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1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

葉落漂泊捨無常 悲喜交融佛聲昂 鳥啼樹寂日無應 出塵法...

【包特金專欄】伊塔洛·卡爾維諾的世界 3-3

與世界和諧相處的唯一方法可能就是完全遠離它 但這些小插曲的純粹可愛和幽...

【山巨源專欄】少量的紅肉也會增加糖尿病的風險

雖然紅肉富含蛋白質、維生素和微量營養素,如鐵和鋅,但專家們一致認為這些都...

捷運汐東線要徑工程道路拓寬 都市計畫變更內政部審議...

蔡昀臻/台北報導 捷運汐東線要徑工程用地(吉林街與福德三路道路拓寬),...
-Advertisement-spot_img

【洪存正專欄】美國政治偏執狂風格加速國家陷入陰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凱莉·瑪麗亞·科爾杜基(Kelli María Korducki) 在《大西洋日報》(The Atlantic Daily)的一篇文章<美國如何失去對現實的控制>(How America Lost Its Grip on Reality)指出,「虛擬世界中的生活正在助長美國各地的陰謀。」(Life in the metaverse is fueling conspiracies across America.) 歷史學家理查德·霍夫施塔特 (Richard Hofstadter ) 寫道:「偏執的發言人以世界末日的方式看待陰謀的命運」在他 1964 年的開創性論文「美國政治中的偏執狂風格」中。「他總是守衛著文明的障礙。」專職作家梅根·加伯 (Megan Garber) 認為美國人生活在一種「虛擬世界」中,娛樂與現實之間的界限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模糊。這種不明確可能會加速國家陷入陰謀。

文 / 洪存正 綜合報導

元宇宙是陰謀論思維的沃土

「從美國人對真實犯罪的無『渴望』,虛擬世界已經從科幻小說躍入我們的生活,」梅根加伯寫道。今日娛樂變得如此身臨其境,以至於它不僅與現實生活相吻合,而且吸收了它,使普通美國人成為經常在網上上演的日常戲劇的「主角」。元宇宙中的生活沒有培養一種「相互關聯」的感覺,反而助長了對機構和彼此的不信任。換句話說,元宇宙是陰謀論思維的沃土。

加伯寫道:「回想一下,有多少美國人在大流行病的嚴峻形勢下拒絕將戴口罩理解為『美德信號』——一種政治觀點的表現,而不是真正的公共衛生措施。請注意,有多少權威人士將有據可查的悲劇——兒童在學校被屠殺,家庭被冷酷無情的國家分開——視為『危機演員』所為而不屑一顧。在一個正常運轉的社會中,『我是一個真實的人』是不言而喻的。在我們這裡,這是一個絕望的請求。」

民主功能障礙轉變為民主的死亡螺旋

這種陰謀論思維加劇了美國的政治兩極分化,《大西洋月刊》特約撰稿人布賴恩·克拉斯上個月解釋說:「包括英國在內的其他國家也存在兩極分化。美國出現了非理性的兩極分化,其中一個政黨陷入了陰謀論的魔咒。兩極分化加上這種陰謀主義傾向有可能將普通的民主功能障礙轉變為民主的死亡螺旋。爭取美國民主的鬥爭將是一場關於現實的鬥爭。」

川普在共和黨內的持久影響力無濟於事,共和黨的基礎已經按照他的形象塑造了自己。2020 年,我們的主編杰弗裡·戈德堡 (Jeffrey Goldberg ) 指出了時任總統對陰謀的吸引力所帶來的令人不安的影響:「川普並沒有捍衛我們的民主免受陰謀思想的毀滅性後果。相反,他擁抱這樣的想法。陰謀論——重生論——是他獲得權力的途徑,在任期間,他以 QAnon 門徒的兇猛來警告「深層政府」的威脅。他甚至開始質疑官方的冠狀病毒死亡人數,他認為這是針對他的陰謀的證據。他與亞歷克斯·瓊斯,與俄羅斯和中東的陰謀製造者有何不同?他住在白宮。這是一個主要區別。」

陰謀主義使反猶太騷擾和暴力事件上升

… 廢話就是廢話,除非它會殺人。陰謀論,尤其是美國總統提出的陰謀論,是一種生存威脅。

陰謀主義的廣泛增加也可能是最近反猶太騷擾和暴力事件上升的原因。正如大西洋月刊的特約撰稿人羅森博格( Yair Rosenberg)去年所寫,「與許多其他偏見不同,反猶太主義不僅僅是一種社會偏見;這是一個關於世界如何運作的陰謀論。」

羅森博格繼續說道:「猶太人統治的狂熱幻想具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可塑性,這使其極具吸引力。如果猶太人對每個感知到的問題負責,那麼理想完全相反的人就可以接受它。由於幾個世紀以來將世界的弊病歸咎於世界上的猶太人的材料,為他們的悲傷尋找替罪羊的陰謀論者不可避免地發現他們的壓迫者的看不見的手屬於一個看不見的猶太人。」

邏輯上是自我封閉的,在效果上是自我撫慰

羅森伯格的反猶太主義陰謀理論指出了將敘事弧線應用於現實生活的基本吸引力。故事有助於解釋難以理解的事物,即使不是無法解釋的事物。在 2020 年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中,編輯 Ellen Cushing 生動地回憶了她自己十幾歲時對陰謀論的探索,反思了這種心態可以提供的安心感:

陰謀論令人難以置信。它有望解決小到燈泡過期和大到我們在宇宙中極度孤獨的問題。它在邏輯上是自我封閉的,在效果上是自我撫慰的:它假定了一個沒有任何意外發生的世界,道德是明確的,每條信息都有神聖的意義,每個人都有代理權。它把陰謀變成謎,把陰謀變成威望劇英雄。歷史學家理查德·霍夫施塔特 (Richard Hofstadter ) 寫道: 「偏執的發言人以世界末日的方式看待陰謀的命運」在他 1964 年的開創性論文「美國政治中的偏執狂風格」中。「他總是守衛著文明的障礙。」 霍夫施塔特拒絕觸及的是擁有關於世界命運的內幕知識的令人陶醉的感覺,或者至少相信你知道。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