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3.2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于思專欄】「好人」活得更久、更健康

善意以及對他人的其他親善社會行為,並非只是一個人的人格特質,做一個「好人...

【歐陽永叔專欄】人工智慧深度造假,科學陷入困境

文/ 歐陽永叔 使用生成式人工智慧創建的欺騙性影片和圖像可能會影響選舉...

【洪存正專欄】公平正義何在?

文 /洪存正 報導 為了協助台電因應今年估計超過二千七百億元虧損,經濟...

【鄭春鴻專欄】老年人不快樂的原因

人生不期老,華髮誰能避?當朋友開始恭維你看上去很年輕時,可以確信你就正在...
-Advertisement-spot_img

【洪存正專欄】TikTok 禁令影響應用程式上的科學家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Ariana Remmel發表在最新一期《自然》(Nature)的<美國 TikTok 禁令:迫在眉睫的限制如何影響應用程式上的科學家>( US TikTok ban: how the looming restriction is affecting scientists on the app)指出,《自然》雜誌與研究人員討論了如果該國的使用者失去訪問許可權將面臨什麼風險。(Nature talks to researchers about what is at stake if users in the country lose access.)

製作 YouTube TikTok 視頻正在提高我的實驗室領導力

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上個月簽署了一項立法,可能會在一年內引發對流行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式TikTok的全國禁令。使用該應用程式向好奇的追隨者傳播科學、研究社會趨勢並賺錢養活自己的研究人員感到沮喪和沮喪。

TikTok由總部位於中國北京的位元組跳動公司所有,在中美緊張局勢日益加劇的情況下,該公司引起了美國官員對中國政府獲取用戶數據的國家安全擔憂。5月7日,TikTok提起訴訟,稱這項立法給位元組跳動9個月到一年的時間來為該應用程式尋找美國買家,這是「對言論自由權的非凡侵犯」。如果禁令生效,美國使用者將無法再將該應用程式添加到他們的設備或安裝更新版本。

德克薩斯大學聖安東尼奧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San Antonio)的神經科學家摩根·約翰斯頓(Morgan Johnston)擔心,使用TikTok的年輕人將失去學習科學和尋找社區的管道。根據華盛頓特區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和紐約市市場研究公司益普索(Ipsos)去年進行的幾項調查,63%的13至17歲美國青少年和33%的美國成年人使用該應用程式。儘管舞蹈套路和流行文化討論經常在應用程式上流行,但許多人用它來學習科學,@askaneuroscientist運營該帳戶的約翰斯頓說。她發佈了關於壓力對學習影響的研究視頻,並回答了 37,600 名粉絲的問題。「我喜歡其中的互動部分,」她說。

切斷一個蓬勃發展的科學教育和推廣平臺

《自然》雜誌採訪了美國的五位科學家和傳播者,瞭解如果禁令生效,他們將採取什麼行動。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承認數據安全問題,但表示該立法將切斷一個蓬勃發展的科學教育和推廣平臺,特別是在那些從可信賴來源尋求信息的年輕人中。

「我們需要更嚴格的法律來規定哪些數據可以被收集和出售,但這項立法並沒有這樣做,」約翰斯頓說,她使用她的頻道談論她的心理健康之旅,因為她作為來自農村地區的第一代博士生在研究生院。「我的追隨者是正在做出職業決定的年輕人——他們真的很好奇。」

康涅狄格州新倫敦以研究為重點的非營利組織海洋探索信託基金會(Ocean Exploration Trust)的媒體和外展專家傑米·扎卡里亞(Jamie Zaccaria)說,在因 COVID-19 大流行而啟動的封鎖期間,該應用程式的驚天式增長有助於使 TikTok 成為一個「巨大的外展平臺」。2022年,該信託基金推出了其 TikTok 帳戶 @nautiluslive,該帳戶即時播放了發現引人注目的海洋生物的興奮研究人員實時講述的深海探險鏡頭。該帳戶擁有超過五十萬的粉絲,有些人要求提供教育資源或有關如何從事海洋科學職業的建議。

美國三分之一的人在使用 TikTok

海洋探索信託基金會的研究人員在這段視頻中驚歎於一種神秘的深海水母(在YouTube上顯示,但也可在TikTok上觀看)。

海洋探索信託基金拒絕對這項立法發表評論,但它有幾個成功的社交媒體帳戶,包括YouTube、Facebook和Instagram,如果禁令生效,它可能會將重點轉移到這些帳戶上。

一些在線關注者較少的內容創作者可能沒有該選項。賓夕法尼亞州拉特羅布市聖文森特學院的神經科學家邁克爾·羅德斯 (Michael Rhodes) 於 2020 年開始在他的 TikTok 帳戶 @rhodeslovesneuroscience 上發帖,以提高班上本科生的士氣。在他們的説明下,在他實驗室研究人員的説明下,羅茲發佈了有關解剖學、生理學和藥理學的教育視頻,包括展示特定肌肉群所執行的動作的舞蹈套路和解釋藥物如何起作用的短劇。「我成為了一名更好的教授,因為它讓我退後一步,以不同的方式看待資訊,」他說。

羅茲說,他的大約189,000名追隨者中,大多數是學生或早期職業醫療保健專業人員。但是,由於他承擔了所有的學術責任,他不確定如果TikTok在美國消失,他是否能夠轉向一個新平臺。「如果該國三分之一的人在使用 TikTok,這應該會告訴你一些關於它的受歡迎程度的資訊,」他補充道。

應用程式具有令人上癮的特性

波士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Boston University’s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健康傳播研究員馬特·莫塔(Matt Motta)說,TikTok與其他社交網路應用程式的不同之處在於,它的演算法如何從整個平臺上策劃內容,而不僅僅是使用者關注的帳戶,以吸引每個使用者的特定興趣。「這成為科學家將他們的資訊傳遞給可能不會自我選擇的受眾的一種方式,」他說。

TikTok 的批評者表示,這種專有演算法使該應用程式具有令人上癮的特性,可以推動錯誤資訊的傳播並加劇美國的心理健康危機。但是,認識到TikTok的影響力,Motta和他的同事們正在研究如何通過培訓應用程式上的心理健康內容創作者,在他們的追隨者中傳播基於證據的信息,從而利用TikTok來做好事1.

科學家正在與 TikTok 合作研究社會現象

「重要的是要記住,一些科學家正在與 TikTok 合作研究社會現象。如果 TikTok 消失,我們做到這一點的能力將受到嚴重阻礙,「莫塔說。與此同時,Motta和其他人承認對使用TikTok等社交媒體應用程式相關的數據安全的擔憂。

TikTok 創作者和有機化學家 Chem Thug 解釋了為什麼電池在電量耗盡時會反彈(此處在 YouTube 上顯示,也可以在 TikTok 上找到)。

數字隱私是病毒式傳播的 @chem.thug TikTok 帳戶背後的有機化學博士生不分享他的真實身份或他就讀的大學的部分原因。他的對話式解說視頻將科學概念置於現實世界的背景下,在 TikTok 上擁有超過 284,300 名粉絲,在 YouTube 上擁有約 10,000 名粉絲。例如,在他關於家用化學品的熱門片段之一中,Chem Thug 解釋了為什麼鋅基電池在失去電量時會變得「有彈性」。「我認為每個人的生活都會因對化學的更好、更深入的理解而變得豐富多彩,」他說。像約翰斯頓一樣,Chem Thug 將他的賬戶貨幣化,作為研究生期間養活自己的補充收入來源。

Chem Thug 對將他的個人資訊放在互聯網上持謹慎態度,但他表示,他「並不認為位元組跳動比任何其他有興趣賺盡可能多的錢的大公司更邪惡」。

很少有接受《自然》採訪的消息人士預計禁令將在擬議的時程表上生效,特別是考慮到 TikTok 提起的訴訟無疑會在法庭上束縛立法。但禁令的幽靈正在引發TikTok科學家之間的嚴肅對話,尤其是那些在億萬富翁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收購社交媒體平臺Twitter(現為X)並做出許多不受歡迎的改變后尋求庇護的人。「我們將在哪裡重建這個社區?」Johnston問道。「沒有真正的共識。」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