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6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21 日
spot_img

【洪存正專欄】身體的新視角 崔西·艾敏

2020年她罹患癌症後,沒有使她停止創作,並決心將她抗癌的勇氣投入到新的...

【專欄/哲學】在科學的時代中談論哲學

哲學是西洋人特有的思考方式,但如果我們探求哲學的目的,其實西洋人透過對真...

開啟教育新篇章 高師大與墨爾本大學簽訂院級學術合作...

記者高婕/高雄報導 在全球化浪潮下,國際學術交流已成為提升教育質量與研...

中國進口「蘇丹紅」掀起食安風暴,專家教你該如何挑選...

這幾天中國進口含致癌物「蘇丹紅」以及相關再製品引起民眾對台灣食品安全的疑...
-Advertisement-spot_img

【于思專欄】One Health,眾生一體才能真正健康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One Health 定義為「一種綜合的、統一的方法,旨在可持續地平衡和優化人、動物和生態系統的健康。它認識到人類、家養和野生動物、植物以及更廣泛的環境(包括生態系統)的健康是密切相關和相互依存的。」以抗菌素耐藥性 (AMR) 為例。由於人類、動物和環境部門中抗菌素的使用和濫用,以及這些部門內部和之間耐藥細菌和耐藥基因的傳播,AMR 造成了巨大的全球損失。2019 年,估計有 1·200 萬人死於抗生素耐藥性細菌感染,全球還有 4·9500 萬人死於細菌性 AMR。只有採用同一個健康方法,才能採取行動解決 AMR。

文 / 于思 綜合報導

柳葉刀(The Lancet) 1 月 21 日最新社論<One Health:呼籲生態公平>(One Health: a call for ecological equity) 指出,現代對人類健康的態度採取純粹以人類為中心的觀點——人類是醫療關注和關注的中心,這是犯了自私的盲點。事實上,個人福祉與土地福祉直接相關的觀念在土著社會中由來已久,如今,One Health一詞已成為全球健康領域的一個重要概念。

One Health 高級專家小組將 One Health 定義為「一種綜合的、統一的方法,旨在可持續地平衡和優化人、動物和生態系統的健康。它認識到人類、家養和野生動物、植物以及更廣泛的環境(包括生態系統)的健康是密切相關和相互依存的。」 1 月 19 日,柳葉刀(The Lancet) 在線發布了一個由四部分組成的關於 One Health 和全球衛生安全的新系列,分析了當前對潛在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理解,並探討瞭如何有效採用 One Health 來改善全球衛生安全。

雖然該系列側重於大流行病的防範,但 One Health 遠遠超出了新出現的感染和新型病原體;它是了解和應對社會面臨的最現實威脅的基礎,包括抗微生物藥物耐藥性、糧食和營養不安全以及氣候變化。

One Health 將我們置於與非人類動物和環境相互關聯和相互依存的關係中。這種想法的結果導致了一種微妙但相當革命性的觀點轉變:所有生命都是平等的,並且受到平等的關注。這種理解對於解決人類-動物-環境界面上緊迫的健康問題至關重要。例如,為不斷增長的全球人口提供來自可持續糧食系統的健康飲食是一項未得到滿足的緊迫需求。它需要徹底改變我們與動物的關係。吃柳葉刀委員會採取公平的方法,建議人們從以動物為基礎的飲食轉變為以植物為基礎的飲食,這不僅有利於人類健康,也有利於動物的健康和福祉。

COVID-19 大流行提供了一個重要的例子,說明需要一種健康的方法。對管理大流行的成功和失敗的分析優先考慮了衛生系統以及疫苗和抗病毒藥物的提供。但了解大流行的原因需要更廣泛的生態學視角。這個教訓還沒有完全吸取,因此我們仍然容易受到未來致命的新興傳染病的影響。該系列建議讓更多的環境衛生組織參與進來,以更好地整合環境、野生動物和農業問題,以幫助應對與疾病外溢相關的挑戰。

One Health 方法的一個含義是需要減少人類對環境造成的壓力——這本身就是一項重要的醫療干預。以抗菌素耐藥性 (AMR) 為例。由於人類、動物和環境部門中抗菌素的使用和濫用,以及這些部門內部和之間耐藥細菌和耐藥基因的傳播,AMR 造成了巨大的全球損失。2019 年,估計有 1·200 萬人死於抗生素耐藥性細菌感染,全球還有 4·9500 萬人死於細菌性 AMR。只有採用同一個健康方法,才能採取行動解決 AMR。

一個巨大的擔憂是不平等加劇的風險,因為 One Health 網絡主要位於高收入國家並提供資源。目前的機構、流程、監管框架和法律文書的 One Health 架構導致了一個支離破碎的多邊衛生安全格局。正如該系列的第二篇論文指出的那樣,需要一種更加平等的方法,一種在告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他們應該做什麼時既不是家長式的也不是殖民主義的方法。例如,要求關閉菜市場以阻止新出現的人畜共患病在技術上可能是正確的,但如果不考慮那些以這些市場為生的人,One Health 只會讓它聲稱關心的人的生活變得更糟。非殖民化需要傾聽各國的意見和需求。

現實情況是,One Health 將在各國實施,而不是通過多邊組織之間的協議,而是通過對自然界採取一種根本不同的方法,在這種方法中,我們與非人類其他動物和環境一樣,關心其他動物和環境的福利。柳葉刀(The Lancet)是從關於人類的,從最真實的意義上思考,One Health 呼籲生態公平,而不僅僅是健康公平。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