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8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1 日
spot_img

【向子期專欄】華盛頓要為以色列使用美國武器的行為負...

美國是以色列軍方最大的支持者,每年向其提供數十億美元的軍事援助。由於這種...

【鄭春鴻專欄】中國傳統養生運動好嗎?

復健科針灸也是必修,我們也是學到一些很初淺的理論,它是講穴位的,我們肌肉...

【蘇和仲專欄】不用擔心成為「作家」,只管寫作!

你是不是手上有一本原稿,沒有一家出版社願意幫你出版呢?讀一讀這篇文章或許...

【鄭春鴻專欄】憂鬱症v.s多愁善感

如果有人要你每天都要吃一顆芭樂、一支香蕉;一條巧克力或一罐啤酒等,不間斷...
-Advertisement-spot_img

【曾子固專欄】為什麼中國不與美國軍方對話?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 / 曾子固

美國和中國在軍事上劍拔驽張,為什麼在態勢上,中國拒絕與美國進行軍事交流,外交軍事專家認為,因為中國認為沈默是一種籌碼。它知道華盛頓對缺乏接觸感到擔憂,並且喜歡美軍感到不安。北京希望華盛頓擔心中國的挑釁性軍事行為,尋求保證,然後不接受。北京希望通過剝奪美國官員的安全和確定性,向他們施壓,減少美國在中國附近海域和空域的軍事足跡。孫云(Yun Sun)發表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上的<為什麼中國不與美國軍方對話> (Why China Won’t Talk With America’s Military)說,「北京將沉默視為槓桿」(Beijing Sees Silence as Leverage)。孫云是史汀生中心高級研究員、東亞項目聯席主任和中國項目主任。她的專長是中國外交政策、美中關係以及中國與周邊國家和獨裁政權的關係。

中國拒絕軍事交流,認為沈默是一種籌碼

今年春天,美國要求中國國防部長李尚福與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舉行會晤。兩人都將參加香格里拉對話——六月份在新加坡舉辦的年度安全會議——美國和中國的國防部長按照慣例會在香格里拉對話中進行交談。鑑於中國在南海和台灣海峽的不安全和挑釁行為日益頻繁和嚴重,今年的聚會對這些官員來說是一個特別重要的直接對話機會。例如,5月底,中國駕駛一架戰鬥機緊鄰美國偵察機。雙方需要一種緩解緊張局勢並建立可以化解危機的機制和方法。

但中國拒絕了美國的要求。中國政府指出,華盛頓曾因2018年中國採購俄羅斯武器系統而對李進行制裁。在這些限制解除之前,李不會與美國官員會面。這個決定令人失望,但並不意外。自2022年8月以來,中國暫停了與美國主要軍事指揮官和國防政策協調員之間的一系列會談。凍結是在時任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訪問後宣布的台灣之行激怒了中國領導人。但這種裂痕持續存在的原因更為深刻。

華盛頓很難重啟軍事對話

孫云指出,儘管中國有侵略鄰國的傾向,但它並不想發動戰爭。但北京似乎並不擔心其邊緣政策此時會激怒對方。中國認為,發生軍事衝突的風險較低,主要是因為美國專注於烏克蘭問題,不願在西太平洋開闢另一條戰線。儘管北京不希望發生實際衝突,但它似乎願意考慮爆發戰爭的可能性。事實上,一些中國決策者認為,軍事危機可以幫助他們制定美國在中國周邊行動時將遵循的基本規則。

北京更願意承擔此類風險,這使得華盛頓很難重啟軍事對話。美國可以試圖通過變得更加好戰來迫使中國軍隊對話——例如,在西太平洋進行更多巡邏或進行更多演習。但此類舉措將使該地區更加不穩定,而且仍可能無法說服中國軍方與美國軍方進行有意義的對話。相反,華盛頓可以屈服於北京的一些要求,以換取更好的溝通渠道,但這將獎勵中國的危險姿態。那麼,目前美國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澄清兩國認為哪些軍事行為是不安全的,努力使關係更加可預測。

利用某些危機來促進中國的利益

中國的軍事政策並非出於無知。與華盛頓一樣,北京知道軍事關係可以緩解緊張局勢並防止衝突爆發。這就是為什麼在美國總統川普執政的最後六個月裡,中國頻繁向美國伸出援手,希望討論危機管理問題。中國人擔心川普會為了連任而對台灣發動戰爭,因此解放軍高級官員多次與美國同行進行交談。事實上,中國非常擔心,解放軍總司令李作成曾兩次與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上將通電話。米利兩次都向李保證美國不會突然發動攻擊。

儘管北京希望防止不必要的危機,但它並不總是認為這種危險情況本質上是糟糕的。中國官員相信他們可以利用某些危機來促進中國的利益。在中國不相信美國會引發激烈衝突之際,它認為邊緣政策是獲得讓步的好方法,包括對美國在中國周邊的軍事活動進行有意義的改變。

阻止對話不知中國的紅線,會讓美國保持警惕

北京有理由認為它可能會得到他們。當中國堅持要求美國取消對國防部長李克強的製裁,作為他與奧斯汀會面的條件時,拜登表示,他的政府正在考慮此事。美國國務院收回了他的評論,北京隨後迅速拒絕了這次會議。

然而,北京的目標並不總是積累更多談判力量。有時,中國官員只是想完全避免軍事關係,而讓美國同行蒙在鼓裡。北京認為,此類對話可以作為一道護欄或安全網,使美國能夠繼續在西太平洋開展軍事活動而不必擔心受到影響。因此,在中國看來,在軍事問題上開放的溝通渠道會積極慫恿華盛頓的行為,讓美國擁有更大的行動自由。相比之下,阻止對話可能會讓美國保持警惕,讓美國官員不知道中國的紅線是什麼,從而讓他們更加謹慎。

中國對風險的厭惡程度不斷減弱令人震驚

最終,為了管理危機和預防衝突,中國認為美國必須停止說話,並開始消除北京認為的緊張根源:華盛頓在西太平洋的存在。正如李克強在香格里拉被問及中國的挑釁行為時所說,「為什麼外國軍艦和戰機總是在中國領海和領空附近盤旋?」

對於美國政策制定者以及其他關心全球安全的人來說,中國對風險的厭惡程度不斷減弱令人震驚。北京可能認為其戰略是低風險、高回報,但如果美國不退縮,結果可能是小衝突和意外升級。例如,中國和美國可能會經歷2001年EP-3事件的更危險版本,當時兩架中國軍用飛機與一架美國間諜飛機在南海相撞。當時,北京和華盛頓關係較好,和平解決了這次空難。但如果今天發生類似事件,兩軍不和,可能會爆發衝突。

接聽熱線電話,將其視為軟弱的表現

北京和華盛頓確實有專門的危機溝通熱線,如果再次發生EP-3事件,美國可能會嘗試使用它。但今年二月,當美國官員在美國領空發現中國間諜氣球後,試圖通過熱線電話聯繫中國官員時,北京方面並未接聽。中國似乎對接聽熱線電話的看法與看待軍方對話的方式相同:將其視為軟弱的表現,並表明它願意緩和緊張局勢,這違背了邊緣政策的全部目的。

中國的政策制定者也已經習慣了懸崖勒馬。事實上,在中國國內,有一種越來越流行的(如果是宿命論的話)觀點,即軍事危機可能是不可避免的,甚至可能是可取的。隨著西太平洋地區的激烈競爭,越來越多的中國戰略家相信,北京和華盛頓需要陷入類似於 1962 年古巴導彈危機的僵局,這一事件可能會將兩國推向戰爭的邊緣。他們可以坐下來談判共存的條款。

中國決策者樂於坐在懸崖邊上

美國根本沒有什麼好的選擇來促使與中國軍方進行對話。但美國決策者仍然可以通過一些方法與中國同行合作,使軍事關係即使不是更加友好,也更加可預測。雙方不應互相批評,而應重點關注具體問題,從而達成更具建設性的理解。如果中美兩國不能就空中和海上軍事遭遇中的「安全」演習達成一致,也許他們至少可以討論並就什麼樣的軍事行為應被定義為「不安全」達成一致。

美國政策制定者應該記住,中國的風險承受能力可能不會永遠保持在如此高的水平。事實上,中國官員最早可能會在明年變得更加謹慎,特別是取決於計劃中的台灣選舉的情況。民意調查顯示,現任副總統賴清德很有可能在選舉中獲勝,這一勝利將開啟民進黨連續第三個任期,北京方面認為民進黨希望正式實現台灣事實上的獨立。賴智的勝利可能會促使中國採取懲罰性軍事行動,這將不可避免地引起美國的回應。在中國尋求控制這場衝突升級並呼籲美國控制台灣之際,

美國退出之前,北京將繼續挑戰極限

然而,在此期間,美國必須明白中國具有更高的風險承受能力。一些溝通渠道仍然開放。7月份,中國駐美國大使謝鋒在五角大樓與美國國防官員進行了一次不同尋常的會面。在拜登11月與習近平會面之前,中國可能會將恢復軍事會談視為為峰會順利舉行鋪平道路的一種方式。然而,所有這些接觸都沒有從根本上改變中國的目標,即限制美國在中國周邊的軍事活動。在美國退出該地區之前,北京將繼續挑戰極限。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