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4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洪存正專欄】CAR-T 療法,征服癌症的新希望

海蒂萊 德福德(Heidi Ledford)在《自然》期刊最新發表的&l...

【洪存正專欄】無縫使器官恢復活力,再生醫學臨門一腳...

再生醫療雙法「再生醫療法」與「再生醫療製劑管理條例」引發各界高度關注,不...

【于思專欄】《柳葉刀》(The Lancet) 2...

著名的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今年適逢該雜誌200周年...

【鄭春鴻專欄】愛提當年之勇等於自戀,使人多愁善感

生病常會令人多愁善感之外,人到中年,也等於到了憂愁的季節了。董橋在《中年...
-Advertisement-spot_img

【洪存正專欄】強迫症與極端主義是拜把兄弟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強迫症和激進的信念,似乎就只在一線之隔。約翰·麥克格里恩John Mac Ghlionn 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最近一篇<強迫症越來越成為極端主義行為的共同點>(OCD is increasingly the common denominator among extremist behaviors)報導中指出,乍一看,氣候倡導者Greta Thunberg似乎與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或激進的跨性別激進主義沒有什麼共同之處。但 Thunberg患有強迫症 (OCD),研究人員越來越多地表示,這種情況與熱情和極端主義行為有關——這些行為助長了她對生態激進主義的積極承諾。

文 / 洪存正 綜合報導

據估計,現在有 300 萬美國人患有某種形式的強迫行為或強迫性思維。有時這些想法本質上是激進的——比如想要傷害自己或他人。而且,正如我們已經無數次看到的那樣,他們甚至可以激進到升級為暴力行為。

當您聽到「激進化」這個詞時,您會想到什麼畫面?聖戰分子可能會高呼「美國去死」。然而,激進化只是一個涉及個人在特定問題上採取極端立場的過程。這可以採取宗教激進化和暴力極端主義的形式,但也有環境激進化和不乏跨激進分子。

迪拜加拿大大學的心理學家 Jais Adam Troian 和紐約大學阿布扎比分校的 Jocelyn J. Bélanger 提出了一個新理論,將他們所說的「強迫性激情」(激進主義的一個關鍵預測因素)與更大的群體聯繫起來。強迫性激情 (OP) 是指對目標的承諾變得病態。一個人幾乎可以對任何事情著迷:食物、色情、激進主義、另一個人,或者在極端情況下,暴力行為。強迫症似乎是點燃激進之火的火花。研究人員發現,即使在控制了某些臨床混雜因素(如不良童年經歷、焦慮、抑鬱和藥物濫用)之後,強迫症對 OP 和激進意圖的影響仍然強勁。在意識形態樣本中——包括環保活動家、共和黨人、民主黨人和穆斯林——研究人員發現「強迫症症狀和激進意圖之間存在直接影響」。

紐約大學教授 Jocelyn J. Bélanger 與人合著了一項最近的研究,該研究將「強迫性激情」與一系列行為聯繫起來,這些行為可能會將單純的「激情」升級為有害和極端的強迫症。

讓我們暫時回到 Thunberg 女士。根據范德比爾特大學 (Vanderbilt University) 發布的一份 2021 年報告,這位瑞典活動家潛在的強迫症「可能導致她強烈而堅持不懈地專注於向當權者說真話,以敦促採取行動應對氣候變化。」 換句話說,她對環保活動的極端熱情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是由她的強迫症驅動的。有趣的是,圖恩伯格還患有一種極端形式的「生態焦慮症」,這是一個新概念,涉及對環境厄運的非理性恐懼。不出所料,強迫症和焦慮症往往是相輔相成的。

毫無疑問,絕大多數強迫症患者都很細心、勤奮和善解人意。但研究越來越多地得出結論,強迫症可以作為採用激進信念的傾向。而且由於強迫症的症狀包括認知僵化,一旦一個人變得激進——根植於他們身份的信念——就很難消除傷害。

對於關心此事的父母和教育工作者,重要的是要注意,花過多時間上網的青春期前兒童患強迫症的風險更高。長時間看屏幕與強迫症和行為失控有關。它還會增加接觸仇恨、危險內容的風險。這可能是對反對政黨、不同宗教或氣候變化或跨性別相關討論的對立面的仇恨。

警惕是關鍵。根據Juli Fraga 博士的說法,到七歲時,我們的大部分行為、信仰、習慣和價值觀都已經形成。限制看屏幕的時間,廣交朋友,鼓勵健康、積極的生活方式,對保護兒童免受網絡危險大有幫助。Belanger 教授說,基於社區的計劃通過「提供教育、就業、體育和社區參與的機會」,在防止激進化方面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它們可以促進社會凝聚力,這是現代美國非常缺乏的東西。

蒙特利爾預防激進化導致暴力中心是同類機構中第一個部署基於社區和行為的療法來打擊狂熱主義的機構。Belanger 引用了蒙特利爾防止激進化中心,這是第一個旨在防止極端激進化的獨立非營利組織,作為此類資源的一個例子。該中心教導蒙特利爾人如何識別和幫助那些已經淪為激進信仰犧牲品的人。培訓以公眾意識講習班和研討會的形式進行。Belanger 認為,如果父母擔心他們的孩子有激進化的風險,最重要的是保持開放的溝通渠道。採取富有同情心的立場,而不是敵對的立場。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正面對抗孩子,因為這可能會讓他們加倍堅定自己的觀點,並尋求其他志同道合的人的陪伴。

預防強迫症——及其導致極端主義行為的可能性——需要干預童年和富有同情心、非對抗性的父母。最後,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必須重新定義激進化。這不僅是國家安全問題,也是公共衛生問題。隨著兒童的生活與科技的聯繫越來越密切,強迫症的發病率——以及隨之而來的激進主義風險——可能會增加。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