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7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21 日
spot_img

【巴枯寧專欄】是時候廢除「用戶」(user)這個詞...

長期以來,人們一直被稱為「用戶」;這是高階主管、創辦人、營運商、工程師和...

【專欄 / 人文】新冠耽誤兒童1/3的學習進度

一項分析發現,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間,兒童失去了超過三分之一的...

【巴枯寧專欄】俄羅斯流亡記者如何報導烏克蘭戰爭(上...

戰地記者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中行」的一群人。瑪莎格森(Masha Ge...

【洪存正專欄】這兩種維生素補充劑弊大於利

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和營養學教授沃爾特·威利特說:「一般來說,我...
-Advertisement-spot_img

《四二四與我3》 那皺皺的零錢是台灣人滿滿的愛 訪葉李麗貞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我回到家,屋內一片漆黑,感覺怪怪的,平常他都會到車庫接我,幫我拿皮包,我心想他下午和我通電話時說有點鼻塞,大概吃藥睡得太沈了,我邊叫他邊走進起居室,國勢半躺在他常坐的椅子上,我走近一看,臉色怪怪的,摸摸他的手,非常冰冷,已經沒有呼吸心跳了...。」

儘管事隔將近二十年,葉李麗貞回想起葉國勢的離開,是用忍住哽咽的聲音慢慢吐露出來的,隔了一陣子心情才慢慢恢復慣有的平靜。

葉國勢和葉李麗貞夫婦,就是424刺蔣事件過後,全美兩位提供房屋作為擔保者之一。他們不只提供房契,事發初期,黃晴美常要忙著到看守所探望丈夫鄭自才及哥哥黃文雄,就由葉國勢開車載她去探監,葉李麗貞幫忙看小孩,經常回到葉家已經很晚,葉李麗貞還要唱催眠曲哄騙小男孩阿傑入睡。

葉國勢與葉李麗貞夫婦。四二四刺蔣事件中,他們和黃呈嘉兩家為了湊足黃鄭二人的高額保釋金,均提供房屋權狀作為抵押,黃鄭兩人棄保逃亡後,兩家緊急處理房屋並遷移至外州,兩個家庭都承受了很大的實質與心理負擔 ,卻從不後悔當初的決定。(取自台美人歷史協會網站)
葉國勢與葉李麗貞夫婦。四二四刺蔣事件中,他們和黃呈嘉兩家為了湊足黃鄭二人的高額保釋金,均提供房屋權狀作為抵押,黃鄭兩人棄保逃亡後,兩家緊急處理房屋並遷移至外州,兩個家庭都承受了很大的實質與心理負擔 ,卻從不後悔當初的決定。(取自台美人歷史協會網站)

1970年代,絕大多數台灣留學生剛走過戰後及「四萬換一元」的經濟大崩盤期不久,能够到美國留學是拜美蘇冷戰,美國政府大量提供獎學金以吸收高等教育人才的政策所賜,留學生普遍經濟並不寬裕,雖然短期內募得大量捐款,依舊不足以湊足黃文雄及鄭自才兩位的20萬美元保釋金,幾位負責救援的同鄉決定找保釋金公司(bail bond company)協助,除了黃呈嘉及葉國勢夫婦的房屋擔保之外,也有人提供股票、銀行存褶等作為擔保品,順利在32天後的5月26日,以9萬美元保出鄭自才;74天後的7月7日,黃文雄以11萬美金獲得保釋。

1971年6月25日,鄭自才持王文宏的護照從紐約甘廼廸國際機場離開美國,黃文雄比鄭自才較晚離開美國,他是搭美加長途巴士進入加拿大,同行有一位喬裝成黃文雄女友的美籍女士,加拿大移民官看到一對情侶就沒什麼多問,只問要在加拿大停留多久,黃文雄故做輕鬆望著旁邊的女友說:”Depends on her.“ 就順利入境了。

紐約州法院針對刺蔣案的原定宣判日期是7月6日,因兩人沒到庭,法官宣布延到7月8日宣判,兩人又沒出庭,延到7月27日才宣判。

7月8日,台獨聯盟主席蔡同榮發文給世界各本部負責人,內容大意是說,兩人若於7月27日未到庭,保釋金將被沒收,據黃鄭的律師與法官接頭的印象,「他們二位可能各被宣判三、四年左右的有期徒刑。他們二位同志對獨立運動的關懷以及果敢的作為已感動所有的台灣人,我們應相信他們的聰明決定(他們尚安全健在)。」

意思是刑期不長,呼籲二位出面投案,不應棄保逃亡。

同一時間,黃晴美首當其衝,其他如賴文雄、張文祺、王秋森、呂天民等幾位被認為和黃鄭較親近的人士所受到的各項壓力紛至沓來,賴文雄甚至被同黨同志認為他知情並協助逃亡,說他是「民族罪人」。

黃晴美在台文罔報上所寫的追想四二四事件文章之一。(取自台文罔報)
黃晴美在台文罔報上所寫的追想四二四事件文章之一。(取自台文罔報)

受到立即傷害最大的,則是黃呈嘉和葉國勢兩家,其中黃呈嘉原本不是台獨聯盟盟員,他只是受到感動而積極協助救援,事發後這兩位提供房地產作抵押品的人士,卻同時要一肩扛起所有捐款的整理及運用責任。

葉李麗貞比葉國勢年長5歲,她謙稱說她沒有讀過中國書,她的中文幾乎是靠自修學會的;她曾在戰後就讀首屆省立台北醫事職業學校,「那是給流亡學生讀的,起初家裡非常反對。」但她成績很好,於1956年獲得「聯合國基金會」的美援獎學金到波士頓研習護理,而於1957年回台,在台南護校教書,在那時期認識葉國勢。

她也曾在麻瘋病院服務過,「我是基督徒,上帝很疼惜我,所以我選擇沒有人要去的結核病院、麻瘋病院去服務。」她在每一個工作崗位的表現也都非常傑出。

她第二次出國是在和葉國勢結婚後不久的1964年,比葉國勢晚到10個月,那時兒子3歲,女兒才18個月。

1965年葉國勢取得佛羅里達大學電機工程碩士學位,在紐約找到工作,並在距離紐約市不遠的紐澤西州卡尼市(Kearny)買了一棟二層樓的房子,樓下自住,樓上一度租給張燦鍙一家,他們這個家也是台獨聯盟盟員最常聚會的地方,葉李麗貞到郵局租了一個信箱,這個位在 Kearny NJ 的信箱便成為當年台獨月刊對外聯繫的信箱號碼。

提供房屋所有權狀作擔保的事,葉李麗貞知道嗎?
「是我決定這麼做的。」葉李麗貞說。
「國勢不會理財,家裡的財務問題都是我在處理的。」
「黃鄭兩人被捕不久,我就聽說他們在牢裡因為東方人身材瘦小,常被欺負,尤其是黃文雄,我還記得很清楚,他交保出來後到我家說,為了避免變成囚犯性侵的對象,他通常是跳到桌上,或在囚房裡大聲咆哮,以吸引獄卒的注意力前來牢房,才能躲過人高馬大的美國人囚犯的欺侮,我聽了真毋甘。」
「我是聽到陳隆志和張燦鍙及律師為了保釋金不足的問題在傷腦筋。我問律師,要怎麼幫他們?律師說,現金不够的話,可以提供房地產權狀等資產證明,請保釋金公司處理,就可以把他們保釋出來,我說那簡單,就把我們的房屋所有權狀提供給保釋金公司了。」

財團法人四二四基金會於四二四事件五十週年展中所繪製之葉國勢及葉李麗貞夫婦畫像。(財團法人四二四基金會網站)
財團法人四二四基金會於四二四事件五十週年展中所繪製之葉國勢及葉李麗貞夫婦畫像。(財團法人四二四基金會網站)

出身基隆的葉李麗貞,因為家裡經商。她從小就是家中的最佳公關人員,對金錢的處理也比較有概念。

大約就在蔡同榮寄出那封信的同一時間,葉國勢和葉李麗貞夫婦從他們居住的紐澤西州開車到密西根,探視逃出台灣剛抵達美國不久的彭明敏教授,向彭教授表達敬意,就在那裡突然接到黃呈嘉夫人沈雲的電話,得知兩人棄保後,立刻趕回家處理善後。

「我們在 Kearny 已經住了一段時間,那是一個很有人情味的小鎮,我們幾乎全鎮的人都認識,其中一位退休音樂老師 Katy Kilough ,我們在424當天去曼哈頓遊行時,就是她幫我看小孩的,她說,鎮上的首席檢察官是他的學生,我們可以去請教檢察官一些法律問題。」

「檢察官聽到我們的故事非常感動,主動教我們一些方法──他去查到我們提供擔保的房子還沒有登錄在法院的資料裡,因此,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趕快把它賣掉;也有人勸我們趕快搬到外州,就可以避免財產被查封,幾乎全鎮的人都動員起來幫助我們,張燦鍙那時剛買房子,他也出了一些錢,並把他自己的房屋權狀拿去保釋金公司取代我們的權狀。我們一個月內把房子賣掉、工作辭掉,全家搬到休士頓。」

可惜的是葉國勢在紐澤西理工大學的博士學位,因為匆忙搬家而放棄了。

葉國勢一家到德州後一切從頭開始,幸而夫婦兩人都具相當的專業,日子過得還算順遂,中間在八○年代初期因遭遇到休士頓的經濟大崩盤,剛好那時葉國勢想要自己做生意,竟導致最慘時宣告破產,兩人隨即各自找工作,重起爐灶,很快又振作起來。

雖然歷經人生的曲折起伏,兩夫婦對於台灣的關切之心始終不變,葉國勢曾在九○年代和幾位熱心同鄉共創「休士頓台美公民協會」,積極輔導台美人子弟服務美國社區。葉國勢於1994年出任協會會長。

1999年,葉國勢又出面招募百位同鄉聯署,在休士頓成立「民主進步黨美南黨部」,為陳水扁的總統選舉壯大聲勢。葉李麗貞後來也曾擔任過美南地區的僑務委員。

搬到德州後,葉李麗貞一方面到醫院當護士,並重回學校修讀學位,歷經十年,終於取得婚姻與家庭治療師(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ist)的執照,也是德州諮詢協會(Counseling Institute of Texas (CIT))的專任協談專家,是非常受歡迎的心理治療師。

葉國勢在1989年被診斷得了胃癌第三期,是相當難以醫治的癌症,在葉李麗貞悉心照顧及獲得良醫的醫治之下,奇蹟似的多活了十年,卻在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前夕的2000年1月24日走了,沒能親眼目睹520陳水扁就職典禮的盛況。

葉國勢走後半年,葉李麗貞始終走不出喪夫的哀傷,而在同年7月4日,自己也中風病倒了,隨即她轉念一想,當初得知葉國勢罹癌時,女兒正準備要結婚,她曾向上帝祈求讓葉國勢可以幫女兒辦完婚禮,「上帝已經多給他活了十年,我還有什麼好抱怨的?」葉李麗貞說,念頭一轉後,她又振作起來,努力復健,我們到訪時已經88高齡,依舊健步如飛,如果不是她自己說曾經中風過,旁人根本看不出來。

葉李麗貞第一次突破黑名單回台,是在1992年父親重病時,在桃園機場被留置了一夜,幸經聯繫葉菊蘭、陳唐山等幾位立委出面關切才脫困,她也在那次返鄉後建立了一些管道,至今她還利用電子通訊軟體,越洋遠端協助原助民部落朋友的輔導、協談與教學等工作。

葉李麗貞受訪時神情。(陳婉眞攝)
葉李麗貞受訪時神情。(陳婉眞攝)

會不會後悔當初提供房地產權狀的決定?
答案是不會,她甚至不想重提那些往事,因為她覺得黃鄭兩人做了很了不起的俠義之舉,其他人出錢出力幫忙是應該的,黃鄭後來也都曾向他們表示歉意,她直說不必介意。

「你知道,424事件剛發生時,台獨聯盟成立了一個基金會,信箱都是我在開的,我們接到很多來自全美各地的捐款,有一塊錢、五塊錢等數目不多、但充滿誠意的捐款信,我看其中很多封信的錢都是皺皺的,一定是留學生打工好不容易拿到的工資,也可能是餐廳拿到的小費,有的錢摺到信封摺角裡去了,看得出是匆忙寄出去的,或是不想讓旁人看到趕緊寄出去的,每拆一個信封,都可以想像那是滿懷愛與感佩的捐款,可以說每一塊錢都是捐款者的疼(惜之心)。」

即使事隔將近半世紀,葉李麗貞對於當年台灣人對刺蔣案的熱烈反應,還是充滿感動,對於台灣的前途也充滿希望。

以下是她對台灣年輕人的期望:
「國勢很聰明勇敢,全心全意為台灣付出,我也盡全力在背後支持他。我們的上一代因為受到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壓迫,很多事不敢講,我們早年也只能匿名從事獨立建國的工作,現在大家可以公開站出來,我們看香港的情勢,就應該更能體會:台灣人一定要更加團結,朝著成為一個公義、自由、美好的國度努力,各位一定要相信,在那麼困難的時期我們都走過來了,你們一定要繼續堅持,勇敢、認真的走下去。」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陳婉真
陳婉真
彰化人,余紀忠時代的《中國時報》記者,1978年投入黨外運動,創辦《潮流》地下報,1979年訪美期間因抗議同志被捕及美麗島高雄事件,淪為黑名單,1989年受鄭南榕自焚的感召成功突破黑名單返台。曾任立委、國代,現專事寫作。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