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9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18 日
spot_img

【柳子厚專欄】抗肥胖藥物已知的副作用

文 / 柳子厚 索馬魯肽和替澤帕肽等新藥徹底改變了肥胖的治療方法。在臨...

【曾子固專欄】校園監控:師生譴責建築物中的感測器

文/ 曾子固 這個世界已經是「楚門的世界」到處都是攝像頭。令人有些詫異...

【鄭春鴻專欄】長壽與快樂 

人生不期老,華髮誰能避?當朋友開始恭維你看上去很年輕時,可以確信你就正在...

【山巨源專欄】母親節如何成為其創始人最糟糕的噩夢

我們在五月的第二個星期日慶祝的母親節之所以存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一個名...
-Advertisement-spot_img

【蔡先靖專欄】美國學校也有「禁書」?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紐約客》(New Yorker)一篇<為什麼佛羅里達州的一些學校要從他們的圖書館中刪除書籍?>(Why Some Florida Schools Are Removing Books from Their Libraries)報導,佛羅里達州的一些學校把某些書從他們的圖書館裡拿走?一位家長說:「如果我沒有經歷過這種情況,我不會相信它正在發生。」不只這位家長,相信你一定也會不可思議,美國這種自詡高度言論自由的國家,學校的圖書館也會有這種「審查」圖書的現象。

文 / 蔡先靖 綜合報導

作者在文章中說,1月下旬,在綠地松樹小學,孩子們參加了一個名為 「慶祝識字周,佛羅里達!」的年度活動的聚會。有一個逃生室和食品卡車。30多歲的企業家布萊恩-科維來接他上二年級的女兒和上五年級的兒子。他的孩子看起來很困惑。「你聽說今天在學校發生了什麼嗎?」他的女兒問。「他們把所有的書都從教室裡拿走了。」科維問哪些書。「所有的書,」她說。科維的兒子正在讀《衡量》,這是一個關於從臺灣移民到美國的成長故事。從預先選定的書單中閱讀的學生,包括這本書,會得到一個冰淇淋派對的獎勵。科維說:「他們甚至拿走了那本書。」

科維走進學校的教室,想看看他的孩子們在談論什麼,結果發現書架上用紙遮住了書。(他還去了當地另一所學校,後來將一段視頻上傳到Twitter,顯示其書架是光禿禿的)。「這以前從未成為一個問題,」科維告訴我,他在包括傑克遜維爾在內的杜瓦爾縣的同一個公立學校系統中長大。「但我在學校時讀過關於這種事情的後果的書。」 他想到了《華氏451》和《1984》,他說。他補充說,他的孩子們似乎對什麼會使一本書不適合在學校閱讀感到困惑。”他告訴我:「我唯一能讓他們理解的方法是問,如果圖書館或教室裡的書中有很多F字,會怎麼樣?」我兒子說,我們會把它帶到老師或圖書管理員那裡。科維想不出在他們的圖書館裡有什麼書是他要瞞著他們的。(杜瓦爾縣公立學校的通訊官員堅持認為,一些被批准的書籍仍然可以提供給學生,包括科維的兒子正在閱讀的名單上的書籍)。

在更南邊的海灣地區的馬納提縣,Nicole Harlow最近開始看到當地社交媒體上關於教師不得不移除或遮蓋教室圖書館的帖子。哈洛是一位四十出頭的獸醫護士,她有三個孩子在縣裡的學校讀書。她最小的兩個孩子在特許學校;到目前為止,那裡的圖書館似乎基本上沒有受到影響。但她最大的孩子艾瑪是帕裡什社區高中的十年級學生,那裡的書櫃上貼滿了標語:「書籍不供學生使用!」

哈洛指給我看一個名為 「馬納提社區愛國者」的當地團體的網站。該網站在「尋找醒目的巴斯特 」的標題下發出了行動呼籲。該呼籲的部分內容是:「無論你是納稅人、父母、祖父母還是社區成員,這種瘋狂的詭計所試圖建立的社會不過是對兒童的精神虐待,最終將導致身體虐待!」 它通知未來的 「覺醒者」,「我們可能正在刪除書籍,審查課程,並向行政人員和學校董事會提出我們的理由,但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我們必須繼續參與並保持警惕!」 哈洛認為,該團體的成員可能向學校施壓,要求其刪除書籍。(該組織沒有回復要求評論的電子郵件)。

「他們似乎反對代表所有孩子的書籍,」哈洛說,指的是該州保守的政府官員和宣傳團體。她指出,在以前的清理中,有兩本書被質疑或從高中圖書館中撤出–根據2022年美國筆會的報告,佛羅里達州的禁書數量在美國排名第二,僅次於德克薩斯州–這兩本書是《The 57 Bus》,這是一本非虛構的Y.A.書,講述一個變性少年的裙子被另一個少年點燃,以及《The Hate U Give》,這是一個流行的虛構故事,講述一個年輕黑人男子被白人員警槍殺的後果。哈洛說:「他們所抽出的書使他們的政治議程如此清晰。對不起,但這完全是胡說八道。」

哈洛讓她的女兒艾瑪聽電話。「我很害怕他們會把我的一本歷史書拿走,」艾瑪說。「我們的老師最近一直在教那些本應在今年晚些時候,更接近高考的東西,比如奴隸制和,比如美國原住民。」 她繼續說:「感覺她在向我們催促,就像她害怕這些東西會被拿走,她希望我們在他們之前瞭解這些東西。這就像,如果這些東西不被教導,那麼我們最終就會忘記。」她補充說:「想想都有點可怕。」

馬納提縣學校的發言人給我發了一份聲明。「關於學校媒體中心或教室的書籍,馬納提縣學區遵守佛羅里達州的所有適用法律和法規,並遵守佛羅里達州教育部的指導。」杜瓦爾縣的地區通訊官員向我提供了一份1月23日的聲明,其中指出,佛羅里達州教育部「已培訓所有佛羅里達州學區在確定一本書是否適合學生的發展時謹慎行事」,杜瓦爾學校正在努力 「確保遵守所有關於通過學校媒體中心和教室圖書館向兒童提供書籍和材料的最新立法」。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