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霧非霧 花非花

霧非霧 花非花

Date:

杜鵑花開春已闌。目前正是杜鵑花爆炸性盛開的時節,事不宜遲,刻不容緩,趕緊和內人去賞杜鵑花。

萬里區萬金公園正舉辦「杜鵑花節」,瑪鋉溪畔這裡一叢叢,那裡一簇簇,開滿了雪白的、艷紅的、粉嫩的杜鵑花,將晚春的這條小溪,妝點的奼紫嫣紅美不勝收。

萬里瑪鋉溪畔開著杜鵑花,奼紫嫣紅美不勝收。(圖/左化鵬提供)

內人在花叢中盪著鞦韆,輕輕的哼唱:「淡淡的三月天,杜鵑花開在山坡上,杜鵑花開在小溪旁,多美麗 啊、啊、啊⋯⋯。」

歌聲清越嘹亮,蕩氣迴腸,聽得我心花怒放。我突然想起李白的「宣城見杜鵑花」詩:

蜀國曾聞子規鳥,宣城還見杜鵑花,

一叫一回腸一斷,三春三月憶三巴。

一簇簇的艷紅杜鵑花,把晚春的瑪鋉溪妝點得好不熱鬧。(圖/左化鵬提供)

詩人李白,晚年困居安徽宣城,藉這首詩,表達對巴蜀故鄉的思念,一字一淚,讓人讀來痛徹心扉。詩中的子規鳥,也稱杜鵑鳥,相傳是春秋時代蜀帝杜宇的精魂化成,每到暮春時節就悲鳴不已。叫聲「不如歸去⋯⋯不如歸去」,晝夜不止,啼時嘴邊淌出血來,留下了「杜鵑啼血」這句成語。

詞人辛棄疾也說:「百紫千紅過了春 ,杜鵑聲苦不堪聞」。這裡的杜鵑指的是子規鳥,台灣人又稱布穀鳥。我真的搞不懂,古時的這些騷人墨客,賞花就好好賞花,動不動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真是吃飽太閑。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左 化鵬
左 化鵬
民國三十九年出生於台中,成長於彰化員林。大學就讀輔大哲學系,性喜文墨,退伍後,服務中央通訊社,曾擔任國會記者、漢城特派員;亦曾任職中國電視公司新聞部主編。自許為終身媒體人,退休後,仍在臉書上勤耕硯田,自娛娛人。

專欄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