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4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光、風兩電掉漆不斷,怎麼辦?

(本報編輯部綜合報導) 為了達成再生能源供電占比於2025年達到20%的...

【鄭春鴻專欄】詩人都是病人

一個感情纖細的人,和一個粗枝大葉的人,在情感結構上是非常明顯不同的。你可...

【葉德輝專欄】世界可能會陷入比冷戰更糟糕

當前的局勢在許多方面確實與冷戰時期相似。美國和中國是唯一可以被視為超級大...

【巴枯寧專欄】氫獵人的腳步越來越快了!(3-2)

《科學》(Science)期刊物理科學副新聞編輯埃里克漢德(Eric H...
-Advertisement-spot_img

西藏被淹沒的歷史和今日的憂患——2023年「3•10」西藏自由抗暴日網路會議記述(上)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廖天琪 田牧(德國)

每年的「3•10」,是一個不能忘卻的日子。64年前,西藏人民為了擺脫中共專制統治舉行「抗暴起義」,在達賴喇嘛帶領下,藏族人民艱辛地走向世界,五湖四海為家,走過了64年的輝煌歷程。自從尊者達賴喇嘛倡導「尋找共同點」漢藏對話活動以來,這一天也成為了漢藏人民共同反對中共專制統治的團結之日、友誼之日。

今年的3月8日,由漢藏朋友共同籌備組織了「3•10」西藏自由抗暴紀念日網絡視頻會議。這次會議,令所有人感受到西藏的人權危機還在持續、還在惡化。同時令人振奮的是,無論是來自於哪國哪族的朋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們的共同敵人是中國共產黨,我們團結一心與中共的專制獨裁鬥爭到底。

為什麽要堅持紀念「3•10」

西藏行政中央駐台灣代表、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格桑堅參演講道:1951年,中共強迫簽訂所謂的「和平解放西藏的17條協議」,吞併西藏後,僅僅在8年的時間裏,他們便完全撕毀了17條,對西藏進行了所謂的民主改革。中共這樣的專制政權,沒有執行協議的法律精神,導致西藏人爆發抗議活動,最後遭到鎮壓。西藏人有一個佛教術語叫「緣起」,我們知道,每一個人、每一個族群、每一個民族,都不可能各自獨處於這個世界,當你身邊的另外一個民族遭受苦難之後,大家如果不能發出強烈支持的聲音,保持沈默,那這樣的苦難在不久的將來,便會應驗到自己的身上。中國建政70多年以來,西藏遭受了這麽多的苦難,而廣大的中國人、包括新疆維吾爾人、南蒙古人,包括現在的香港人、台灣人,也正在遭受中國政權的威脅和苦難。曾經在中國實行的社會主義改造、大躍進、文化大革命,整個中國在中共統治下所遭受的這種苦難,可以說是罄竹難書。西藏人在1959年的自由抗暴運動至今已經64年了,達賴喇嘛包括西藏的合法政府流亡印度,西藏人分散到世界各地,回不了家鄉也已經60多年。同樣有更多的中國人、包括更多的維吾爾人、南蒙古人、香港人,也都陸陸續續地流亡到世界各地。但是,自從1989年發生了北京「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以來,中國的知識分子,包括很多人都逐漸認識到,中國的專制政權,不僅迫害弱小的少數民族,連對它自己的人民都不手下留情,進行趕盡殺絕。所以我們這麽多的族群才能走到一起,才形成了今天這樣的戰鬥夥伴關係。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表示:六十四年前,中國發生了一件大事。中共的輿論把它叫做「西藏叛亂」,我們認為那是一場人民自發的抗暴運動。中共以鄧小平為首的集團,出動了百萬大軍,殘酷屠殺西藏人民,製造了一場巨大的慘案。這場屠殺不僅局限於西藏地區,也包括了青海,四川,甘肅和雲南的藏區。有些地方不分男女老少,被殺成了所謂的無人區。這是中共建國之後僅次於鎮壓反革命和大饑荒的慘案。

英國中國觀察協會理事長、中國民主黨英國總部主席王冠儒表示:「3•10」自由抗暴日,是西藏人民抗擊中共統治,捍衛他們的信仰和自由的日子,這一天是西藏人民的歷史,也是世界人民的歷史。我們聚在一起,不僅是為了紀念西藏人民的勇氣和抗爭,也是為了尋找解決西藏問題的途徑,必須牢記中共獨裁統治者對藏人犯下的罪行,呼籲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共同監督和制裁中共政府對藏人犯下的罪行。同時我們也要支持達賴喇嘛尊者提出的「中間道路」政策,以和平、民主和對話的方式來解決西藏問題,保護西藏的語言、文化和宗教,以及維護藏漢民族的平等、和諧。我們也要在藏漢兩族之間促進友誼和互相理解,共同為西藏和平穩定的發展而努力。

《光傳媒》創辦人王安娜女士曾是青海省政協委員和一家旅館的經理,她指出藏人於1956在西康、1957甘南、1958 青海就都開始反抗中共暴政,1959年則在拉薩爆發抗暴。所以藏族人是中國全國內最早開始識破中共的殘暴、最早遭到血腥鎮壓的族群。50年代時大批青年藏人被失蹤,被消滅,比如青海玉樹就遭難嚴重。

「3•10」也牽動著受中共迫害天下人的心弦

臺灣駐德國大使謝志偉說:對台灣來說,2019年的問題「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眼下又改成了「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指的當然是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對台灣的武力威脅。台灣人再度強烈地感受到「國家安全及人民生命,還有我們所驕傲的自由民主」可能毀於一旦的憂慮。從這個角度來看,西藏人因中共入侵所造成超過一甲子的無家可歸、流離失所,或人在家鄉為異客的集體悲慘遭遇,對我們台灣人來說,不但引起我們心有戚戚焉的同情,此時此刻,更讓我們深深感覺到,受到中共政權殘暴迫害的人與人之間同舟共濟的連結,命運共同體的心手相連之必要與關鍵。

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會長席海明指出:中共在同化與統治的民族政策方面,南蒙古(內蒙古)是中共的成功範例。對蒙古族來說,對我而言,中共的同化模式,是建立在蒙古人的痛苦與悲慘基礎之上的,是對蒙古族的最殘酷、最徹底的迫害與壓榨。可惜與可恨的是:整個世界似乎將蒙古人遺忘了,西方人最不應該遺忘蒙古人呀,在歷史的長河中,雖然我們有過長年的血腥戰爭,但我們也有過長期共存的和平和睦歲月,歐洲國家應該不會遺忘這段歷史,更不會忘卻這個世界上蒙古族的存在!

回憶尊者對世界宗教理念的貢獻

德國萊茵馬斯職業高校教師、牧師羅蘭德•庫訥(Roland Kühne),講述的是一段往事。
1993 年 8 月 28 日至 9 月 4 日,來自 125 個不同宗教的 6,500 人聚集在芝加哥,參加那裡舉行的世界宗教大會,會上通過並承認關於「全球倫理」的文件宣言,達賴喇嘛尊也完全支持這個文件。庫訥認為,全球倫理的主軸和相關宣言是世界和平、解放和正義的重要裏程碑,也是不同國家之間平等共存的重要基石。今天我們特別想到了中國和西藏之間的關係。全球倫理的基本信念是:1、沒有全球精神,我們的地球就無法共存;2、沒有宗教間的和平,國家間就不可能有和平;3、各種宗教不進行彼此對話,它們之間就沒有和平;4、缺乏基礎研究,在不同宗教和文化間就無法進行對話;5、無論宗教或非宗教,如果不能有意識的認知改變,就無法形成全球倫理。

1993年9月4日世界宗教大會結束時,達賴喇嘛在芝加哥的格蘭特公園,向來自世界各地的宗教代表宣讀了全球倫理的文本。其中幾段讓數千名聽眾發出了熱烈的掌聲,達賴喇嘛是第一個簽名的人。四項指導原則構成了全球倫理宣言的基礎,它們是:1、致力於非暴力文化和尊重所有生命;2、致力於團結文化和公正的經濟秩序;3、致力於寬容的文化和誠實的生活;4、致力於男女平等和夥伴關係的文化。

中共對西藏民族的統治變本加厲

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歐洲之聲社長廖天琪說:盡管64年過去了,但中共政權對藏區的控制更加嚴厲決絕,近期以來他們在藏區大規模對藏人進行DNA檢測,還有在那裡設立強制性寄宿學校,讓藏族兒童從小接受中共的洗腦。在2020年8月的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定下了治藏基調:「維護祖國統一,加強民族團結」,要把西藏中國化,藏人變漢人,藏傳佛教變成中國佛教,讓藏人失去自我認同。這種文化滅絕政策是非人道的,我們必須提高警惕,堅定地抵制這種政權的犯罪行為。

西藏之頁主編蔣揚次仁表示:當前,西藏境內的藏人依然在中共的鐵腕統治之下遭受著永無止境的苦難。據媒體報道,在西藏自由抗暴日臨近前夕,所謂的「西藏自治區」在各地加強了管控,當局嚴密監視藏人的一舉一動,並且隨意檢查藏人的手機,試圖找出所謂的敏感內容。3月2日上午,在西藏日喀則南木林縣,23歲的藏人婦女楊措就遭到警方的逮捕,當局指控她向境外發送敏感照片和視頻。當然,這只是我們了解到的中國政府侵犯人權的冰山一角。

德國西藏組織主任丹增•措希鮑爾(Tenzyn Zöchbauer)表示:在拉薩,這些年來監控攝像頭的數量明顯增加。警察「每公里都在隨機搜查路人,特別是控制手機」。藏人家庭之間都說「敏感」日子不要互訪,因為太危險。中國共產黨在其全面監視、隔離和封鎖西藏大部分地區的政策上非常成功。每天都有 600 萬藏人的基本權利受到威脅:行動自由和宗教自由受到限制,教育系統受到監視,其目的不是為了教育和發展,而是為了強迫性的文化認同。

中共對藏文化實施的滅絕政策

法國漢學家、作家瑪麗•侯芷明(Marie Holzman)指出:百萬西藏兒童被迫只能接受中文教育。她說道:3月8日,也是國際婦女節,我特別同情西藏的媽媽們。中國政府正在消滅西藏的母語文化,強制將一百萬名藏族兒童送到各省接受教育,這一百萬西藏兒童的母親肯定特別著急,知道孩子只被允許講中文,未來只會講中文。她還表示:「我聽一個維族的媽媽說,他的小孩也被送到中文學校上課。老師把貼紙貼在他嘴上說,在你不會講漢語之前,你根本不許說話。孩子不敢跟媽媽說,因為老師告訴他,如果跟媽媽說,我會打你。這些中國漢語老師教中文的辦法實在不人道。」

蔣揚次仁也談了同樣的問題:在習近平的強硬政策下,藏人兒童被迫進入殖民式的寄宿學校接受漢化教育;聯合國專家對此發布報告指出,約有100萬西藏兒童受到這些政策的影響。而西藏的宗教、語言和文化正在順應所謂的「中國化」,面臨瀕臨滅絕的狀態。

中國民主運動理論家、《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發言道:達賴喇嘛批評中共當局對藏人實行文化滅絕。2007年通過的「聯合國原住民人民權利宣言」規定:「原住民享有不被強行同化或其文化不被毀滅的權利。」對原住民強行同化就是文化滅絕。他指出:中共對藏人的強行同化是不斷深化的。有些漢人朋友認為,我們漢族文化是先進的,他們藏族文化是落後的,用先進的文化去改變落後的文化沒什麼不對。且不說對漢藏兩種文化我們能不能簡單的以「先進」和「落後」來界定,關鍵在於,不同文化的相互影響應該是雙向的而不是單向的,應該是基於自願與自主。現在中共當局對藏人的同化不是建立在藏人自願自主的基礎之上,而是中共強加於藏人,並且始終憑借政權的暴力,因而充滿反人道的罪惡。對此,我們必須堅決反對。

《光傳媒》王安娜女士在青海期間,親眼目睹所謂的寄宿學校,那裡的學生從幼童開始,就接受軍事化的教育,讓他們脫離家庭,被迫放棄自己的語言和生活習慣,完全被「同化」洗腦為漢人。以前的滿族人在中國己經等於消失了,蒙古族也成為家鄉故土上的少數民族。藏人將遭到同樣的命運。
中共的民族政策重在「統治與壓迫」

臺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李酉潭表示:2011年,我曾訪問印度達蘭薩拉,拜見了達賴喇嘛,並於2015年訪問過西藏,我走進藏人家裏,樣板的房子,客廳裏擺著三皇五帝的相。三皇是毛澤東、鄧小平、習近平;五帝是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客廳裏都擺著獨裁統治者的肖像。而他們自己的信仰,包括佛陀和尊者的像則放在小房間裏,備受壓抑。李教授說:我今天要在這邊爆一個料,見尊者時不能錄影、錄像,有同團的私下錄音。我去中國交流的時候,特別獻上去給中國的官員,讓他們往上送。尊者私底下見我們都主張「中間道路」,但中共為加強內部統治,明明知道尊者主張「中間道路」,卻仍誣蔑尊者主張「獨立」而打壓他,可見中共這樣一個政權的嘴臉,一切以維護中共政權統治作為最高目標。

胡平說:盡管在中共統治集團中漢人占絕對多數,但這並不意味著它對漢人有任何優待。英國思想家穆勒早就指出:在有些實行專制統治的多民族國家,其專制政府「或許儘管出自其中的一個民族,但對它本身的權力比對民族感情感到有更大的興趣」,它就會「不給任何一個民族以特權,並且不加分別地從所有這些民族中挑選他的傀儡」。中共專制政權正是如此。作為漢人政權的中共當局,它固然沒有對漢人實行什麼優待,但是它確實在歧視和壓迫少數民族。最典型的表現就是對少數民族強行同化。例如西藏是藏族自治區,但是西藏的一把手卻總是由漢人來擔任,這表明中共當局對藏人的不信任,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當局讓大量的漢人移民西藏,在公立教育上大力壓縮藏語教育,在私立教育上則是百般限制;名義上允許藏人信仰藏傳佛教,但是不允許藏人按照自己的方式、按照藏傳佛教本來方式去信仰;名義上允許藏人依循他們自己的傳統和習俗,但是在實際上卻對之嚴加摧殘。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田牧
田牧
本名潘永忠,上海人,曾任職上海企業工作。九十年代初定居德國,積極參與民運同時,亦筆耕不輟。現任職網路媒體歐洲之聲主編。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