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9.7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5 日
spot_img

【曾子固專欄】劉如熹教授新電池最新進展榮登Chem...

文 / 曾子固 非水電解質之可充電金屬二氧化碳電池最新進展。臺大化學所...

【童文薰論壇報】監督好政府才能真正成為「台灣之光」...

最近大家是不是真的跑到南部去搶蛋,很多朋友真的跑到中南部去,尤其是彰化,...

【禪修心得】認識自我、肯定自我、成長自我、消融自我...

總護果毅法師一開始,就讓我們玩過關斬將的遊戲。 六根接觸六塵,第一...

【洪存正專欄】為什麼這麼多年輕人得了結腸癌?

文 / 洪存正 TARA HAELLE最新發表在《國家地理雜誌》一篇報...
-Advertisement-spot_img

【歐陽永叔專欄】死海古卷揭示了基督教的哪些起源?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 / 歐陽永叔

1946年死海古卷的發現被稱為現代最偉大的手稿發現。在靠近死海的約旦河西岸庫姆蘭地區的 11 個洞穴中,人們在陶罐中發現了約 900 份手稿的約 100,000 塊碎片,這些碎片的年代可追溯至公元前 3 世紀至公元 68 年。大多數學者認為它們是由一個名為艾賽尼派的神秘猶太教派撰寫和抄寫的。讓-皮埃爾·伊斯布茨(JEAN-PIERRE ISBOUTS) 發表在最新一期《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 的<死海古卷揭示了基督教的哪些起源?>(What do the Dead Sea Scrolls reveal about the origins of Christianity?)指出,「死海古卷的發現讓我們得以一睹耶穌時代猶太人的生活。他們對他的教義如何形成提供了哪些見解?」(The discovery of the Dead Sea Scrolls gave us a glimpse into Jewish life at the time of Jesus. What insights do they provide on how his teachings took shape?)

死海古卷是誰寫的?科學也許有答案

這些卷軸包含《舊約》的每一部分(以斯帖記除外)以及宗派手稿,對猶太信仰極其重要。但由於基督教的基礎植根於猶太教,它們也闡明了基督教最早的基礎。或者他們有嗎?其中任何一本都沒有提到耶穌——事實上,大多數都是在耶穌開始傳道之前寫的。那麼死海古捲和早期基督教之間有什麼聯繫呢?

在死海古卷被發現之前,已知最早的希伯來聖經手稿可以追溯到公元 10世紀。當時,“聖經”本身並不存在。相反,有屬於不同猶太教派的鬆散的神聖著作集。

死海古卷表明,在公元前一世紀,這些不同版本的書籍成為希伯來正典的一部分。有些捲軸是《希伯來語聖經》實際書籍的副本,從而保留了《聖經》本身的文本。請記住,在古代,沒有復印機;沒有復印機。這些捲軸是手工精心書寫的。它們驗證了學者們在《聖經》其他版本中翻譯的大部分內容——信息的一致性。

它讓我們深入了解耶穌時代的猶太文化

隨著死海古卷的發現,人們對一世紀以色列的文化和歷史進行了描述,使學者們能夠重建耶穌的世界。在 900 多捲捲軸中,有 700 卷是非聖經著作,揭示了社區規則、軍事組織和戰略以及日常祈禱等內容。例如,他們描述了猶太社區所進行的洗滌儀式,有助於理解早期基督教中出現的洗禮的作用(如施洗者約翰)。

此外,雖然死海古卷提供了對據信對死海古卷負責的特定庫姆蘭社區的深入了解,但它們還描述了更廣泛的古代猶太信仰和實踐。一些學者認為,這些古卷代表了耶路撒冷圖書館的內容,在第一次猶太起義(公元前66-73 年)期間,也就是耶穌出生的幾十年前,羅馬人入侵之前,這些圖書館很快就被隱藏起來,因此反映了許多不同猶太教派的信仰和實踐在猶太歷史上一個高度動蕩的時期。

它們表明耶穌了解希伯來聖經

古代 DNA 為死海古卷的物理起源提供了線索。

耶穌時代的希伯來聖經——如死海古卷所示——是他教義的基礎,特別是它對最基本價值觀的定義:社會責任和對上帝的忠誠。耶穌在八福的結尾處說道:“莫以為我來是要廢除律法和先知。”他指的是他那個時代希伯來聖經的兩個主要部分——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除,而是要成全”(馬太福音5:17)。他補充道:“在一切完成之前,律法中的任何一個字母、一個字母都不會消失。”

在此過程中,他被認可為拉比,一位受過希伯來聖經戒律教育的老師。“當安息日到來時,”福音傳道者馬可說,“他就進了會堂教導人。” 全會眾“都希奇他的教訓,因為他教導他們如同有權柄的,不像文士”(馬可福音1:21-22)。

耶穌能讀希伯來聖經嗎?

如果耶穌精通希伯來聖經,他能讀到希伯來語原文的聖經,就像死海古卷中出現的那樣嗎?到了公元一世紀,加利利已經很少有人還會講希伯來語了。正如福音書告訴我們的那樣,耶穌和他的追隨者說阿拉姆語。福音書還表明,耶穌可以與百夫長或羅馬軍官以及省長本丟彼拉多交談,所有這些人都會說希臘語——當時的軍事和外交語言。當時有一種希伯來聖經的希臘譯本在流通,稱為《七十士譯本》,是從公元前三世紀開始從希伯來語翻譯而來的。

儘管這個想法很有趣,但耶穌更有可能是從阿拉姆語(稱為塔古米姆)的翻譯中學習希伯來聖經的,當時阿拉姆語開始流傳。根據一種傳統,與耶穌同時代的拉比迦瑪列一世下令將《約伯記》翻譯成塔爾古姆語或阿拉姆語。在庫姆蘭的一個洞穴中還發現了一本《約伯記》的塔爾古姆,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世紀。

它們證實了耶穌事工的核心信息

死海古卷中沒有理由提及耶穌,因為它們是由猶太社區的虔誠成員撰寫的。但它們也提供了對第二聖殿時期(公元前 516 年至公元 70 年)更廣泛的猶太信仰和期望的見解,這可以間接闡明猶太信仰和傳統。耶穌學到了知識,這為他的核心信息的各個方面提供了信息。

例如,《死海古卷》揭示了一些猶太群體中盛行的世界末日世界觀,強調相信神聖即將乾預人類事務,以擊敗邪惡勢力並在地球上建立上帝的統治。同樣,耶穌的教導強調神的國度是一個正在進入世界的現實,同時也期待著它在未來隨著神的最終審判而完全實現。這種背景對於理解耶穌關於神國和時代末日的教導非常重要。

他們可能預言耶穌是彌賽亞

福音書中的一個重要主題是彌賽亞的到來——一群人的救世主或解放者——死海古卷也提到了這一點。但庫姆蘭教派和耶穌對彌賽亞角色的信仰不同。庫姆蘭人認為彌賽亞的到來是政權更迭的結果,是善惡之間的衝突——某種政治因素。“他手裡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禾場,……但他要用不滅的火把糠秕燒掉”(路加福音3:17)。

然而,對耶穌來說,彌賽亞的目的是帶領國家走向精神和社會救贖,無論政治環境如何。死海古卷沒有描述任何關注耶穌基督的生、死和復活的事件。大多數是在耶穌開始為虔誠的猶太人傳道之前寫和抄寫的,並且沒有直接提到耶穌。然而,它們為理解耶穌生活的世界以及早期基督教誕生和發展的世界提供了寶貴的歷史背景,包括以色列土地上猶太人的信仰和實踐。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