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8 C
Taiwan
2024 年 4 月 13 日
spot_img

【洪存正專欄】為什麼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在裝模作樣?

《紐約客》(New Yorker) 萊斯利賈米森(Leslie Jami...

【論壇 / 文創 】古蹟要甦醒、要活化

談談一個時空交錯的美麗與哀愁——活化古蹟的議題。在街道一隅,一棟破舊建築...

揭開印度的真面目

文 / 黑卒子 幾十年來,這一直是一種儀式。每當美國政策制定者訪問...

【歐陽永叔專欄】不要神化了人工智能!

杰倫·拉尼爾(Jaron Lanier)在《紐約客》(New Yorke...
-Advertisement-spot_img

【歐陽永叔專欄】政客不分東西,都不是東西(下)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歷史,除了可鑑古今之外;很明顯地,歷史也是政客用來作為權力鬥爭的消費品。台灣歷經政黨輪替,看似已經走在民主得軌道,但是一直到眼前的選舉,我們仍然看到兩黨還在各捧神主牌,收割那些革命先賢的餘蔭;消費可歌可泣的故事,來奪取血腥的政權。我們從安德烈·科列斯尼科夫(Andrei Kolesnikov)所寫的<反俄陰謀>(The Plot Against Russia) 詳細地分析「普丁如何復興斯大林主義的反美主義來為一場拙劣的戰爭辯護」(How Putin Revived Stalinist Anti-Americanism to Justify a Botched War),可以看到政客不分東西,都不是「東西」…….

/ 歐陽永叔 綜合報導

俄羅斯人反對西方的歷史觀念一直存在

克格勃鼓吹這樣的想法,即美國有一個秘密的陰謀要摧毀蘇聯。儘管蘇聯政府在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 (Mikhail Gorbachev) 時代與美國靠得更近了,但極端反美主義的壓力繼續在蘇聯和後蘇聯國家的某些角落滋長。例如,在 1990 年代,前克格勃高級官員菲利普·博布科夫 (Filip Bobkov) 聲稱,蘇聯的解體是美國在「雅科夫列夫集團」的幫助下策劃的——這次的雅科夫列夫是亞歷山大,改革的建築師和戈爾巴喬夫的得力助手。這些陰謀論一直存在於俄羅斯的民族主義邊緣,未曾改變,包括在俄羅斯移民哲學家伊万伊林(Ivan Ilyin,1883-1954 年)的著作中,他提出的全球「幕後世界」或光照派的概念在當時流行起來克里姆林宮。(不過,這些哲學家對普丁的影響,不應該被誇大:他可能在兩個場合引用過伊林的話;他曾經提到過俄羅斯經典哲學家尼古拉·別爾佳耶夫 (Nikolai Berdyaev),儘管他對他的了解可能並不比勃列日涅夫對馬克思的了解更多。本質上,他只是在表明,俄羅斯人反對西方的歷史觀念一直存在。)

斯大林時代後期提出的文宣,有時甚至是兒歌

普丁不斷重複的克里姆林宮關於危險的西方和俄羅斯反對西方的所有論點,都是很久以前在斯大林時代後期提出的,有時甚至是詩歌。1951 年,《真理報》發表了兒童詩人謝爾蓋·米哈爾科夫 (Sergei Mikhalkov) 的詩作《論蘇聯原子》,米哈爾科夫還為蘇聯國歌和俄羅斯國歌作詞。粗略地翻譯一下,它是這樣的:「會有炸彈!/ 有炸彈!/ 你應該考慮到這一點!/但這不在我們的計劃中/征服其他國家。」 這些台詞可以直接從普丁的一次演講中提取出來。

然後是將俄羅斯的美國敵人描繪成愚蠢的做法。實際上,信息是,「我們的對手可能很狡猾,但我們可以看穿他們。」 在斯大林晚年,共產黨領導層宣傳美國人拿著相機在莫斯科漫遊,用糖果賄賂孩子,讓他們看起來很悲傷,以表達蘇聯生活的沮喪。「看,阿里克在哭/他們會為美國拍攝他!」 50 年代兒童詩人阿格尼亞·巴托 (Agniya Barto) 開玩笑說。同樣,普丁和俄羅斯前總統兼安理會副主席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現在習慣於在演講中將西方敵人稱為「白痴」和「笨蛋」,以此來羞辱他們。隨之而來的是普丁對 LGBTQ 話題和關於西方人的下流笑話越來越著迷。

在消費領域的落後,必須在太空競賽中領先

儘管官方的俄羅斯經常反美,但它也長期痴迷於美國的經濟實力,甚至是美國的商品和食品。1960 年代赫魯曉夫時代的主要口號之一是在人均肉類、牛奶和黃油產量方面趕上並超越美國。普丁上台後,追趕發展的想法幾乎不存在。從某種意義上說,「美國優先」實際上是普丁的口號之一:從美國和西方的角度來看一切。與眾不同意味著不像西方人,也不像他們那樣生活。更準確地說,是在依靠自身力量,堅持主權和「原創性」,實行進口替代的同時取得類似的成功。換句話說,這種模式可以追溯到最早的蘇聯時代。20、30年代斯大林工業化進程中,蘇聯出現了美國的「資產階級專家」。蘇聯作家瓦倫丁·卡塔耶夫 (Valentin Kataev) 對它們的描述有些諷刺,但事實是,如果沒有美國技術,工業突破就不可能實現。當美國於 1959 年在莫斯科舉辦美國國家展覽時——這一活動吸引了超過 200 萬蘇聯公眾,他們品嚐了百事可樂並第一次看到了美國的洗衣機——尼基塔·赫魯曉夫和理查德·尼克松他們在展會現場進行了著名的「廚房辯論」,討論了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相對優點。當時,蘇聯領導層明顯感覺到自己在消費領域的落後。這也是蘇聯必須在太空競賽中領先的原因:擺脫追趕矩陣。

對普丁來說,一切都是從美國和西方的角度來看的

《美國》,一本由美國國務院出版的關於美國人生活的俄語雜誌,是一個令人垂涎的商品,儘管不如牛仔褲、口香糖和軟飲料。具有特色的是,該雜誌在 1948 年被禁,當時斯大林反美主義如火如荼,並在 1950 年代赫魯曉夫的反斯大林主義解凍期間再次發行。70年代初,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欣然接受了美國汽車工業的原型車作為美國人的禮物,增添了緩和的氣氛。當聯盟號和阿波羅任務於 1975 年 7 月聯合在太空停靠時,莫斯科以「真正的弗吉尼亞煙草」的形式在以這一歷史事件命名的香煙中出現作為紀念:不是祖國令人窒息的煙霧,而是芬芳的香氣另一個世界。到了蘇聯的暮年,

對普丁來說,一切都是從美國和西方的角度來看的。即使在後蘇聯時代,俄羅斯對美國模式的迷戀和普丁關於美國強加的單極世界的言論也造成了一種不可避免的對「他們」的依賴感。俄羅斯焦點小組的受訪者有時會說,俄羅斯 1993 年的憲法是在華盛頓制定的,普丁對其進行的修正案是使該國真正擁有主權所必需的。然而,與此同時,人們明白美國一直是一個經濟強國,俄羅斯可以從中學到很多東西,以達到同樣的生活水平。俄羅斯的優勢和劣勢再一次同時表現在莫斯科對其美國對手的矛盾態度上。

儘管如此,直到普丁於 2012 年重返總統職位並且俄羅斯吞併了克里米亞2014年,俄羅斯人對美國的情結還沒有那麼明顯。從 2000 年開始執政的最初幾年,普丁仍在適應西方,並擔心揮霍其前任鮑里斯·葉利欽 (Boris Yeltsin) 的遺產。他並不認為俄羅斯是西方主導的世界秩序中的潮流引領者。然而,普丁在 2007 年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的講話中表達的對西方的公開敵意,標誌著與美國關係惡化的開始——在梅德韋傑夫的四年總統任期內,由於試圖「重置」而僅略有延遲。到 2014 年,莫斯科對俄羅斯自豪感的新強調和重新喚醒的大國抱負帶回了對美國的所有舊疑慮,激起了準愛國主義的歇斯底里。但自去年「專項行動」開始以來,最強烈的表現已經浮出水面。

此後,俄羅斯對美國的態度急劇惡化。2022 年 2 月,31% 的俄羅斯人對美國持積極態度。一年後,根據俄羅斯獨立民意研究機構列瓦達中心的數據,只有 14% 的受訪者對美國持正面看法,73% 的受訪者持負面態度。對歐洲的積極態度的下降緊隨其後:2023 年 2 月,只有 18% 的受訪俄羅斯人對歐盟國家持積極態度,而沒有這種態度的比例為 69%。當與陰謀論和普丁自身日益孤立的情況相結合時,俄羅斯對美國的迷戀已成為軍國主義的有力良方。

普丁擁護陰謀反美主義尤其危險,因為他的政權越來越無視舊的紅線。至少在冷戰期間,雙方都認為相互造成損害的後果是不可接受的。普丁的問題——事實上,現在整個世界的問題——是俄羅斯政府缺乏自 1960 年代後期以來一直導致與西方緩和的一種本能:談判的意願。相反,普丁暫停了在核不擴散方面的合作,以幼稚的輕率討論了核打擊的可能性,表達了青少年的不滿,並表現出不願保持哪怕是最低限度的對話。所有這些行為都不利地將普丁的反美主義與其已故蘇聯前任的反美主義區分開來。

一個執著於自己使命的獨裁者

「我們今天所知道的蘇維埃政權的政治個性,」凱南在 1950 年寫道,「是意識形態和環境的產物。」 如果看看今天俄羅斯行為的根源,情況就是一個執著於自己使命的獨裁者。在意識形態上,俄羅斯新的外交政策概念指的是該國「作為一個原始國家文明的特殊地位,一個巨大的歐亞和歐洲太平洋大國」——一個值得注意的新名詞。這一概念進一步引用了俄羅斯在鞏固「構成俄羅斯世界文化和文明共同體的俄羅斯人民和其他民族」方面的作用——一個沒有明確邊界的地理空間。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 (Vladimir Nabokov) 的「對話片,1945 年」(Conversation Piece, 1945) 敏銳地描述了這種在俄羅斯歷史發展的各個階段重新出現的意識形態的折衷主義本質,這是一個短篇小說,一位移居美國的前白軍上校宣稱,「偉大的俄羅斯人民覺醒了,我的國家又是一個偉大的國家。」 他繼續說道:「我們 [已經] 擁有三位偉大的領導人。我們有伊萬,他的敵人稱他為可怕的,然後我們有彼得大帝,現在我們有約瑟夫斯大林。……今天,從俄羅斯說出的每一句話中,我都感受到了力量,感受到了古老的俄羅斯母親的輝煌。她又是一個士兵、宗教和真正的斯拉夫人的國家。

俄羅斯偉大和力量的喪失

普丁在 5 月 9 日的勝利日講話中說,俄羅斯的敵人以其優越意識形態而著稱。有趣的是,他幾乎用盡了所有可以談論他的東西——他在演講中所說的「過分的野心、傲慢和縱容」——並將其置於他的對手的門口。這就是俄羅斯反美主義的深層目的:把你們自己策劃的一切,你們策劃的所有那些不道德的計劃,都歸咎於美國。

但這種復活的意識形態也反映了兩極冷戰秩序的消失以及隨之而來的俄羅斯偉大和力量的喪失。因此,當普丁和他的團隊成員談論一個新的多極世界時,他們只是想重申莫斯科失去的超級大國地位,並將自己描繪成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和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的指路明燈。所有這一切都是蘇聯解體帶來的心理創傷的結果,而 2000 年上台的精英們也帶著這種心理創傷。22 年後,這種創傷導致了全球性的災難。(下)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