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4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洪存正專欄】新冠疫苗的免疫力能撐多久?

卡桑德拉威亞德(Cassandra Willyard)最近在《自然》(N...

《大學生來撞鐘》嘴角上場45度的暖師們

文/鍾晞妍、李奕勳、郭又瑄、柯羽容、蕭莉蓉 人工智慧(AI)幾可確定將...

【安納奇專欄】如何解決政治兩極分化?

台灣的政黨惡鬥,顏色對抗,已經到了全民都為之噁心的程度了。不只台灣,最近...

【歐陽永叔專欄】為什麼阿拉伯世界並未團結反對以色列...

麗娜·卡提卜 Lina Khatib發表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務》(Fore...
-Advertisement-spot_img

【安納奇專欄】跨性別者有希望,有夢想,也有恐懼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跨性別問題一直是主流媒體不太想碰,但有時卻不得不碰的議題。《今日美國》(USA TODAY)另一篇由大衛·奧利弗David Oliver執筆,題為<《紐約時報》因其對跨性別問題的報導而受到批評。好的。> (The New York Times was criticized for its reporting on trans issues. Good.)指出,多年來,《紐約時報》因其對跨性別群體的報導而飽受批評——但在上週發表了幾封公開信 後,它達到了狂熱的地步。一封來自 100 多位紐約時報撰稿人,另一封來自 GLAAD 和其他組織,如人權運動和跨性別者法律辯護與教育基金。

文 / 安納奇 綜合報導

紐約時報撰稿人在信中寫道:「近年來,《紐約時報》用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熟悉方式混合了偽科學和委婉的、收費的語言,同時發表了關於跨性別兒童的報導,但忽略了有關其來源的相關信息。」我同意他們的看法。我讀過《泰晤士報》的幾篇文章,這些文章是在負責任報導的幌子下寫成的,只是為了引導關於變性人社區,尤其是變性青年在變性方面的虛假敘述。我不想給他們更多的關注,所以我不會在這裡鏈接到他們。

長期以來,《紐約時報》因其對跨性別群體的報導而飽受批評——但在上週發表了幾封公開信後,它達到了狂熱的地步。《紐約時報》在給Nieman Lab和NBC Out的一份聲明中回應了批評: 「作為一家新聞機構,我們追求對跨性別問題的獨立報導,包括分析運動中的開創者、社區面臨的挑戰和偏見,以及社會如何應對關於關懷的辯論……我們的新聞努力探索、審問和反思社會中的經驗、想法和辯論——幫助讀者理解它們。我們的報告正是這樣做的,我們為此感到自豪。」這些批評——以及《紐約時報》的回應——表明媒體需要更多的教育才能更好地向讀者解釋跨性別問題的細微差別。

跨性別者就像西西弗斯

GLAAD 的電影製作人兼跨性別代表主任亞歷克斯·施密德 (Alex Schmider) 去年對《今日美國》表示:「現在有一場針對跨性別者,尤其是青年的協調一致的故意虛假宣傳活動。人們尋找可靠的資源和專家至關重要。」 想像一下您的高中棒球隊禁止您參加比賽。您當地的 DMV 禁止您更改駕照上的姓名。你的鄰居在公共場合把目光從你身上移開。

跨性別群體每天都面臨著這樣的困難——更不用說持續不斷的歧視性立法浪潮了。跨性別者就像西西弗斯,永遠把一塊巨石推上永無止境的山丘。當新聞機構對他們進行虛假敘述時,他們的接受之路只會更加艱難——即加倍關注邊緣醫學觀點,而不是專注於實質性研究。那就是如果媒體完全覆蓋它們的話。

媒體對跨性別者的報導通常聚焦於死亡。英國跨性別青少年Brianna Ghey被殺引發了眾怒,但也顯示了社區和愛在共同悲傷中的力量。據HRC稱,去年在美國至少有 38 名變性人被殺。這應該會讓你感到噁心。

接受性別肯定激素治療,自殺未遂的機率降低

面對創傷,跨性別者往往會堅持並找到快樂。專家表示,這兩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慶祝不僅重要,而且必不可少,」康奈爾大學 LGBT 研究項目主任薩拉·華納 (Sara Warner) 此前告訴《今日美國》。「我們很高興能夠抵製針對 LGBT 個人和社區的仇恨、恐同症/跨性別恐懼症和恐嚇行為。」性別肯定護理可挽救生命。歡樂將幫助社區繁榮發展,但首先他們必須生存——尤其是年輕人。讀者必須了解真相,例如,性別肯定護理可以挽救生命,並且得到美國醫學協會和美國兒科學會的認可。

根據 The Trevor Project 的研究,接受性別肯定激素治療的 18 歲以下的人最近患抑鬱症和過去一年自殺未遂的機率降低 40%。該組織在 2022 年發現,45% 的 LGBTQ 青年  在去年認真考慮過自殺。「它不僅是好藥,我們知道它有效,我們知道它實際上是安全的,我們知道它是有效的,」LGBTQ 健康和保健組織FOLX Health的首席臨床官 Kate Steinle 去年告訴今日 美國. 「而且我們也知道它可以挽救生命,因為另一種選擇是扣留,因此可能有自殺的風險。」 這種護理對每個人來說看起來都不一樣。

跨性別者有希望,有夢想,也有恐懼

跨性別者還必須面對與媒體報導相關的精神損失。一個接一個的負面標題會傷害任何人。但統計數據顯示,跨性別群體——尤其是跨性別青年——尤其容易得不到接納。 向人們傳授跨性別問題的最佳方式?像對待人一樣對待他們。會見他們,僱用他們,最重要的是,傾聽。

正如多元化倡導者Precious Brady-Davis之前告訴我的那樣:「作為跨性別者,我們有希望,有夢想,也有恐懼。我們有權安全地駕馭社會。我們有權走在街上而不覺得自己會受到傷害。我們有權獲得有酬工作。我們有權獲得穩定和安全的住房。」如果它有助於這個社區召集貶低和斥責他們的媒體組織,請把該死的擴音器遞給我。我聽到你,我看到你,我與你並肩作戰。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