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1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25 日
spot_img

【韓退之特稿】耶穌的父母是如何成為夫妻的?

在新約聖經中,福音書講述了耶穌誕生的故事—第一個聖誕節。這些故事以羅馬帝...

【柳子厚專欄】人工智慧有望找到阿茲海默症基因

研究人員篩選了數千人的基因組,試圖找出與阿茲海默症相關的基因。但這些科學...

【向子期專欄】「地獄犬」使人熱衰竭、中暑、致命

最近幾週,三個不同大陸都出現了創紀錄的高溫。美國發布了有史以來數量最多的...

【葉德輝專欄】皮膚保養品不是越多越好!

對大多數人來說,皮膚其實並不需要太多額外的關注。當您想要解決某些問題(例...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文】假改革真鬥爭 國會調查權淪藍綠互鬥工具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王元廷(台聯政策部執行長)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四月一日起,開始排審「國會改革」相關法案,包括《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十五案、《刑法》兩案及「立法委員互選院長副院長辦法」三案,涵蓋藐視國會罪的犯罪態樣及罰鍰、總統應定期赴立院進行國情報告並採即問即答模式、國會調查及聽證權、人事同意權行使、正副院長選舉記名投票五大範疇。

擁有國會多數的國民黨磨刀霍霍,勢在必得,指責民進黨反改革;國會少數的民進黨則挾憲法以自重,指責國民黨毀憲亂政,國會擴權。但兩大黨如果那麼在乎悠關國家長治久安的國會制度,何以輪流執政,喊了幾十年的「國會調查權」,始終沒有進展。

回顧國會改革史,二OOO年以前,國民黨一黨獨大,行政、立法通吃,「國會改革」以「資深中央民代下台」、「國會全面改選」,擺脫「行政院立法局」之名為主軸。二OOO年大選,首次政黨輪替,民進黨獲得中央執政,但因朝小野大,仍居國會多數的國親聯盟,首次提出「國會調查權」議題,企圖以強大的立法權制肘民進黨的執政。

二OO四年大選,陳水扁以些微票數連任總統後,國親聯盟即在立法院主導通過,公布施行《三一九槍擊事件真相調查特別委員會條例》;執政的民進黨以發布緊急處分,宣告該條例暫時停止適用來因應。直到立院黨團聲請釋憲,大法官釋字五八五號解釋《真調條例》違憲,同時催生了完整的「國會調查權」。

二OO五年,高唱捍衛立法權的國民黨,首度提出「國會調查權」相關的《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修正草案,民進黨也提出對案,併案審查。二OO七年,立院相關修法已進行到黨團協商,但陳水扁執政後期,弊案、官司纏身,民進黨支持度大幅滑落,預知二OO八年大選即將丟失執政權,便不再強力杯葛「國會調查權」的立法。反之,當時馬英九將要贏得大選,準備班師回朝的國民黨不會笨到作繭自縛,拿「國會調查權」綁住未來的馬政府。

二OO八年大選,國民黨如願奪回執政權,同時獲得國會多數。民進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提出「國會調查權」的《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修正草案,完全執政的國民黨輕易擋下。二O一三年「馬王政爭」方興未艾,二O一四年太陽花學運後,馬英九聲望一瀉千里,國民黨民意支持度驟降,預知二O一六年大選即將丟失執政權,便不再力阻「國會調查權」立法;準備再度執政的民進黨,當然不想通過,以免勝選執政後,自食惡果。

二O一六年大選,民進黨一如預期再奪回執政權,且同時獲得國會多數;第二度喪失執政權和國會多數的國民黨,嚥不下敗選的結果,夾怨報復,立馬提出「國會調查權」立法相關修正草案,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則提出對案,以拖待變,委員會審查至二O一八年,便無疾而終了。

二O二四年大選,民進黨保住了執政權,卻將國會多數還給國民黨,回到陳水扁時代的朝小野大。十幾年無法執政的國民黨,殺紅了眼,還以顏色,提出「國會調查權」的各式修正草案,法案審查前,雙方狠話互槓,民進黨也只能提出對案,併案審查來對應。

綜上所述,「國會調查權」是現代民主國家在權力分立的政府體制下,一項不可或缺的輔助性權力,根本不是改革與反改革的問題,也不是合憲與違憲的爭議。「國會調查權」在立院歷經幾十年滄桑,暗無天日,原因在於兩大黨,在朝時或即將在朝時,藉「護憲」之名杯葛;在野時或即將在野時,則藉「國會改革」之名力推。一面呼巄選民,一面修理敵對政黨。僅為一黨之私,將「國會調查權」綁架為政黨互鬥的工具,道盡了兩大黨的「真」與「假」。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