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9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18 日
spot_img

【洪存正專欄】卵子冷凍的女性10年內增加33倍

斯泰西科利諾BYSTACEY COLINO發表在《國家地理雜誌》上<...

【蘇明允專欄】美國在亞洲的機會之窗

文 / 蘇明允 前此,美國總統喬·拜登將在大衛營接待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

【劉伯倫專欄】中國第一個使用衛星監測保護自然

中國政府是第一個使用衛星監測預留保護土地以確保其免受非法開發的國家。科學...

【向子期專欄】政客不懂科學

針對英國政府應對危機的公開調查顯示,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間,政...
-Advertisement-spot_img

第一次提審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李承恩
(中國大陸在臺政治難民)

2016年10月6日或者7日,看守所,我被拘留的第一次提審。
進入提審室剛坐下,兩位警官就給了我一份《犯罪嫌疑人權利義務告知書》,他們就開始設置電腦,攝影機,支架等設備,期間還不忘跟我閒聊。「閒聊」是他們的辦案方式,讓審訊對象放鬆警惕。之後就開始正式筆錄。

剛開始,年輕一點的警官一邊問我基本情況,一邊錄入電腦;之後的具體問題我已經記不清楚了,我大概的回答也是「不清楚」、「你知道」、「忘記了」之類的答案。幾個問題後,年輕的警官停下來看看站在一旁年長的警官,年長的警官指導他修改了一些內容後繼續對我問話,我以同樣的方式回答。這時年長的警官提示他怎麼記錄。我提出抗議,要求按我的回答如實記錄。兩位警官沒有理會我的要求,繼續錄入他們的答案。

問話繼續。不過,我要求以書面方式回答問話。

年長一點的警官拒絕我的要求,在我重複要求下,年長的警官問我「你是不是拒絕回答?」
我沒有進入他的圈套。我強調,根據「權利義務告知書」我有權以書面方式回答訊問。這時到我給他放線。

之後的三四個問題我都同樣的回答,強調要以書面方式提供證詞,同時提醒兩位警官現場有攝影機記錄,又有看守所的監控,對他們的違法行為我將向駐所檢察官控告。這是我給他們下的誘餌。
最後,年輕一點的警官才給了我紙和筆。

我拿到紙和筆的第一時間就開始寫《迴避申請》,同時要求兩位警官出示證件,好記錄他們的姓名和警號,兩位警官再一次拒絕我的請求。他們上鉤了「由於辦案民警在訊問過程中沒有如實記錄本人的證詞,有拒絕提供紙和筆使本人無法以書面形式提供證詞,其行為違反辦案程序,影響到案件的公平公正。又由於辦案民警拒絕出示證件,使本人無法投訴控告其違法行為,因此對其申請迴避。」我收線了。

寫完以上文字後我向兩位警官宣讀。又再次問「你們是不是依然拒絕出示證件?」

這時,年長的警官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我把視線轉向年輕的警官,說「亮證執法是對警察的最基本要求,麻煩你出示一下證件,好確認你沒有違反警察法」。他看看年長的前輩,前輩沒有說話,甚至沒有眼神接觸,於是他出示了自己的證件。好像姓周還是什麼,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分化了他們。
這時,我在《迴避申請》上簽名,寫上日期,遞過去鐵欄對面的給年輕的警官。他看過後轉交給他的前輩,年長的警官用氣得發抖的手接過那份申請,說:「我駁回你的申請」或者是「我不接受你的申請」,我已經不記得了。

我說:「這位警官,你懂不懂法?你對《迴避申請》沒權作出任何決定!只有縣級以上公安機關有權作出決定。不懂的話我給你時間出去查相關法律」。

說完這話,老警官的臉色更加難看,瞪大眼睛用那灼熱的眼光怒視著我,卻沒有說出一個字來。年輕的警官看到這個狀況,把他拉出審訊室,在外面說著什麼。幾分鐘後回來草草結束了這次提審。

大概是在四五天後,我收到城區公安局的一份《決定書》,駁回了我的迴避申請。而那位年長的警官再也沒有出現過在我的案件裡面。後來才知道,他當時是這個案件的主辦人。

類似的《迴避申請》我在不同法院面對不同法官也用過幾次,法官們大部分是在我的提醒下才知道怎麼處理《迴避申請》的。

以上是我第一次在看守所被提審訊的經歷。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編輯中心
編輯中心https://vigormedia.tw/
銳傳媒 編輯中心 https://vigormedia.tw/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