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9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18 日
spot_img

【阮仲容專欄】以色列加薩幻想的終結

文 / 阮仲容 哈馬斯發動令人髮指的襲擊以來的近四個星期里,以色列已經...

【柳子厚專欄】烏克蘭作家阿梅麗娜在俄羅斯襲擊後去世...

文 / 柳子厚 綜合報導 6月27日,烏克蘭小說家維多利亞·阿梅麗娜因...

【洪存正專欄】為什麼50歲以下結直腸癌越來越多?

Asha Karippot,醫學博士,FACP 和 Aparna Par...

【洪存正專欄】癡呆症的良方:運動

老年癡呆症離你有多遠呢?老年癡呆症的患病率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增加,在生命的...
-Advertisement-spot_img

【蘇明允專欄】美國最高法院終止大學種族意識招生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 / 蘇明允 綜合報導

美國為了平衡種族的多樣性,在高等教育的招生上對有色種族一直有優惠。最近,這個行之多年的政策,有了極大的轉彎。《自然》(Nature)最新一期的社論<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平權行動:對教育包容性的沉重打擊>(US Supreme Court on affirmative action: a bitter blow to educational inclusion)指出,「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大學招生中不能考慮種族因素的決定可能會導致該領域在種族平等方面取得的微薄進展出現倒退。」(The highest US court’s decision that race cannot be considered in university admissions risks rolling back what little progress has been made on racial equaity in the sector.)

人們普遍預期美國最高法院將決定終止美國大學的種族意識招生。然而,當 6 月 29 日的判決結果出來時,震驚了學術界的許多人,以及投票反對該判決的三名最高法院法官。「通過法律命令宣布『所有人都是色盲』。認為種族在法律上無關緊要,並不意味著在生活中也是如此,」法官科坦吉·布朗·傑克遜(Ketanji Brown Jackson)寫道,他是對判決發表不同意見的兩名法官之一。

美國將終止基於種族的大學招生:科學多樣性現在該怎麼辦?

據《自然》雜誌報導,法院以六比三的多數裁定,位於馬薩諸塞州劍橋的私立大學哈佛大學和位於教堂山的北卡羅來納大學公立大學考慮種族因素,違反了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以及其他因素,例如成績和考試成績,都包含在他們的招生政策中。這一決定剝奪了大學在建立更加多樣化和更加公平的教育環境的持續努力中的一個重要工具。

機構現在必須找到創新和替代方法來繼續努力建立更加多元化的學術環境。這不僅出於道德和倫理原因很重要:證據還表明,更大的多樣性可以改善所有學生的教育並導致創新的增加,最終使整個社會受益。

種族意識政策,也稱為平權行動,最初是為了糾正種族主義對美國黑人造成的幾代人的傷害而制定的。它們是在堪薩斯州托皮卡布朗訴教育委員會案( 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Topeka, Kansas)之後幾年構思出來的,這是 1954 年最高法院做出的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廢除學校種族隔離的裁決。一些白人佔多數的社區為維持種族隔離而進行了激烈的鬥爭。1957 年,美國軍隊需要護送「小石城九人」,這是第一批被阿肯色州一所以前只招收白人的學校錄取的非裔美國青少年。

平權行動承認,如果不大力努力實現工作場所和學生團體的多元化,種族隔離雖然不再受法律約束,但由於教育和職業成就方面現有的差距,種族隔離實際上將繼續存在。

眾所周知,基於成績和考試成績的教育成就評估通常反映了學生獲得的機會,而這些機會本質上是不平等的。例如,主要為黑人和西班牙裔社區服務的學校通常比為白人社區服務的學校少為每個學生提供數千美元。當研究人員模擬家庭收入對參加 SAT 大學入學考試的人的影響時,低收入和貧困對黑人學生考試成績的負面影響被放大了。

美國最高法院無視禁止墮胎危害的證據是錯誤的

平權行動的反對者認為,種族不應該影響大學錄取。但證據表明,通過考慮社會經濟地位等其他因素來增加多樣性的努力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正如最高法院法官索尼婭·索托馬約爾 (Sonia Sotomayor) 在她長達 69 頁的反對意見中所寫,「在一個系統性地隔離機會的社會中,表面上的『色盲』將導致我們國家學院和大學中代表性不足的少數族裔學生的入學率急劇下降。」

一個真實的例子

加利福尼亞州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1996 年,州法律迫使公立大學放棄招生中的平權行動。在接下來的幾年裡,該州最挑剔的大學對黑人和西班牙裔學生的錄取人數有所下降。加州和其他少數幾個禁止平權行動的州的大學已經實施了其他措施,包括在招生時考慮經濟差異,以努力提高學生群體的多樣性。但是,正如加州大學本身在向最高法院提交的一份文件中承認的那樣,這些舉措未能使校園更加多元化或更歡迎代表性不足的社區。

《自然》雜誌的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 (Springer Nature)上個月發布了一項針對學術研究人員的調查,在近 5,000 名自行選擇的受訪者中,超過 60%的人表示每年至少經歷過一次某種形式的歧視、騷擾或欺凌。對於少數自認為屬於少數種族或族裔的受訪者來說,這一比例更高,其中 46% 的人表示,他們在過去一年中至少經歷過一次某種形式的種族歧視。只有 56% 的受訪者表示,他們了解其機構的多元化、公平和包容性舉措或政策。

美國大學現在必須仔細考慮自己的立場,並重新致力於增強學生和教師的多樣性。爭取公平和包容性的鬥爭變得更加艱難。但是,正如索托馬約爾指出的那樣:「社會走向平等的進步不能永遠停止……對種族多樣性的追求將繼續下去。」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