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8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1 日
spot_img

【蔡先靖專欄】「意識形態」可以透過測試得到「答案」...

你是「統派」?「獨派」?你是藍綠白紅,哪個顏色?「意識形態」可以透過測試...

【禪修心得】認識自我、肯定自我、成長自我、消融自我...

總護果毅法師一開始,就讓我們玩過關斬將的遊戲。 六根接觸六塵,第一...

【洪存正專欄】科學家不是可立即得出完美結論的機器人...

科學研究是一個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生的社會過程,其中有許多人的貢獻。但是公...

【劉伯倫專欄】排毒可能對你的身體弊大於利

只要在社群媒體上搜尋「排毒」或「淨化」。每年的這個時候,媒體都不乏敘述我...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 / 人文】大學排行榜意義何在?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從《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的束縛中解脫出來,將被解放出來追求他們獨特的教育使命:確定他們自己的優先事項;更專注于學生的學習,因為現在排名者的計算中沒有考慮到這一點;對來自較差背景的更有前途的申請者抱有希望;為畢業生準備更廣泛的充實的職業。簡而言之,他們將回歸高等教育的歷史功能,作為社會流動和為公共利益服務的引擎。

文 / 保羅 綜合報導

耶魯大學法學院日前宣佈,它將不再參與《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每年發佈的有影響力的排名,這一消息令人震驚。鑒於未來的申請人和校友對該排名的高度重視,耶魯大學的決定在法律界乃至整個高等教育界引起了震動。然而,哈佛、伯克利、喬治城、哥倫比亞、斯坦福和密西根的法學院也迅速跟進。它們所屬的大學是否會加入抵制行動?其他學院和專業學校也會這樣做嗎?這可能是大學排名結束的開始嗎?

自1983年出現以來,《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大學排名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巨大的巨無霸。它們經受住了數十年來來自記者、大學校長和美國教育部長的尖銳批評,即這種方法忽視了各個學校的獨特個性,並促使各機構放棄優先事項和原則,支持任何能使它們上升一兩個等級的調整。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多次證明,其評分系統建立在未經核實的資料之上,可以被操縱。哥倫比亞大學提交了誇大的統計資料,為自己贏得了2022年 “最佳國家大學 “名單的第二名–這只是這一現象的最新和最明顯的例子。

儘管幾乎所有的專業教育工作者都對排名不屑一顧,但在上周之前,只有少數特立獨行的學校敢於退出排名。《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對他們進行了有效的懲罰,想出了自己的統計資料,並將其納入排名公式。1995年,理德學院(Reed College)退出後,其排名從最高點驟降至最低四分之一。哥倫比亞大學因其明顯的報告差異而受到批評,選擇不為最新的排名提交資料,其排名從第2位下降到第18位。

理德學院通過自豪地展示其反叛的姿態,作為其對知識嚴謹性的堅定承諾的標誌,成功地度過了下跌期–實際上是茁壯成長。哥倫比亞大學最近降級的影響還有待觀察。但有兩名學生已經提起訴訟,聲稱該大學誇大的排名分數誘使他們在虛假的情況下入學。

似乎大多數學校都生活在對其排名下降的恐懼中,這是有原因的。學者們的研究一致表明,一年的排名大幅下降與下一年的申請者人數減少有關。正如一位

與理德學院或其他曾經的排名保留者如聖約翰學院相比,要否定哈佛、耶魯和其他頂級法學院要難得多。這些法學院處於聲望、財富和影響力的頂峰。他們的行動是不可能被忽視的。

他們抵制《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的理由不僅僅是對排名方法或不可靠的統計資料的爭論。院長們提出了一個強有力的主張,即《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使用的公式獎勵財富和特權,巧妙地懲罰那些試圖為來自較少特權背景的人提供進入法律界的機會並幫助他們的畢業生準備從事公共服務的法學院。

一些觀察家推測,這種解釋可能掩蓋了其他動機,例如,希望規避最高法院預期作出的取締招生中的種族優惠的決定。或者,哈佛大學(第4名)和伯克利大學(第9名)只是對他們目前的排名不滿意,儘管這很難解釋排名第一的耶魯大學。然而,被《美國新聞週刊》懲罰的風險非常大,我認為我們必須相信院長們的話,因此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在他們反對意見的優點上,而不是猜測他們的動機。

法學院院長們的論點也適用於本科院校的排名,原因大多相同。這些排名依賴於各種 「學生選擇性 」措施,如入學班級的標準化考試分數,以及對一些研究生院來說,學校的錄取率。這些排名鼓勵招生辦公室更多地考慮考試分數,擴大具有約束力的提前決定項目,並大大增加擇優(而不是基於需求)的財政援助–這些做法有利於較富裕的申請人,往往犧牲了他們的低收入同齡人。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使用的 “結果 “衡量標準,如總體畢業率,或對研究生院而言,研究生就業的成功率,進一步鼓勵學校錄取那些已經被安排好的成功的申請人。儘管許多學校希望鼓勵更多的學生從事公共服務事業,但成功實現這一目標很可能使他們在《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的評分系統中失去分數,因為這些工作的薪水相對較低。

排名的另一個問題是,它們將學術品質等同於機構財富(以每個學生的財政資源、教師工資等衡量)。這鼓勵了對全額支付的學生、遺產和富裕捐贈者子女的錄取偏好,這反過來又助長了已經困擾著高等教育的支出和籌資軍備競賽。同時,儘管《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對獲得聯邦佩爾助學金的學生的高畢業率給予了一定的獎勵,但排名公式對學校在基於需求的財政援助方面的支出沒有給予獎勵。

即使《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試圖獎勵學生債務負擔低的學校,也可能適得其反,因為它鼓勵學校錄取更多不需要借款的高收入學生。

一些教育工作者說,《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儘管它有種種失誤–仍然是衡量機構業績的最佳手段。但我希望其他許多人將公開承認,現在是打破《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習慣的時候了。

隨著排名更靠後的學校不再認真對待排名,申請者將自由地創造他們自己的優秀標準,從指南手冊、政府資料庫和學校網站發掘資訊。換句話說,大學和法學院的申請者將需要做自己的功課,而不是依靠雜誌來為他們做。

同時,教育工作者從《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的束縛中解脫出來,將被解放出來追求他們獨特的教育使命:確定他們自己的優先事項;更專注于學生的學習,因為現在排名者的計算中沒有考慮到這一點;對來自較差背景的更有前途的申請者抱有希望;為畢業生準備更廣泛的充實的職業。簡而言之,他們將回歸高等教育的歷史功能,作為社會流動和為公共利益服務的引擎。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