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專文】保護兒少不如保護動...

【專文】保護兒少不如保護動物?解決少子化總統參選人應提對策

Date:

文/王元廷(台聯政策部執行長)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賴清德拋出「縮短公私立大專院校學費差距」政策後,6月29日行政院通過「拉近公私立學校學雜費差距及配套措施方案」。內容包括「減免私立大專學雜費3.5萬元」、「加碼減免大專經濟弱勢學生學雜費」、「高中全面免學費」及「精進就學貸款方案」,由中央政府全額支應近220億元預算,預計2024年2月實施。

賴清德此一政見,說是為了落實教育平權,將蔡總統「0到6歲國家一起養」的政策往「0到22歲國家一起栽培」邁進。雖然被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侯友宜譏為大撒幣、政策買票,但養育子女費用太高確實是年輕人不生小孩的主要原因之一,從解決少子化的角度來看,賴清德至少踏出第一步。

人口成長率全球倒數

據內政部統計,1990年代台灣每年新生兒人數超過30萬人,之後一路下滑,2008年跌破20萬人大關;2015年總生育率1.18,首度落居全球最末一名;2020年新生兒人數開始低於死亡人數,;2021年新生兒只剩15萬3千820人,總生育率0.98,全球只贏韓國;2022年新生兒人數再創新低,只剩13萬8千986人,總生育率降到0.87,全球倒數第一。出生率第223名,全球倒數第六,每位婦女終生平均只生育1.07個孩子。如再加上結婚率逐年降低,人口遷出大於遷入,總人口數也一再創下歷史新低,人口成長率全球排第190名,人口結構嚴重失衡。說是「國安危機」絕不是危言聳聽。

人口統計數據(2013年-2022年)

 

少子化造成國安危機,不是台灣特有現象,但與國際比較,台灣特別嚴重,已對國家造成深遠又廣泛的影響。少子化導致勞動力減少,經濟成長受衝擊;市場萎縮,國內消費成長不易。少子化導致學生人數驟降,招生不足,學校減班廢校,教職員失業。再者,由於醫學發達,人口老化勢所必然,與少子化現象同時出現,改變家庭結構,衍生社會福利資源短缺,醫療、照護難獲支撐。社會上出現啃老族、棄養老人、親人凶殺等都與少子化有關。另外,年輕人口減少,國防兵源維持困難,影響國家安全。

造成台灣「少子化」的原因,除了新生兒、嬰兒死亡率高居不下,兒少保護成效不彰,兒少事故意外死亡率不斷攀升之外,總生育率太低為最重要的因素。而總生育率低,是因為「未婚者多」,及「已婚不生」造成的結果。因此,如何使年輕人願意結婚,及結婚後願意生小孩,恐怕才是解決「少子化」的關鍵。現今年輕人選擇「不婚不生」的原因很多,如低薪、房價太高、職場環境不佳及養育子女費用太高等,其中教養子女不堪負荷的經濟問題,的確是很大的因素之一。

它山之石值得借鏡

總生育率全球倒數第三名的德國,長年以來除了從幼兒園到博士學費全免之外,發放育兒津貼及家庭津貼不遺餘力。聯邦政府2023年最新規定,在家庭育兒方面,1至5歲育兒津貼提高為每位每月250歐元(約台幣8000元)。

其次,0至5歲者每人每月生活津貼318歐元(約台幣10100元);6至13歲每人每月生活津貼348歐元(約台幣11100元);14至17歲青少年每人每月生活津貼420歐元(約台幣13400元);25歲以下無業成年者,每人每月生活津貼402歐元(約台幣12800元)。

另外,單身或單親長期失業者、同住無業或成年身心障礙者,每月失業津貼調高至502歐元(約台幣16000元);已婚或與成年伴侶共同居住者,失業津貼調高至每月451歐元(約台幣14500元)。

在稅務方面,自2023年起,每名子女扶養免稅額調增至8952歐元(約台幣286500元),2024年將續調增至9312歐元(約台幣298000元)。但即時有如此優厚的育兒津貼、生活津貼等優惠,仍然無法改善德國少子化危機。可見,大撒幣或許可以減緩「少子化」惡化,卻不可能根本解決「少子化」的困境。

台灣喊「少子化是國安問題」已十多年,面對「少子化」窘境,行政院在2018年提出「少子女化對策計畫」,投入的相關經費,從2016年的150多億元,增加到2023年近千億元,用來推動補助不孕症治療、增加產檢補助、放寬育兒津貼、增加公共托育名額、提高育嬰留職津貼及增加申請彈性工時等政策,從受孕、懷胎、產檢、育嬰給予國人更多的支持和照顧。但「少子化」還是越來越嚴重,亦可見只發錢並不足以催生。

解決少子化問題涉及社福、教育、財政、經濟、醫療衛生、警政及司法等機關,各界都認為現行政策治標不治本,政策執行上缺乏橫向協調整合,成效不彰。除了發錢之外,應該有其他更完整和積極的措施,包括友善育兒職場、住宅補貼、教育補貼、生活補貼等面向也要一併考量,才能讓年輕人願意結婚,夫妻願意生養小孩。為了讓錢花的有效用,民間團體乃呼籲參考日本及美國成立兒少專責單位,才能在錢、人、制度與執行上一以貫之。

保護兒少不如保護動物

為因應少子化,日本自2007年在內閣府設少子化擔當大臣;2017年在「厚生勞動省」設「兒童家庭局」作為兒童事務專責單位,掌理兒童身心保護、培育、發展、福利、防止虐待,以及提升育兒家庭、單親家庭、孕產婦的照顧與福利、醫療保健、疾病預防等。2023年復將成立直屬首相的「兒童家庭廳」統合兒童福利相關政策,應對少子化議題。「兒童家庭廳」除了有專業閣僚外,並從民間團體和地方政府廣招人才,建立超過三百人的組織。美國則於1991年在「衛生及公共服務部」成立「兒童及家庭局」,設20個辦公室,人數高達兩千人。

今年由「農委會」升格的「農業部」,已規劃增設「動物保護司」,理由是「回應社會因少子化而飼養越來越多寵物的趨勢及需求」。對動物保護有專責單位,對兒童及少年保護卻沒有專責單位,對少子化嚴重程度領先全球的台灣而言,實在是一大諷刺。

解決少子化問題已刻不容緩,如再拖延,勢將演變成國安危機,代價慘重,政府應嚴肅面對。有志競選2024總統大位之各候選人,應該提出「因應少子化國安危機」政見,讓全國選民有所抉擇,而不是只流於大撒幣、政策買票的爭議。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專欄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