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政治力介入讓07/16大遊...

政治力介入讓07/16大遊行失焦

Date:

文/王至劭 (台聯政策研究員/工程主管)

二、三十年前,筆者與年經朋友經常到凱達格蘭大道遊行,大多數的主題是和國家發展定位有關,例如「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等。七月十六日由前立委黃國昌和館長陳之漢發起的大遊行,訴求要為「居住正義」和「司法正義」發聲,這是存在已久但持續受到關注的議題,透過遊行表達抗議,是民主社會常態。但因為前台北市長柯文哲、新北市長侯友宜獲邀將參加大遊行,雖然有助於提高聲勢,但也帶來濃濃的政治味。柯、侯是2024已知三位將角逐總統大位的兩人,外界的觀感這不過是一場政治造勢而已,會讓大遊行訴求失焦。這是主辦方必須承擔的風險和代價。

既然政治力涉入,社會也會從政治鬥爭的角度來評量大遊行的規畫,主辦者也會面臨政治性的檢驗,多少扭曲大遊行的公義性與正當性。像最近媒體爆料,說黃國昌名下有二十三筆房地產、畸零地,有的畸零地還位於保護區,違反土地管制使用規則;設柵欄違規作爲收費停車場,沒有申請停車場營業證,沒有繳納稅金等等。這就是政治面的檢驗,因為大遊行聚焦大咖政治人物,而非以居住、司法受害者為主體,社會用放大鏡檢查主辦者動機,再正常不過。

館長陳之漢也被爆料,說他擁有七間健身房。侯友宜的家屬也大筆房產出租,每月收入可觀。郭台銘富可敵國,如何運用個人經驗,幫助振興經濟,讓年輕人收入增加,更實在吧!不是說有錢就不能抗議,但至少要找一些具有代表性人物、一些無殼蝸牛、真正的司法受害者上街,訴求更有力,正當性更強。

台灣司法為人詬病「有錢判生,無錢判死」,雖說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但以筆者個人的了解,司法官確有一定的比例拿錢辦事,影響判決。因此,在台灣無權無勢又不懂法律的受害者相當多。

舉個例子,蕭明岳是房屋仲介,二0二一年二十七歲時,莫名其妙捲入煙毒案,被判無期徒刑。該案另外幾個人如果外面串通好,共同舉證一個為首者,大家就會從輕發落。後來五個人其中三個都翻供了,法官卻不願意承認自己原本的錯誤,就讓蕭明岳一直關下去,這就是司法制度的漏洞。

本案「從犯」之一的宋雲仙,是筆者在某高中任教時的學生,算相當熟稔。他接受媒體採訪,公開承認當時為了減刑,串供誣陷蕭明岳,以及後來翻供的過程,網路上YouTube隨時查得到。

希望有社會影響力,有頭有臉的公眾人物,不只為抗議執政者而抗議,能想想好的社會政策,從政策面來改革社會。台灣雖然空房很多,無房者也很多,希望抗議者要多提出好的主張,例如空屋要課空屋稅,逼使擁有許多空屋的建商廉價釋出。
關於房價高漲必須整體思考:建築工地泥作、綁鐵、水電等等較辛苦,很多年輕人根本不學,找不到工人。建議政府積極成立各種訓練班,將人力確實導入建築業,房價就不會一直飆升。營造業使用外籍移工今年八月份終於開始有限開放,事實上,在某些領域適度開放外籍人員,除了充實人力之外,還會刺激本國人,進而加強競爭、進步的效果。

司法改革的議題,司法官的選拔、考績、升遷必須獨立,還要有任期制,不是在司法院內黑箱作業,這是獨立辦案的基礎。而且人民的司法教育要全面提升!

主辦者如能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要求政府確實執行並加以監督,才更有意義。如果出於政黨競爭的動機,打著正義的招牌,吸引一些青年人上街抗議,不只沒有意義,而且是與訴求相反的假正義。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專欄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