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8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1 日
spot_img

【洪存正專欄】新冠導致兒童青少年1型糖尿病激增

文 / 洪存正 一項針對 38,000 多名年輕人的研究證實了研究人員...

【蘇明允專欄】酒精殺死的女性越來越多

文 / 蘇明允 「與硬性毒品不同,酒精通常被認為是一種危險性較小的緩解...

南檢重啟陳宗彥涉貪案,原來真正超越藍綠的是R...

文 / 童文薰 律師 我們來看陳宗彥的案子,到現在為止,好像還沒有...

【歐陽永叔專欄】新的便宜的減肥藥丸即將問世

塔拉·海勒TARA HAELLE發表在最新一期《國家地理雜誌》(Nati...
-Advertisement-spot_img

【柳子厚專欄】烏克蘭作家阿梅麗娜在俄羅斯襲擊後去世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 / 柳子厚 綜合報導

6月27日,烏克蘭小說家維多利亞·阿梅麗娜因俄羅斯導彈襲擊頓涅茨克州東部城市克拉馬托爾斯克而受傷身亡,年僅37歲。

埃德·納沃特卡(Ed Nawotka)在報導中說,襲擊發生時,阿梅麗娜正在一家餐廳與來自哥倫比亞的作家赫克托·阿巴德和卡塔琳娜·戈麥斯一起用餐,兩人也受傷了。三人一直活躍於戰爭報導和和平活動家。包括阿梅麗娜在內的13人在襲擊中死亡,另有60人受傷。

據《PW》報導,三人在參加完烏克蘭主要文學節基輔圖書阿森納之後訪問了克拉馬托爾斯克。這三位作家都積極參與和平倡導工作。從戰爭一開始,阿梅麗娜就與真理獵犬組織和公民自由中心等烏克蘭非政府組織合作,作為俄羅斯在烏克蘭東部、南部和北部解放區犯下的戰爭罪行的實地調查員。在伊齊烏姆附近的卡皮托利夫卡調查期間,她發現了被俄羅斯人殺害的作家弗拉基米爾·瓦庫連科的日記。她在完成一部正在進行的作品之前被殺,這本非小說類書籍名為《觀察女性觀察戰爭:戰爭與正義日記》。

阿梅麗娜是小說《多姆的夢幻王國》和《墮落綜合症》以及多本詩集的作者。她因其散文獲得約瑟夫·康拉德文學獎,並入圍歐盟文學獎和聯合國婦女藝術獎的決賽。她也是紐約文學節的創始人,該節在烏克蘭巴赫穆特地區一個叫紐約的村莊舉行。她的作品節選已由阿羅史密斯出版社出版英文版。她預計今年夏天晚些時候將在哥倫比亞大學巴黎分校擔任駐校作家。

5月,阿梅麗娜出席在挪威利勒哈默爾舉行的世界表達論壇舉行的伏爾泰獎頒獎典禮,代表上述兒童作家、詩人瓦庫連科接受國際出版商協會頒發的IPA伏爾泰獎特別獎。隨後,她將來自挪威的特別獎送給了位於烏克蘭卡皮托利夫卡的瓦庫連科的父母。

阿梅麗娜在演講中說道:「我是一名烏克蘭作家,代表我的同事弗拉基米爾·瓦庫連科發言,與我不同的是,他在俄羅斯帝國再次試圖抹去烏克蘭身份的嘗試中沒能倖存下來。」 「烏克蘭文學界對這個獎項表示感謝。這個獎項是獨特的、有意義的,並且讓我們感動,部分原因是像瓦庫連科這樣在烏克蘭歷史上被謀殺的數百名烏克蘭作家中沒有人獲得過這樣的國際獎項死後。我確信弗拉基米爾·瓦庫倫科也願意將這個獎項獻給他們。」

格魯吉亞出版商、IPA 副總裁 Gvantsa Jobava 在阿梅麗娜的演講中與她在一起。「我在挪威遇到了烏克蘭作家和活動家維多利亞·阿梅麗娜,」喬巴瓦寫道。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有關了解新聞的帖子。「我們一起度過了一個非常美好的夜晚,我們談論了一切,關於格魯吉亞和烏克蘭,關於戰爭、勝利與和平,關於生與死,關於她在戰爭期間的激進主義。我們成為了朋友,她對我變得非常親愛。我們最近在基輔的圖書阿森納節上再次見面。我很高興再次見到她,她無處不在,參加不同的活動和小組討論。[…]她不僅關心烏克蘭周圍的一切,而且關心烏克蘭周圍的一切格魯吉亞也是。然後她擁抱了我就離開了。這些天我們都希望奇蹟會發生,但它沒有。[…]現在我意識到,通過去烏克蘭,我有機會擁抱這個才華橫溢的人,勇敢、親愛的女人最後一次。我的心徹底碎了。」

此外,阿梅麗娜上個月在版權審查中心的內容速度播客中與克里斯托弗·肯尼利進行了交談。「當我們五月接受有關伏爾泰獎的採訪時,我對維多利亞·阿梅麗娜安靜的勇氣和堅定的決心感到敬畏,」肯尼利說。「正如全世界在網上表達的同情和悲傷所表明的那樣,她在很多方面都令人印象深刻:小說家和詩人;人權活動家;烏克蘭愛國者。」

「我百分之九十的朋友都是作家、藝術家和活動家,」阿梅麗娜在接受採訪時說。阿梅麗娜指出,他們是俄羅斯軍隊的目標,俄羅斯軍隊正在積極試圖摧毀烏克蘭文化,她說:「這是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情。」 阿梅麗娜接著說,雖然她是一名人權活動家,但她希望世界了解為什麼這個國家的鬥爭如此激烈。「我們不能有任何妥協。我們既不能放棄頓涅茨克、盧甘斯克,也不能放棄克里米亞,因為我們知道佔領期間那裡正在發生什麼。佔領比戰爭更糟糕。這就是像弗拉基米爾·瓦庫倫科這樣的人變得更加糟糕的地方。無助、被折磨和被處決。對我來說,讓世界聽到我們的聲音並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