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9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18 日
spot_img

【向子期專欄】以色列真正擊敗哈馬斯的唯一途徑

10 月 7 日哈馬斯發動可怕攻擊後,以色列對哈馬斯發動的戰爭是一項正義...

真情與矯情

美國的知名精神科醫生巴瑞.葛利夫(Barrie Sendford Gre...

【洪存正專欄】ChatGPT 將如何改變未來的教育...

在不到 2 個月的時間裡,人工智能 (AI) 程序 ChatGPT 已經...

【洪存正專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明年將推出NEJ...

各行各業都跟上人工智能的風潮,醫學界的領頭羊《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
-Advertisement-spot_img

《四二四與我1》劃破戒嚴天空的那一聲槍響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人生中有些事看似不相干,卻會莫名所以的和自己的生命連在一起,剪不斷,也拉不開。

對我而言,那就是五十多年前的那件事——四二四刺蔣(經國)事件。

時間回到1970年4月底某日,台北市和平東路台灣師範大學某間教室裡,教「新聞編輯學」的《台灣新聞報》副總編輯兼台北辦事處主任歐陽醇,和往常一樣在課堂上講課,不一樣的是,講課內容是他前幾天在美國親自遭遇到的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的確不得了,那是當年全台灣最有權勢的蔣介石兒子蔣經國訪美,在紐約被台灣留學生行刺,險些喪命的過程。歐陽醇是極少數隨團記者之一,在蔣經國遇刺現場目睹整件事的經過。

由於蔣經國是蔣介石的接班人,在美國遭到台灣留學生行刺,依當時戒嚴時期的慣例,新聞應當會被封鎖,然而,除了歐陽醇之外,另一位香港《新聞天地》週刊創辦人卜少夫也同行,兩人是多年好友,當年香港還是英國屬地,在華人生活圈中是最具言論自由的地方,卜少夫對於親眼目睹的行刺事件,當然不可能不報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這件「太子遇刺記」也見諸台灣報端,只是各報都淡化處理,表面上看起來並沒有引起輿論的討論。

我那時是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的學生,歐陽醇是非常照顧學生的老師,尤其對我特別好,就在那一年,他安排我去台灣新聞報台北辦事處實習,學校沒課時,就到辦事處跟著記者們跑新聞。因而,當他在課堂上以和平常講課時不太一樣的情緒與語調,談論小蔣遇刺過程時,我的記憶特別清晰,直到五十多年後的今日,依舊印象深刻。

歐陽醇(左二)和于衡(中立者)當年都是新聞界的名記者 ,我們師大社教系新聞組同學辦郊遊,老師們特別前去參加,于衡把營地當教室,繼續對學生諄諄善誘。(陳婉眞提供)
歐陽醇(左二)和于衡(中立者)當年都是新聞界的名記者 ,我們師大社教系新聞組同學辦郊遊,老師們特別前去參加,于衡把營地當教室,繼續對學生諄諄善誘。(陳婉眞提供)

歐陽老師接連好幾個禮拜上課時,都會提起他的刺蔣目擊記,可見這事對他而言有多震撼。

對於坐在課堂上聽講的我而言,震憾更大。

因為舉槍行刺的黃文雄,是政大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的畢業生;另一位鄭自財(後來改名鄭自才)好像已經在美國的建築師事務所工作。

以當年的情況,大學畢業赴美留學,還能留在美國就業,應該就是台灣青年最好的出路了。如此前途似錦的兩人,為什麼會想要去槍擊蔣經國?因為行刺的後果有可能被立刻擊斃,最好的結果是要坐好幾年的牢,而且可能這輩子都無法回到台灣;家人當然也會受到連累… 。這樣算起來,那一槍的代價實在太大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而那也是我這個在百分之百黨國教育體制下教育出來的「乖乖牌」,頭一次上了一堂教室裡不會教的「秀才造反」課程。

蔣經國於1970年4月24日訪問美國時,在曼哈頓的廣場飯店(Plaza Hotel)入口旋轉門前,遭台灣留學生黃文雄舉槍行刺。圖為作者於2018年疫情前,赴紐約所拍攝之事件地點照片。(陳婉眞提供)
蔣經國於1970年4月24日訪問美國時,在曼哈頓的廣場飯店(Plaza Hotel)入口旋轉門前,遭台灣留學生黃文雄舉槍行刺。圖為作者於2018年疫情前,赴紐約所拍攝之事件地點照片。(陳婉眞提供)

又過沒多久,已經不記得是從報紙上得知?或是老師無意間說出口的?總之,我知道兩位主角之一的父親或母親,發生車禍死亡。我直覺認為那是「政治車禍」(直到1990年,我在突破黑名單的過程中,和前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一起,到溫哥華協助鄭自才回台前,我才有機會向鄭自才詢問,得知車禍死亡的正是他的母親,鄭自才說,母親在台南市鴨母寮市場門口被撞傷,奇怪的是在那麼熱鬧的市場前馬路上出車禍,竟然沒有人敢上前急救或呼叫救護車,就這麼在市場口延誤了很長的時間才送到醫院,惜已回天乏術)。

我曾經在鄭自才於2018年出的《刺蔣:鄭自才回憶錄》書序中寫道:

「四二四刺蔣事件」的背景是,美國已打算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而蔣介石正安排蔣經國的接班問題,因此,美方對蔣經國的來訪特別予以禮遇。鄭自才和台獨聯盟內部同志商議,想要借由槍殺蔣經國,打亂蔣家的接班布局。
事件前一晚聚會時,他的妻舅黃文雄說,他還未婚,即使被抓或被打死,影響層面較小,黃文雄自願擔任槍手,可惜當黃文雄舉槍的剎那,被旁邊的守衛人員發覺,把他的手往上托,蔣經國逃過一劫。在旁負責掩護的鄭自才,看到被警察壓制在地上的黃文雄,本能的衝上前,立刻被打昏頭,破碎的眼鏡劃傷臉部,滿臉是血,兩人同時被捕。

四二四事件是台灣人反國民黨運動中最激烈的一次事件,雖然在國內新聞被封鎖,卻在海外引發許多留學生熱情捐輸,設法將兩人保釋出來。卻因時任台獨聯盟主席蔡同榮以保護組織為由,把大筆用於營救兩人及協助二人家庭生活的費用,轉作為聘請知名律師,辯護兩人行為和組織無關,因而造成台獨聯盟的大分裂。

有人質疑兩人後來的逃亡行為,史明還公開說:「天底下沒有跑路的英雄。」鄭自才解釋說,由於當時蔣家和美國及日本的伙伴關係,以往曾有獨派留日學生被蔣家強逼遣返台灣坐牢的先例,因此,兩人保釋後,評估在美國坐牢的安全性堪慮;另一個理由是,逃亡越久,可以讓這股台獨的張力持續延伸下去。事後證明的確有發揮這一層作用。

為了這事,直到今天,每每談起,還是有當年站在不同位置的人為此爭辯得面紅耳赤。無論如何,作為一個台灣知識份子,鄭自才在那個年代曾經為爭取故鄉的獨立建國,付出青春與血淚,這讓作為後輩的我們,談起那段歷史,能抬頭挺胸的說,為了自己國家的前途,曾經有這麼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讓我們傳頌千古。

和鄭自才的回憶錄出版的幾乎同一時間,晚年為失智症所苦的黃晴美也走完她的人生,匆促間我們不但在台灣幫她舉辦了一場追思會,還專程到美加舉辦了五場追思活動,只希望讓更多人記住這位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犧牲奉獻的偉大女性。

也是在她離開人世後,我才知道原來她是我們師大英語系的學長;加上王秋森教授的鼓勵,我找了攝影師到瑞典、到美加訪問了四二四事件後從事奧援工作的相關人士,希望把這件事情做個更完整的報導。

那些報導文,我希望於整理後陸續發表(雖然有些人聽說我要寫這些報導就開始不安,並試圖阻撓)。因為,誠如一位朋友說的:兩千多年前,中國有荊軻刺秦王的傳說;兩千多年後,台灣人的「文雄刺經國」更加可歌可泣,應該讓它長留青史。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陳婉真
陳婉真
彰化人,余紀忠時代的《中國時報》記者,1978年投入黨外運動,創辦《潮流》地下報,1979年訪美期間因抗議同志被捕及美麗島高雄事件,淪為黑名單,1989年受鄭南榕自焚的感召成功突破黑名單返台。曾任立委、國代,現專事寫作。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