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6.9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21 日
spot_img

【阮仲容專欄】long-COVID腦霧和睡眠障礙啟...

文 / 阮仲容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宣布,將啟動首次試驗,測...

新北「工廠環保法令判釋智慧系統」上線 工廠登記或變...

蔡昀臻/台北報導 新北市轄內營運中工廠家數約1萬9,000家,占全國工...

【王半山專欄】新冠關注政治鬆手,將造成診斷治療的不...

瑪麗安.娜倫哈羅(Mariana Lenharo )在《自然》期刊上發表...

全國首次法國生活節在高雄 陳其邁邀民眾感受法國自由...

  記者邵敏/高雄報導 全台首次「法國生活節」在高雄!6/...
-Advertisement-spot_img

【包特金專欄】為什麼科技巨頭要裁員數十萬?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約翰·卡西迪John Cassidy在《紐約客》發表<對這種經濟感到困惑是可以的>(It’s O.K. to Be Confused About This Economy>說:「即使是專家也不知道通貨膨脹和就業將走向何方。」(Even the experts don’t really know where inflation and jobs are headed.) 通貨膨脹正在穩步下降,是嗎?如果整體就業增長強勁,為什麼科技巨頭要裁員數十萬?經濟是走向「軟著陸」而非「硬著陸」,還是「不著陸」或「滾動衰退」?如果最新的經濟新聞讓您不確定經濟的真實狀況,那麼您並不孤單。

文 / 包特金 綜合報導

從衰退到軟著陸到強勁增長

全國商業經濟協會發布了最新調查四十八名專業預報員,結果無處不在。儘管預測中值顯示經通脹調整後的國內生產總值(衡量經濟產出的最廣泛指標)從 2022 年第四季度到 2023 年第四季度勉強實現 0.3% 的溫和擴張,但預測範圍為負 1.3% %——顯著下滑——至正值 1.9%,這將代表相對健康的增長率。此外,這並不是預測者唯一不同意的事情。通脹、勞動力市場指標和利率的估計「都廣泛傳播,可能反映了對經濟命運的各種看法——從衰退到軟著陸到強勁增長,」該協會主席朱莉婭·科羅納多 (Julia Coronado), MacroPolicy Perspectives 說。

美聯儲加息的幅度越大,越有可能以全面衰退告終

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在紐約舉辦的貨幣政策會議上也體現了經濟學家之間的分歧意見。包括前美聯儲理事弗雷德里克米甚金在內的一群來自學術界和華爾街的經濟學家提交了一份研究論文,對央行能夠帶來通貨膨脹的希望表示懷疑在不引起某種衰退的情況下降至 2% 的目標。在研究了 70 多年前的通貨緊縮時期並對經濟模型進行了模擬之後,經濟學家表示,他們的研究結果表明,「美聯儲將需要進一步大幅收緊政策,以在 2025 年底之前實現其通脹目標。」 幾乎所有經濟學家都至少同意一件事:美聯儲加息的幅度越大,其抗通脹措施就越有可能以全面衰退告終。

巧合的是,芝加哥會議恰逢杰羅姆·鮑威爾 (Jerome Powell)和他在美聯儲的同事密切關注的月度通脹報告的發布:個人消費支出(PCE) 指數。年通脹率在 2022 年下半年穩步下降後,1 月份的最新數據顯示略有上升,達到 5.4%。這一消息加劇了人們對通貨膨脹可能被證明比一些分析師所希望的「更具粘性」的擔憂。但真正的通脹前景如何?

過去三年中,經濟遭受了三大衝擊

隨著月度數據的反復出現,數據修正使情況蒙上陰影,簡短的回答是我們就是不知道。而且,鑑於我們不知道,最明智的做法是讓美聯儲小心行事,等待更多數據,然後再進一步加息。在過去三年中,經濟遭受了三大衝擊:冠狀病毒大流行;烏克蘭戰爭導致的能源價格飆升;最近,美聯儲利率出現了 40 年來的最大漲幅。在這些動盪事件之後,一些長期存在的經濟關係似乎已經破裂也就不足為奇了,這甚至讓專家也感到困惑,並指出謹慎的政策方針是合適的。

幸運的是,美聯儲至少有一些人似乎在沿著這些思路思考,包括菲利普·N·杰斐遜,他是戴維森學院的經濟學家,他於去年 5 月加入了美聯儲理事會,並在周五的芝加哥大學會議上發表了講話。儘管他表示某些類別的通脹仍然「居高不下」,但他也對米甚金等人的論文結論提出質疑,該論文實際上重複了前財政部長勞倫斯薩默斯提出的一些論點。杰斐遜指出,作者的經濟模型「假設,正如所有模型所做的那樣,過去告訴政策制定者他們需要知道什麼。」 然而,他補充說,「當前的通脹動態是由歷史數據中未見的一些特定於大流行的因素推動的。」 換句話說,

提防任何聲稱確切知道經濟發展方向的人

杰斐遜將核心通脹(即不包括波動較大的食品和能源價格的通脹)分解為三個獨立的部分:商品價格,如汽車和電氣設備;服務價格,不包括住房和能源服務,即酒店客房和餐廳用餐以及醫療服務;以及主要由租金組成的住房價格。該圖表清楚地說明了通貨膨脹問題在過去十二個月中是如何變化的。

自 2022 年初以來,商品價格和服務價格(不包括能源和住房服務)大幅下跌。但第三個組成部分——住房服務——已經急劇上升。展望未來,關鍵問題是兩條下行線是否會繼續下跌,以及上行線是否會繼續上漲。如果這些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那麼總體通脹前景是良性的。

明智的是,杰斐遜沒有做出任何堅定的預測。他確實表達了對住房通脹將很快下降的信心——在許多地方,租金正在下降——並將注意力集中在佔經濟很大一部分的其他服務業。服務價格的最大決定因素之一是勞動力成本,鮑威爾最近表示勞動力市場緊張,通過讓工人要求更高的工資,可能會推高服務業的通脹。如果這是真的,它認為,從抗通脹的角度來看,美聯儲應該保持高利率以減少對勞動力的需求。不過,尚不完全清楚鮑威爾是對的。本月早些時候,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發布了一項新的非住房服務部門工資通脹指數,顯示其在 2022 年大幅下降。這對整體通脹來說是一個令人鼓舞的跡象,而不是令人擔憂的跡象。

所有這一切的收穫是什麼?首先,提防任何聲稱確切知道經濟發展方向的人。其次,對鮑威爾、杰斐遜和他們在美聯儲的同事抱有一點同情。另一位發言人是英格蘭銀行前主席默文·金 (Mervyn King)。在分析了通脹激增的源頭以及如何解決之後,金承認,「我不想就我們應該做什麼向任何中央銀行提出建議。」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