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家庭看護工申請條件,增加勞動力引進國是唯一解

137
不以真名面對大眾的工作人員,加上參與民眾尚且不到百人的一場凱道活動,試圖阻擋解決台灣缺工的方法。印度身為20年來台灣首次增加的新勞動力引進國,卻被以「印度性侵案件多」、引進印度會造成台灣成為「性侵大國」的偏頗言論作為起手式,不僅斷送可能的勞動力來源,還會成為台印兩國的外交問題! 大家都在問,到底反對印度勞動力的人,是誰? 至今,沒有明確的答案,卻已明確地傷害印度與台灣可能的合作關係。
不以真名面對大眾的工作人員,加上參與民眾尚且不到百人的一場凱道活動,試圖阻擋解決台灣缺工的方法。印度身為20年來台灣首次增加的新勞動力引進國,卻被以「印度性侵案件多」、引進印度會造成台灣成為「性侵大國」的偏頗言論作為起手式,不僅斷送可能的勞動力來源,還會成為台印兩國的外交問題! 大家都在問,到底反對印度勞動力的人,是誰? 至今,沒有明確的答案,卻已明確地傷害印度與台灣可能的合作關係。

張姮燕 ( Heidi Chang) 社團法人台灣失能者家庭暨看護雇主國際協會理事長

《就業服務法》於1992年上路後,台灣開始引進泰國、越南、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的外籍勞工,直到今年2023年年底,在各行各業「缺工」的哀聲四起中,勞動部終於鬆口承認台灣缺工的嚴重,也在行政院院長的指示下,放寬家庭類雇主申請外籍看護的條件。在開放申請外籍勞工的條件,也增加能申請的產業別(如農業工)的同時,首要之務就是增加勞動力引進國、增加勞動力的來源。

台灣的勞動力引進長年侷限在印尼、越南、菲律賓以及偶有的泰國勞工選項上,不僅無法讓各類別的雇主選擇最合適的工人,更常被迫在外勞母國的仲介及其政府的要求下,接受許多對台灣雇主不利的雇工條件。近日勞動部透露將與新增的勞動力引進國簽署勞務合作備忘錄(MOU),該新增的來源國為在全球各地普遍見到的印度勞工。增加印度移工的選項,對解決台灣缺工潮,以及增加外籍勞工選項避免過度依賴印尼及越南勞動力的困境,有如久旱逢甘霖。畢竟,增加新的勞動力引進國,是自從台灣於2004年開放蒙古後,睽違20年後的嘗試。

2004年的蒙古移工,引進來台時間非常短,因為文化及習慣差異與台灣過於巨大,因此在沒有適切度(person-job fit)的情況下,這個移工來源被市場自然淘汰。很遺憾,才甫傳出要引進印度作為藍領勞動力來源,台灣竟然以印度性侵事件頻傳且有世界矚目的嚴重案件,MOU還沒簽訂,就出現反對印度工人來台的聲浪。錯也錯在,勞動部拖延太久,讓這個引進的選項從緬甸到印度,至今卻還沒塵埃落定。台灣若以性侵為由,拒絕印度工人,這不僅是外交事件,也是歧視、違反人權的議題。勞動部等公部門都必須正視反對引進印度移工,甚至反對台灣增加勞動力引進國背後的目的,是否只是「為反對而反對」!

畢竟,台灣沒有新增的勞動力引進國,是完全無法解決目前缺工的狀況,也無法讓放寬申請條件後的雇主們,能取得勞動力。也就是說,那些因放寬審核資格而需要聘僱外籍看護的家庭,仍舊無法聘僱到看護。而印度工人來台,甚至不從事看護工作,試問勞動部與衛服部,那放寬申請後所增加的60萬家庭,看護來源到底在哪? 若印度不能來,或甚至來了也不當看護,放寬的條件以及開放工種,都是不會被履行的政策。因此,唯有盡快與印度簽定MOU,並更積極且大規模的開發新的勞動力引進國,比如非洲、南亞等國,並且要確保增加的勞動力來源,要來台從事看護工作,才是唯一解決台灣底層勞動力不足、照護人力不穩定的唯一解。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