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8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1 日
spot_img

【洪存正專欄】卵子冷凍的女性10年內增加33倍

斯泰西科利諾BYSTACEY COLINO發表在《國家地理雜誌》上<...

【大真博士之中藥選購二三事】「決明子」顧眼睛很好,...

「雨中百草秋爛死,階下決明顏色鮮。著葉滿枝翠羽蓋,開花無數黃金錢。 涼...

【于思專欄】如何告訴伴侶我不想做愛?

 / 于思 我們很多人的一個假設是,如果我們的伴侶拒絕了我們的要求或對...

【于思專欄】美國兒童和青少年三大死因:槍殺、車禍、...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最新報導指出,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Advertisement-spot_img

【洪存正專欄】抵禦「假新聞」也有「疫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Daisy Yuhas在《自然》期刊上發表的<有一種針對錯誤信息的心理「疫苗」>( There’s a Psychological ‘Vaccine’ against Misinformation)說,一位社會心理學家發現,向人們展示操縱技術的工作原理可以增強抵禦錯誤信息的能力(A social psychologist found that showing people how manipulative techniques work can create resilience against misinformation)

文 / 洪存正 綜合報導

錯誤信息讓人感覺無法避免。去年夏天,非營利組織 Poynter Institute for Media Studies 的一項調查發現,62% 的人經常注意到網上的虛假或誤導性信息。在 2019 年的一項民意調查中,幾乎十分之九的人承認曾上過假新聞的當。劍橋大學的社會心理學家 Sander van der Linden 研究人們分享此類信息的方式和原因,以及如何阻止這些信息。他與 Mind Matters 編輯 Daisy Yuhas 交談,討論了這項工作和他的新書,《萬無一失:為什麼錯誤信息會感染我們的思想以及如何建立免疫力》,這本書提供了研究支持的解決方案來阻止這種傳播。

大多數人不會被假新聞愚弄。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邁克爾·惠蒂 (Michael Whitty) 是三個孩子的父親,他住在英國小鎮柯克比 (Kirkby),在一位可信賴的朋友:互聯網的幫助下,他一直在構思一些不同尋常的想法。2020 年 4 月 5 日星期日,Whitty 戴上手套,強行打開設備箱,並放火燒毀了 Vodafone 擁有的一根電話信號塔。這不是一個「一時衝動」的決定。Whitty 確信最新的 5G(第五代)電話信號與大流行有關。

從 Whitty 的手機中獲得的證據表明,他花了很多時間研究 5G 技術,並在在線聊天室中與他人討論。他的焦慮源於一個錯誤且已被揭穿的陰謀論,即 5G 信號塔的輻射會降低我們的免疫系統,從而加劇 Covid-19 的傳播。

將近四年前,在 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前夕,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的兩個孩子的父親埃德加·麥迪遜·韋爾奇 (Edgar Maddison Welch) 帶著上膛的半自動突擊步槍走進華盛頓特區的 Comet Ping Pong 披薩店。他的印象是,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 (Hillary Clinton) 將年幼的孩子藏在那裡的地下室,作為秘密販賣兒童團伙的一部分。和惠蒂一樣,韋爾奇在閱讀了數十篇​​在網上廣泛傳播的假新聞文章後產生了真正的擔憂。

對此類事件的常見反應是將它們視為異常值的行為。大多數人不會被假新聞愚弄。但事實真的如此嗎?您對自己的投票不受微觀目標錯誤信息影響的信心有多大?我們在社交媒體上閱讀的內容中有多少是虛假的,或者如果不是完全虛假的,旨在讓我們以某種方式思考或感受?惠蒂和韋爾奇並不孤單。

事實上,在基本的認知水平上,我們都容易受到錯誤信息的影響。由於普遍存在錯誤信息,認為 5G 基站與 Covid-19 的傳播有某種聯繫,英國各地至少有 50 個基站被燒毀。

川普總統期間提出了超過 30,000 項虛假或誤導性聲明

2020 年,研究者對英國、美國、墨西哥和西班牙的人口進行了調查,並直接詢問人們是否認為 5G 網絡讓我們更容易感染 Covid-19。根據研究估計,每個國家/地區人口的 10% 到 17% 不等。如果這對你來說聽起來很低,請考慮即使只有 10% 也意味著英國有超過 700 萬人和美國有大約 3200 萬人報告持有這種信念。此外,如果 10% 就足以讓人們開始點燃電話信號塔,那麼我們應該關注這些信念的更廣泛傳播可能會給社會帶來什麼。2021 年對美國國會大廈的襲擊令人不寒而栗地提醒人們,被誤導的人群可能造成的破壞。

前總統川普被事實核查人員稱為「謊言海嘯」,他在擔任總統期間提出了超過 30,000 項虛假或誤導性聲明。獨立事實核查機構 PolitiFact 對 400 多名被捕者的檔案進行了廣泛調查,結果表明,在至少一半的案件中,錯誤信息影響了被告的信念和行為。

許多被捕者在社交媒體上非常活躍;一些人甚至以「被假新聞欺騙」作為在法庭上的辯護理由。他們中的很多人就像惠蒂和韋爾奇一樣。以來自芝加哥的太陽能電池板推銷員 Anthony Antonio 為例。安東尼奧之前對政治沒有興趣。他之前甚至沒有在總統選舉中投票過。

簡而言之,假新聞會讓你喪命

在大流行期間被解僱後,安東尼奧說他只是感到無聊。他開始反復觀看福克斯新聞,關注右翼社交媒體,並沉迷於總統選舉被操縱的陰謀論。2021 年 1 月 6 日,他身穿帶有極右翼民兵組織徽章的防彈背心。他被控五項罪名,包括行為不檢和暴力進入國會大廈。談到席捲他的委託人的大量錯誤信息,他的律師說:「你會感染這種病」

但危險的錯誤信息的傳播不僅僅是西方的問題。2018 年,警告印度南部當地兒童販子的虛假視頻在 WhatsApp 上流傳。這些信息煽動了大約 200 人的暴徒襲擊了一個無辜的家庭,將他們從車裡拖出來,將其中一人打死,其他人受重傷。這些消息引發了一連串類似的攻擊。

2020 年初,在伊朗,數百人死亡和數千人住院(包括兒童)被歸因於集體中毒,此前人們被虛假社交媒體聲稱攝入有毒酒精產品有助於「中和」冠狀病毒所愚弄。

簡而言之,假新聞會讓你喪命。

即使對我們發現假新聞的能力持樂觀態度,也必須承認這樣一個事實,即並非每個人都需要被愚弄,錯誤信息才會具有高度影響力和危險性。畢竟,重大選舉往往以微弱優勢決定,網絡宣傳在破壞我們的民主結構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有一半的人說他們每週都會遇到錯誤信息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皮尤研究中心 2016 年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超過 65% 的美國人報告說假新聞讓他們對基本事實感到困惑,83% 的歐洲人認為假新聞是一個主要問題——至少有一半的人報告說他們每週都會遇到錯誤信息。

甚至陰謀論也不再是「邊緣瘋子」的專屬:超過半數的美國人現在至少支持一種陰謀論。這些發現對我們駕馭媒體生態系統的能力提出了更大的疑問。人們如何相信錯誤信息?它如何以及為何傳播?我們能做些什麼呢?

我研究了說服心理學並影響了我的整個職業生涯。事實上,我個人生活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試圖了解人們(包括我自己)確信各種信息(尤其是錯誤信息)的真實性的過程。

我決定探索虛假宣傳活動的組成部分

Sander van der Linden說:「我母親這邊的大部分家人都在荷蘭被納粹處決了。我的祖父母能夠逃脫——只是勉強逃脫——但他們的兩個兒子之一,我的叔叔,一個小男孩,在一次 razzia(圍捕)中被一名納粹士兵故意射殺。他被送往附近的醫院。荷蘭抵抗組織設法把他偷偷帶走,一個可愛的家庭收留了他。我叔叔的心理從未從他小時候發生的事情中恢復過來。」

「在了解到納粹主義對我家庭的影響後,我從小就對人們被說服接受危險和有害宣傳的過程著迷。我開始研究說服不是為了說服別人,而是為了逆向工程這個過程。如果更好、更深入地了解說服過程可以使人們抵制影響他們意見的惡意企圖,會怎樣?我決定探索虛假宣傳活動的組成部分,看看我是否可以合成一種『疫苗』。」

他又說:「我不是來告訴你該相信什麼的。卡內基梅隆大學的哲學家安迪諾曼稱我為『認知免疫學家』。我非常喜歡這個對我的研究領域的描述。正如抗原在體內產生免疫反應一樣,心理抗原可以幫助建立對假新聞的抵抗力。」

人們可以像感染疾病一樣感染錯誤信息

為國會大廈騷亂者 Anthony Antonio 辯護的律師認為人們可以像感染疾病一樣感染錯誤信息並沒有錯。關於這個主題,我有三個關鍵主張:

首先是存在思想病毒,而不僅僅是生物病毒。

生物病毒是一種附著在宿主細胞表面的寄生蟲。然後它會將自己的遺傳物質注入宿主體內,劫持宿主細胞的機器以實現自我複制。

以非常相似的方式,錯誤信息、陰謀論和其他危險的想法會進入大腦並深入我們的意識;它們滲入我們的思想、感覺,甚至我們的記憶。錯誤信息可以從根本上改變我們對世界的行為和思考方式。錯誤信息病毒劫持了我們的部分基本認知機制。不幸的是,正如眾所周知的病毒難以治療(抗生素不起作用)一樣,數十年的研究表明,一旦錯誤信息在我們的大腦中生根,也極難糾正。這個比喻深入人心。

第二個命題是,就像普通的病毒病原體一樣,假新聞必須從一個人傳播到另一個人。事實上,世界衛生組織在 2020 年宣布爆發「信息流行病」。病毒本身無法在體外存活很長時間。他們需要一個主人。錯誤信息也是如此。就其本身而言,誤導性推文或假新聞標題並沒有多大作用——它需要一個易受感染的主機才能複制和傳播。生物病毒通常通過接觸或呼吸道飛沫傳播。但是思想病毒更具傳染性,因為它們可以在一個人之間傳播給另一個人,而不需要任何身體接觸。像普通病毒一樣,它們會產生危及健康的危險後果,導致受傷甚至死亡。此外,假新聞的傳播不僅僅威脅個人的福祉。它對全世界選舉和民主的完整性構成嚴重威脅。

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命題是,我們需要一種有效的抗病毒治療——一種針對假新聞的心理疫苗。多年來,我和劍橋大學的同事們一直在研究這個問題。幸運的是,這種疫苗不需要任何針頭,只需要一個開放的心態,而且是完全免費的。該理論緊跟醫學類比。就像疫苗訓練免疫系統識別和擊退外來入侵者一樣,通常是通過引入弱化或死亡的病毒株,我們也可以為人類的思想接種疫苗。通過向人們注射嚴重減弱劑量的假新聞(病毒)並提前反駁它,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可以發展出精神抗體——心理免疫力——來對抗錯誤信息。

揭示支撐幾乎所有假新聞製作的關鍵技術

研製疫苗需要了解病毒的結構,即編碼其遺傳信息的化學物質(如 DNA 和 RNA)。因此,我的研究小組試圖揭示支撐幾乎所有假新聞製作的關鍵技術,建立我們稱之為「六度操縱」的分類法:社會中的兩極分化群體;訴諸情緒來操縱人;浮動的陰謀論;冒充假專家和官方組織;並拖釣人們和在線對話。

您可以將這六種技術視為假新聞病毒的核心組成部分。我們的理論是,你可以潛在地為人們接種這些潛在技術,經過多次實驗室實驗,我們終於取得了突破。

但我們需要一種載體來提供疫苗——一種將理論轉化為虛擬針頭的方法。通過與遊戲開發商的獨特合作,我們構建了一個模擬引擎。我們稱之為壞消息。

Bad News 是同類產品中的第一款,它是一款模擬社交媒體環境的完全互動的假新聞遊戲。該遊戲開闢了新天地,但其邏輯仍存在一些爭議:為了賦予免疫力,人們需要「注射」微劑量的假新聞病毒。

人們被要求評估一系列假新聞標題的可靠性

在遊戲中,玩家會接觸到用於傳播錯誤信息的關鍵技術的弱劑量。有那麼一瞬間,玩家掌管著自己的假新聞帝國。為了測試「疫苗」,我們的研究小組招募了來自世界各地各行各業的數萬人。在他們進入模擬之前,人們被要求評估一系列假新聞標題的可靠性。舉個例子:比特幣匯率被一小群富有的銀行家操縱。#InvestigateNow。這篇虛假的 Twitter 帖子使用了「陰謀論」技巧:它通過指責一群正在秘密策劃以實現險惡目標的精英陰謀來質疑主流敘事。

在參與我們的干預(疫苗)後,人們會看到另一系列的假標題,包括他們以前從未見過的(入侵者)。這一次他們不那麼容易被愚弄了。

心理抗體已經開始形成,這讓參與者能夠更好地抵制假新聞,因為他們了解潛在的策略。心理接種理論顛覆了事實核查者的世界。與事實核查(或「揭穿」)不同的是,這裡的想法是在損害已經發生後不發布更正。就像疫苗接種一樣,當涉及到錯誤信息時,一盎司的預防勝過一磅的治療這一概念具有真正的價值。我們需要「進攻而不是防守」。Bad News 代表的不僅僅是一個有趣的遊戲:它標誌著新科學「 prebunking 」的開始。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