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9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18 日
spot_img

【山巨源專欄】哲學家皇帝馬可‧奧理略的生命智慧

公元二世紀被譽為「哲學家皇帝」的羅馬帝國皇帝馬可‧奧理略(Marcus ...

【劉伯倫專欄】中年癡呆症風險與血液蛋白失衡有關

一項對數千人進行了超過 25 年追蹤研究發現,如果蛋白質水平在中年期間失...

【禪修心得】拜懺的意義

文 / 吳演茂 所謂三昧者。 正受之名也。 不受諸受乃為正受。 真空寂...

【曾子固專欄】戒菸後你的身體會發生什麼?

每年有五十萬美國人死於與吸菸有關的原因,而估計有 1,600 萬美國人患...
-Advertisement-spot_img

【柳三變專欄】美國把 TikTok 當作所有社交媒體罪惡的替罪羊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凱爾查卡(Kyle Chayka)在《紐約客》最新發表的<TikTok 聽證會激發了社交媒體或國會中的小信心>(The TikTok Hearings Inspired Little Faith in Social Media or in Congress)表示,「在五個小時的審訊過程中,立法者似乎將該公司作為所有數位平台罪惡的替罪羊。(During five hours of questioning, lawmakers seemed to cast the company as a scapegoat for the sins of all algorithmic platforms.)

文 / 柳三變 綜合報導

TikTok 是一個近年來快速成長的社交媒體平台,它的快速成長和大量的用戶數量也意味著它所面臨的負面評價也相當多。然而,將 TikTok 當作所有社交媒體罪惡的替罪羊並不公平。雖然 TikTok 上存在一些不當的內容和使用者,但這些問題也同樣存在於其他社交媒體平台上。例如,Facebook、Instagram 和 Twitter 等社交媒體平台也都存在著各種負面問題,例如假新聞、仇恨言論、不當內容等。這些問題不僅存在於 TikTok 上,而且可能還更為嚴重,因為這些平台的用戶數量更大,使用者也更為多樣化。因此,我們不能僅僅將負面評價歸咎於 TikTok。我們應該以客觀的角度看待每一個社交媒體平台,並確保我們在使用這些平台時保持警覺和理性。

3月 21 日,星期二,TikTok 的首席執行官周受資在公司官方賬戶發布的一段視頻中出人意料地現身。這位 40 歲的新加坡人於 2021 年加入了 TikTok 的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他原定於兩天后出席眾議院能源和商業委員會關於 TikTok 的聽證會。但他在視頻中的語氣是活潑的,幾乎是帶著惡意的歡快。他穿著連帽衫,坐在俯瞰華盛頓特區的玻璃頂層公寓裡,看起來有點像 TikTok 的影響者:發光的皮膚,完美的光線,直視鏡頭。他吹噓現在有 1.5 億美國人在使用TikTok,然後向用戶發出警告,政客們越來越多地呼籲禁止該平台圍繞其與中國政府關係的安全擔憂。「這可能會讓 TikTok 遠離你們一億五千萬人,」周受資說。視頻積累了超過一百萬的點贊和數千條好評。「比起扎克伯格,我更信任他,」一位用戶寫道。

『間諜』是描述它的正確方式

週四,在眾議院委員會長達五個小時的質詢中,周受資的控制力似乎大大減弱。現在,他身著時髦的藍色西裝,獨自坐在長桌旁,面對著聚集的立法者,他很難駕馭無休止的提問,而且經常在他無法完整回答之前就切斷了麥克風。當委員會成員就 TikTok 的算法提要、中國政府訪問其用戶數據以及管理年輕用戶的政策詢問周時,周經常停頓下來,重複一套照本宣科的談話要點,並避免直接回答。他自始至終保持鎮定,但他的樣板評論給人的印像是,他在字節跳動的老闆禁止他說任何實質性的事情。

有時,他的回答近乎於無意識的喜劇。當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國會議員尼爾·鄧恩詢問中國共產黨是否像《福布斯》去年報導的那樣強迫字節跳動監視美國記者時, 周受資起初說沒有,然後,當這個問題被重複時,「我沒有」不要認為『間諜』是描述它的正確方式。」 他一直在重複,特別是關於平台技術的細節,這是一種賭注,「我將不得不就此回覆你。」

「TikTok 是中共監視你的武器」「你的平台應該被禁止」

雖然周受資不是中國公民——他在新加坡出生和長大,並就讀於哈佛商學院,在那裡他遇到了他的台灣裔美國妻子,並在 Facebook 找到了實習機會——共和黨委員會成員將他視為他們強硬反擊的合適目標-中國姿態. 「TikTok 是中共監視你的武器,」該委員會主席、來自華盛頓州的共和黨人凱茜·羅傑斯 (Cathy Rodgers) 在開場白中說,並直截了當地補充說,「你的平台應該被禁止。」 俄亥俄州共和黨人鮑勃·拉塔 (Bob Latta) 將周受資在聽證會前的 TikTok 視頻比作中國的宣傳。周受資 否認它通過該平台的秘密內部功能「加熱」獲得了任何人為的推廣。「我有機地走紅了,」他說,打破了他板著臉的表情,聽起來有點對自己很滿意。

該委員會的問題既包括對 TikTok 的具體批評,也包括對一般社交媒體的更多環境抱怨,包括一些關於數字技術最初如何運作的笨拙問題。(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的 51 歲共和黨代表理查德哈德森詢問 TikTok 是否使用家庭 Wi-Fi 網絡;答案是肯定的,就像互聯網上的其他一切一樣。) 2018 年圍繞劍橋分析醜聞,為兩黨團結提供了難得的機會。無論是對中國的敵對,對大科技營利性數字監控的敵對,還是對眼睛緊盯著屏幕的美國兒童健康的過度關注,任何政客都可以找到一些對 TikTok 生氣的理由。來自馬里蘭州的民主黨眾議員約翰·薩班斯 (John Sarbanes) 將青少年描述為「淹沒」在算法中。來自佐治亞州的共和黨眾議員厄爾卡特指出,「我們國家三分之二的年輕人都在使用你的應用程序」,平均每天使用 95 分鐘,他說,「研究表明,TikTok 是最令人上癮的平台。」

我們收集的數據並不比其他任何公司都多

「令人上癮的平台」在提問過程中反復出現。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共和黨眾議員傑伊·奧博諾特 (Jay Obernolte) 於 1990 年創立了一家視頻遊戲工作室,他在技術方面比他的一些同事更有說服力。平台「收集用戶數據,然後使用強大的人工智能工具對人類行為做出異常準確的預測,然後操縱該行為,」他說。他是對的,但這種描述同樣適用於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或 YouTube 使用的算法提要,因為由於國會未能通過新的在線隱私法,數據收集在美國相對不受監管,正如歐盟已經做的那樣。正如周受資指出的那樣,「我們收集的數據並不比其他任何公司都多。」

與此同時,週努力說服委員會成員相信 TikTok 數據可以受到保護,免受中國的影響。TikTok 在世界各地設有辦事處,但它在中國本身並沒有運作,那裡有一個名為抖音的對應應用程序。兩者均由字節跳動所有,字節跳動是一家以中國共產黨員為董事會成員並將中國政府視為利益相關者的中國公司。週一再拒絕透露 TikTok 是否是一家中國公司,或者它的許多高管是否是中共黨員。他也沒有提出令人信服的理由,證明該平台保持獨立於字節跳動,目前與字節跳動共享源代碼、客戶數據和法律代表。周說,TikTok 是一項「全球協作成果」,其中包括中國工程師的貢獻。他對中共問題的主要反駁 對 ByteDance 或 TikTok 的影響不是否認這一說法,而是強調德克薩斯州項目,這是 TikTok 開始的一項努力,耗資約 1.5 億美元,將所有數據從美國用戶轉移到美國本土,由美國甲骨文公司。(甲骨文現在擁有 TikTok 本身的股份。)該項目似乎並沒有讓任何人放心,該公司可以保證不受中國干涉。

把 TikTok 當作所有社交媒體罪惡的替罪羊

毫無疑問,聽證會期間流露出對 TikTok 的積極情緒。紐約州民主黨眾議員 Yvette Clarke 確實指出該平台是「黑人創作者」的家園,但隨後又表示,TikTok 在結構上未能為他們提供「歸因和補償」。周受資 陳詞濫調地講述了該平台如何實現自我表達和教育體驗,包括本月早些時候推出的僅限stem的內容頻道,時間恰好安排在聽證會之前,以展示 tiktok 的積極社會貢獻。但這位 CEO 幾乎沒有說什麼來捍衛TikTok 的價值。該平台的用戶本可以提出更好的理由。在《新聞周刊》中,TikTok 的創始人艾比·理查茲 (Abbie Richards)最近爭論道將該平台作為數字社區言論自由和行動主義的論壇。禁止該應用程序將意味著「在這十年的後五年中穩步建立的溝通渠道將不復存在,讓我們國家一些最邊緣化的人突然陷入黑暗,」她寫道。

據報導,拜登政府要求字節跳動將 TikTok 出售給一家美國公司,中國政府表示將阻止此舉。如果發生這樣的剝離,它將緩解安全問題,同時將應用程序保留為數字論壇,並維持使用提要進行營銷的 TikTok 創作者和小企業的生計。但這並不能解決委員會成員的大部分抱怨,他們似乎經常把 TikTok 當作所有社交媒體罪惡的替罪羊。周受資反復聲明 TikTok 的功能與任何其他社交網絡一樣,在某種程度上是正確的。禁止它不會消除令人上癮的算法提要,改善數據監控,防止危險的「挑戰」模因傷害兒童,或者解決猖獗的虛假信息問題——就像禁止麥當勞會解決垃圾食品一樣。隨著 TikTok 用戶遷移,這些問題只會在其他平台上加劇。畢竟,其他平台已經爭相採用 TikTok 的許多創新。

周受資的狹隘回答未能傳達出 TikTok 作為社交網絡的優勢,或者更簡單地說,未能傳達出它如何贏得數百萬美國用戶的強烈忠誠度。例如,許多對聽證會幾乎實時做出反應的 TikTok 視頻展示了他們的奉獻精神。一段視頻突出了卡特代表的特別激烈的提問,標題為「他們會做任何事情讓他們看起來很糟糕」,並獲得了超過 60 萬個贊。視頻上的一條評論總結了平台上的情緒:「不敢相信我們付錢給這些人來代表我們。」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