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1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25 日
spot_img

受限制的身體與被剝奪的自由,只因台灣沒有穩定的照護...

作者:劉小慈,無礙e網小編 繼上次出門放風,應該已是半年前的事了,...

【葉德輝專欄】大腦可以控制你生病和康復

Diana Kwon在《自然》(Nature)期刊上的一篇研究<你...

【洪存正專欄】衛星太多,威脅天文學的生存

《科學美國人》麗貝卡·博伊爾 (Rebecca Boyle )最新的報導...

【蔡先靖專欄】衛星上的新型冰誕生了

《自然》(Nature)期刊喬納森·奧卡拉漢(Jonathan O'Ca...
-Advertisement-spot_img

美眾院兩黨議員:五年前批准的軍售應儘速運交台灣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美國眾議院兩黨議員星期二(5月2日)呼籲拜登行政當局儘速交付台灣已向美國採購多年的武器,以協助提高台灣阻遏中國侵犯的能力。參與最近眾議院一場針對台海模擬戰爭的議員說,一旦台海戰爭爆發,美國祇有兩個選項,而且是兩個都是會讓美國付出極大代價的惡劣選項,這是為什麼美國必須全力阻止戰爭發生,也是為什麼美國人民也必須嚴肅看待此事。

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加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邁克·麥考爾(Mike McCaul)星期二在美國智庫米爾肯研究所(Milken Institute)2023年全球論壇一場關於美中戰略競爭的討論中指出,中國對台灣的軍事威脅正在不斷加大,協助台灣建立阻遏能力非常重要,因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關於統一台灣的言論非常清楚。麥考爾在判斷習近平可能的侵台時間時說,“我的時間表會比較快些”。
封鎖台灣的可能

麥考爾認為,習近平最可能對台灣採取的軍事行動是封鎖行動,像是切斷海底電纜、運用網路攻擊來讓台灣無法運作,接下來的目標就是“皇冠上的寶石”台積電以及讓所有船隻成為人質等等。

“在那種情況下美國該如何反應?”麥考爾問:“我們是不是把我們的海軍艦船派到台灣海峽的國際水域,於是讓我們顯得具有挑釁性?我認為那會帶來許多有意思的挑戰。”

麥考爾提到他帶領的跨黨派國會代表團最近訪問台灣,親身體驗了中國的威脅恫嚇。

“我兩週前從台灣回來,我們先是收到中國使館的電郵警告我們不要旅行,接著見到一個龐大艦隊包圍台灣,還有大約90架次的戰機。那是一種故作勇敢的信號——一個恫嚇我們的企圖,”麥考爾說,習近平“正在模擬對台灣的戰爭,正在試圖找出台灣的軟肋和弱點,它給了習近平機會來看看台灣能做些什麼。”

麥考爾眾議員說,為了解太平洋地區的情勢以及美軍和日本的備戰狀態,代表團在訪台前先去了美國印太司令部、關島以及美軍在日本的第七艦隊,由於亞洲沒有一個像北約那樣的組織,他認為日本、韓國及菲律賓在美國應對台海可能發生的衝突中都是非常重要的盟友,澳大利亞、英國與美國結成的澳英美(AUKUS)夥伴關係對於一旦美國決定要採取何種行動時也極為重要。

蔡英文:我的武器在哪裡?

不過,即便把這些條件全部考慮進去,麥考爾說,對中國的阻遏還有不足之處,其中一個因素是武器,包括他在三到五年前參與批准的一些對台軍售,到現在還沒有運交台灣。

“蔡英文總統對我說,’我的武器在哪裡?我需要我的武器。’然後她說,’我需要一個像星鏈(Starlink)一般的通訊衛星系統,這樣如果他們切斷海底電纜並試圖封閉台灣時我才能夠有韌性。’最後就是ISR,情報、監測與偵察。這方面中國在太平洋具有支配能力,台灣卻沒有。”

麥考爾呼籲拜登行政當局儘速交付台灣已購買的武器。他還說,除此之外,在印太地區先與台灣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也非常重要,那會加強台灣在經濟上抵禦中國壓力的能力,如果美國開始逐步往此方向前進就可以讓習近平知道,攻打台灣的代價太高,不僅是軍事上,在經濟上也是如此。

參與論壇的民主黨聯邦眾議員塞斯·莫爾頓(Seth Moulton)也呼應共和黨人麥考爾的呼籲。他說,麥考爾的說法反映了國會兩黨的共識,希望拜登行政當局加速將武器遞交台灣,並且在經濟與貿易上加強與太平洋的連結。

莫爾頓上個月曾在加州參加了眾議院議長、共和黨人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與蔡英文總統的會面。

莫爾頓眾議員說:“當我們與蔡英文總統在加州會面時,她並沒有要求任何新的東西。她只是要求所有她實際上已經購買的東西能快速遞交。不過我們有了軍事阻遏的道路,我認為經濟與貿易是我們的確必須有更多導向的部分。”

兵推顯示美國面對惡劣選項

同時也是眾議院美國與中國共產黨戰略競爭特設委員會成員的莫爾頓也參與了該委員會最近一場關於台灣的模擬戰爭推演。

他說:“從兵棋推演中得到的經驗教訓,就是美國人民必須懂得,如果中國入侵台灣,我們實際上只有兩個非常糟的選項。第一個是我們阻止了入侵。我認為我們能夠做成這件事。我們能夠贏,不過它會有很大的代價。我們很可能第二天醒來發現兩艘航空母艦沉在太平洋海底,上面有7500名美國子弟。那些是我們在談論這場戰爭時涉及的代價。”

莫爾頓說:“第二個選項是,我們說,哦,我們只不過是戲言而已,我們什麼也不會做。不僅中國取得對台灣的控制,還控制了大量世界經濟與所有通過那裡的航運。不僅是芯片,還有我們的信譽、我們在全球的阻遏能力都會被擊碎。”

所以,莫爾頓說,由於這兩個非常糟的選項,美國必須防止戰爭的發生,這也是為什麼阻遏戰爭是如此的重要,但是許多美國人並沒有認真看待這個威脅,他們也不知道過去幾年來發生了多大改變,他們認為美國最終並不需要打這場仗。

他說:“美國與中國(共產黨戰略競爭特特設)委員會的角色之一,以及我們幾星期前為什麼舉辦這場兵棋推演的理由之一,就是要對美國大眾發出信號,告訴大家我們一定要認真看待此事,”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國際新聞中心
國際新聞中心
銳傳媒國際新聞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