚴重的,因為它的經理採購人指數已經掉到百分之三十幾了,通常來說低於百分之五十就屬於經濟不景氣。中國的該指數現今也已降低至百分之四十八、四十九,當然這個數字可靠不可靠是另外一個問題,不過處在全球經濟合作中,這些數據的產生和評估是很難摻假的。

所以從全球經濟的前景來看,還是很糟糕的,不少國家在這個數據上表現欠佳,都降至百分之四十左右,德國甚至下降至四十以下。總而言之,各有各的優勢,各有各的問題。《紅樓夢》的經典句子也能在當下全球經濟中針砭時弊:「大有大的難處,小有小的好處。」

美國問題也是一大堆,國內政治力量的分裂,債務的無限擴大等,都是雷陣密布。人們通常說,現代世界上有三大泡沫:一是美國的股市泡沫;二是日本的債務泡沫;三是中國的房市泡沫。現在看來,起碼有兩大泡沫是在七國集團這邊。一旦中國房市泡沫破裂,便會重蹈 1990 年日本經濟大倒退的覆轍,從此進入大蕭條時期,問題是中國利用專制力量,避免了房市泡沫的破裂。

這個世界不是一個比好的時代,是一個比爛的時代。金磚五國問題也是一大堆。中國有中國的差,金磚五國有金磚五國的差,七國集團有七國集團的差,它們的問題是不一樣的。

智慧敏銳的政治家,實際上都已認識到了時弊癥狀,當下各國各區域出現的危機,並不是對方的問題,而是自己的問題。我認為美國有兩個年輕的政治家,思維清晰、觀察敏銳,一個是盧比奧,一個是沙利文,兩人都是 70 後,盧是 72 年生,沙是 76 年生。我注意到他們一個很重要的觀點:一是西方沒有能夠改變中國,是中國改變了西方;二是我們今天的問題,不是中國的問題,而是我們自己的問題。這就很有見地,一針見血。同樣中國也是,說什麽美國打壓了中國,美國能把中國怎麽樣?其實還不是中國自身的政治經濟體制問題嘛!

中國是中央領導層出了問題

萬潤南:中國的政治改革說了半個世紀,鄧小平無論怎麽說還是邁出了一大步,不管怎麽說,後來的江澤民、胡錦濤也算是「鄧規江胡隨」了,到了習近平,改革之路之途卻戛然而止。習近平這個人又壞、又犟,還又蠢,把中國帶入了目前的這種狀態。說實在的,眼下中國是在吃老本,是中國 40 年改革開放的紅利,現在有好多老百姓實際上是在吃存糧,因為前一段大家發了財嘛,有點存款。經過習近平的三年清零,到現在又是胡搞,為了一個雄安,為了他的面子,可以把人民不當人。

習近平蝕光了幾代改革累積的老本。圖為習近平和普丁簽署合作協議/俄羅斯總統府網站
習近平蝕光了幾代改革累積的老本。圖為習近平和普丁簽署合作協議/俄羅斯總統府網站

總而言之,中國的問題,是一團亂賬!但即便是這樣,中國再爛,也解決不了美國的問題,反之美國那邊問題再多、再爛,也解決不了中國的問題。金磚五國各有各的問題,這些問題當各國自行解決。

同理,七國集團與金磚五國兩邊,如果都用這種態度,我為什麽說態度很重要,這涉及到半球化以後的結果,最壞的結果就是兩個陣營之間的戰爭。現在實際上又是一個康波周期開始了,上世紀20 年代正是美國大蕭條,怎麽解決的問題?兩次世界大戰解決的,現在又是 20 年代,又遇到一個新的康波周期,而且現在的形勢,俄烏戰爭已經在打了,朝鮮半島、臺海、中東都是劍拔弩張,所以這種半球化以後,一個最壞的結果,最後就是靠戰爭解決問題。

人類已面對世界大戰危險

田牧:根據世界大戰歷史觀察當下:
一、按國家利益劃分的兩大陣營。一戰時期,出現了「德、奧、意同盟國」和「英、法、俄協約國」;二戰時期,出現了「德、意、日軸心國」和「美、蘇、英、中、法等同盟國(最終拓展至 57國)」。俄烏戰爭以來,世界格局從美、中、俄、歐盟的「三國四方」格局,逐漸匯聚成清晰的國際雙邊集團對峙與博弈,一方是美歐的北約、七國集團力量,另一方是中俄為首的「金磚集團」、「上合集團」、南南合作抱團,形成集團性對峙與抗衡。

二、戰爭模式在升級。「一戰」主要打的是機槍、手榴彈、火炮等的塹壕戰;二戰打的是海空跨洋跨洲大戰;這第三次大戰,就不再是普通意義上的戰爭格局了,應該是美中已在外交戰、經濟戰、科技戰、軍事戰等全方位展開,而金磚五國峰會、上合組織峰會、北約峰會、七國集團峰會等,應該被視為美中的外交之仗。

三、老萬所說的進入新康波周期,半球經濟、集團陣營分庭抗禮的最壞結果,就是世界大戰解決問題。剛剛過去的七國峰會高潮,成為金磚峰會的襯托與參考點。世界已進入了「超限戰」,即超越「界限」的戰鬥、模式與戰爭。

康波周期是人類難逃的噩夢?/維基
康波周期是人類難逃的噩夢?/維基

筆者也認為戰爭避免不了,人類歷史是伴隨著戰爭而來,它是社會發展進步的必然程序和過程。設想一下,人類歷史倘若沒有戰爭,人類可能至今仍然停留在原始的洞穴社會。當然,戰爭同時又威脅著人類的生存,但威脅是暫時的,發展才是永恒的。戰爭猶如人類發展的臺階,人類社會是在戰爭的臺階上,一步一步地走過來。回眸審視「一戰」、「二戰」走過的歷程,一次戰爭就是一次社會經濟、科技綜合飛躍的進步。不過,戰爭對人類的生存和發展有多少積極意義,值得商榷。

美國提供「去美元化」機會

田牧:老萬談到金磚五國的政治背景,實際上是離心離德的,比如印度這次都不想赴南非與會,因為美國給印度提供了不少好處,而且歐盟也在積極拉印度。面對美歐強大的工業國經濟後援,印度難以選擇,孰輕孰重,當然利益為重,這是鐵一般的真理。中印本身新仇舊恨,難以相處與磨合。當初印度在美國不理、歐盟不要的境況下,加入金磚國家,借助俄中力量,也是沒有選擇的入群。

廖天琪:我有兩個問題:一是既然金磚國家問題多多,印度、巴西兩國反對擴容,但不久都有改變,莫迪總理還是決定親臨約翰內斯堡赴會,巴西與印度都表態,不反對擴容,改口道:如果這些國家能夠遵守峰會制定的規則,我們也歡迎他們加盟。

二是申請加入金磚組織國家不斷增加,眼下有 13 個國家正式提出申請,根據最新數據,有 40 個國家希望加入金磚組織,既然金磚組織有這麽多的問題,為什麽它們要申請進入?難道這些國家是盲目所為嗎?

金磚銀行總部設在上海/維基
金磚銀行總部設在上海/維基

萬潤南:這是個好問題。應該說,金磚五國只是一個群組名稱,但對中國來講非常重要:第一有助於去美元化,加入金磚集團的國家越多,去美元化就不再是單打獨鬥,而是連成片狀、形成板塊、乘勢而上。今年總部設在上海的金磚銀行建立,至少美歐一統世界金融體系的局面,被金磚銀行的誕生而改變。

第二半球化經濟必須有獨立的金融系統與貨幣。世界銀行也好,國際貨幣基金也好,其中有個嚴重問題,就是結算貨幣是美元,國際金融最後裁決權是美國。美國債務危機、每年的經濟收效入不敷出、依靠大批印製美元、增加國債發行量,最終由使用美元的國家共同逐步消化和承擔。歐元的建立,就是在盡量規避美元的收割與蠶食。

第三去美元化還得循序漸進。中國沒有大張旗鼓宣誓去美元,在國際貿易中最好的去美元化,就是用自己的本幣結算開始。本幣結算是過渡期,因為當下中國經貿在整個世界範圍內所占比重和份額太少,中國政府並沒有提出用人民幣結算,而是提出用本幣結算。有道是:二人結伴,三人成行,多人成勢。所以參與的成員國越多,去美元化的步子便可加快與更加穩健。

最後還有個概述,盧比奧和沙利文的結論:中國能夠獲得這種機會,是美國倡導的。

比如伊朗,美國制裁它,不讓伊朗使用美元,它與中國貿易只能使用人民幣結算。這個世界還有不少國家,借了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的錢,現在美元不斷加息、瘋狂加息,結果加重了這些國家的債務負擔。中國站出來表示:中銀借你美元償還債務,將來可用人民幣歸還,做一個「債務置換」。這樣一來,原來欠美元的債變成了欠人民幣的債,人民幣在國際上的流通量便會增大,需求量也會隨之增加,所以這個機會也是美國提供的。

另外這次美國加息,有一種說法,是為了收縮流動性,讓美元回流,回流以後,借美債的國家利息高了,負擔不起,馬上要還,又還不上,那這些國家的經濟就要破產,最後只能以優質資產(比如能源、礦山等好東西),作為資本抵押給美國,美國豈不是唾手可得,美國玩金融老於世故、了若指掌。

金磚國家共同貨幣展望

廖天琪:今年 4 月,俄羅斯國家杜馬副主席巴巴科夫宣稱,金磚國家正在討論創建某種金磚貨幣,可能是某種數字貨幣,預定在8 月的金磚國家峰會中討論。巴西總統盧拉也積極倡導建立金磚國家共同貨幣。金磚集團正在創建一種新的支付媒介,建立在「不捍衛美元或歐元」的戰略基礎上。也有報導,這種新貨幣將由黃金和其它大宗商品(如稀土元素)擔保。

萬潤南:去美元化,巴西是一馬當先,當年巴西就是以資產抵押,被美國收割的,巴西對此有切膚之痛。

巴西曾經是發達國家,已步入發達國家門檻,自己能造飛機,製造業很強,自然資源豐富,礦產儲量占世界前茅,糧食自給自足,人民豐衣足食。當年遭遇到美國一波收割,巴西的好多農場都變成了美國資本。

上世紀 70 年代,在美國低利率資金的吸引下,巴西、阿根廷等拉美國家借債發展經濟,推動了 70 年代拉美的經濟繁榮。據統計,1970 年拉美外債總額僅 212 億美元,到 1982 年已攀升至 3287 億美元,增長了 15.5 倍,拉美債務急劇飆升。隨著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美元指數回升,國際資本大量流出拉美地區,以投資美國期貨、國債和證券的方式回流到美國,從而拉動了美國三大市場牛市,依靠借債的國家無力償還債務,債務危機全面爆發,各類資產價格暴跌,隨後美國資本殺了個「回馬槍」,狠狠地剪了一把拉美經濟的羊毛,巴西也是其中之一。

盧拉這回在中國流著眼淚,講述借債發展巴西遭遇「割韭菜」苦果,這是拉美國家幾十年來的飲恨。所以盧拉主張要去美元化,以人民幣結算。金磚銀行總部設在上海,第一任董事會主席是巴西前總統迪爾瑪·羅塞夫。

廖天琪:2014 年金磚集團創建了 1000 億美元的開發銀行和價值超過 1000 億美元的儲備貨幣,新開發銀行(NDB)俗稱金磚銀行,建立了規模較小的聯合儲備借貸體系,輿論稱之為「迷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

萬潤南:這是大事,意味著美國在全世界的金融霸權,或者說一統金融天下被分割成了兩半。

田牧:我認為不會那麽順利,更不可能這麽快速,金磚集團存在很多的弱點,各國的政治制度差異、經濟體制的不同,一旦國際政治發生大的異動,金磚集團的凝聚力是否會出問題?這些都會影響金磚集團的經濟合作與發展。

萬潤南:當然人民幣問題不少,但解決的辦法,只能在前進中逐步克服與修正,關鍵是方向不變的一路堅持。反過來看七國集團,及美國領導的美歐陣營,問題也是一大堆,美債發行了誰買?不斷加息到什麽時候是個頭?美國還不是也坐在風口浪尖上,頂著很大的風險。還是那句話,各有各的問題。

解決眼下的問題,大思路應該通過金磚國家去美元化,中國現在的問題是產能過剩,特別是基建材料的水泥、鋼筋等過剩,現在市場一萎縮,這些產能怎麽辦?「一帶一路」為中國疏通產能過剩提供了渠道與銷路,把中國積壓的基建材料、過剩的基建能力,包括富裕的勞動力轉移出去。比如:馬來西亞重啟 1800 億的新隆高鐵(也叫新馬高鐵),全長 350 公里、8 個站點,據說是東南亞史上最大的基建項目。還比如:越南高鐵,起自河內市,止於胡志明市,全長 1,570 公裏,原來由日本公司承建,現日本因故撂挑子,也希望中國出手。中國有強大的基建能力,可為東南亞國家承接建立中國的生產鏈,低端生產鏈,建高鐵,建電力設施等,中國將這些過剩能力投放出去,實際上會得到一個更廣闊的世界市場。中國需要什麽呢?很簡單:糧食、礦產、資源等。

結語:變化是永恒的

我們的警世提醒:
1、拜登總統勝選前後,我們曾預測拜登不會繼續川普政策,堅持美國再次偉大的單打獨鬥,而會聯合民主國家陣營,組團與中共專制獨裁進行最後決戰。後來我們也看到建立了同盟陣營,卻投入到俄烏戰爭中去,為了達到贏得局部均衡戰略與利益,付出了全球戰略的損失與代價。
2、倘若下屆川普選舉獲勝,他更是有言在先,「即刻結束俄烏戰爭」,勝選證明了美國民意民情民聲。那一幕將是什麽情景?國際政治將再次出現新的騷動,歐盟各國這幾年所付出的社會穩定、經濟頹勢、能源斷鏈、財政捐助、武器支援、國際外交、時間精力等重大的消耗與代價,都將得不償失,豈不是重蹈阿富汗覆轍?正如孟子所指的「春秋無義戰」。
3、舉世知悉,川普與普京互相欣賞、息息相通。屆時美國是否會放棄美俄仇恨,如同當年共和黨的尼克森,突然改變反共意志與立場,一頭熱地去擁抱紅色中國,擁抱老毛。更何況川普已沒有下一任競選的後顧之憂,他是否會不管不顧堅持己見?如此,屆時是否會世界大亂?歐俄關系將如何變化?對金磚集團來說,也會出現釜底抽薪的尷尬,可能失去共同的反美支柱,中俄關係如何處理?金磚集團又會憑籍什麽全力合作、共倡盛舉?

【閑話三人行】: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子又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儘管是些閑言碎語,嘮叨些普天之下滿意不滿意的言論,不敢冒然稱是醒世警世之議,聽不聽由你……
萬潤南:中國計算機軟件工程師、企業家、異議人士,於1984年創辦四通公司,1989年因六四事件流亡海外,在海外成立民主中國陣線,並曾擔任秘書長、主席。
廖天琪: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歐洲之聲社長。
田牧(潘永忠):歐洲之聲主編、民主中國陣線總部秘書長。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田牧
田牧
本名潘永忠,上海人,曾任職上海企業工作。九十年代初定居德國,積極參與民運同時,亦筆耕不輟。現任職網路媒體歐洲之聲主編。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