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8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1 日
spot_img

【洪存正專欄】新冠導致兒童青少年1型糖尿病激增

文 / 洪存正 一項針對 38,000 多名年輕人的研究證實了研究人員...

總統層級才能解決外勞問題 用特赦解決逃逸外勞非正道...

文: 社團法人台灣失能者家庭暨看護雇主國際協會研究員CTB 總統候選人...

【洪存正專欄】公平正義何在?

文 /洪存正 報導 為了協助台電因應今年估計超過二千七百億元虧損,經濟...

【王半山專欄】中國經濟放緩,美國不要幸災樂禍

對中國採取更強硬態度的必要性是華盛頓兩黨一致同意的唯一問題之一。最近,越...
-Advertisement-spot_img

【柳子厚專欄】塔利班的出現就像一場龍捲風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 / 柳子厚

歷史的轉變讓阿富汗人民感到驚訝或震驚。2001 年10 月,美國突擊隊在北部和南部當地民兵的支持下將塔利班逐出阿富汗,阿富汗人感到驚訝,但當塔利班於2021 年8 月掌權時,阿富汗人感到震驚。歷史如何以及為何以邪惡的方式重演阿富汗的經濟週期是一個幾乎沒有任何假設可以得出適當答案的問題。然而,總的來說,阿富汗的歷史動態是由當地衝突和國際地緣政治的因果鏈所構成的。阿薩德·科沙Asad Kosha發表在最新一期《地緣政治》(The Geopolitics) 的<塔利班的第二次降臨>( The Second Coming of Taliban)說,從歷史上看,阿富汗的民族國家並不是主權真正發展的結果,而是地緣政治的產物。

只有當兩極世界不存在時,冷戰才有可能避免

19世紀,在巴拉克扎伊和薩多扎伊部落權力鬥爭最激烈的時期,英屬印度發動了兩次征服阿富汗王國的戰爭,但都失敗了。儘管英國未能控制阿富汗,但痴迷於俄羅斯的英屬印度最終在1890年成功復闢巴拉克扎伊王朝,使阿富汗外交政策與大英帝國保持一致。在英國提供的補貼下,阿米爾·阿卜杜勒·拉赫曼為中央集權政府奠定了基礎,這可以說在阿富汗建立了第一個庇護關係。

事實上,只有當兩極世界——蘇聯共產主義和西方自由主義——不存在時,冷戰才有可能避免。在阿富汗這個已經分裂為左翼和右翼政治派別的國家,冷戰是阿富汗社會表面下日益增長的歷史恩怨與莫斯科和華盛頓所製定的地緣政治目標的結合。與美國人需要政治伊斯蘭作為摧毀蘇聯共產主義的武器不同,阿富汗聖戰者需要它來建立一個政體。共產主義的無神論本質及其在俄羅斯版本中的歷史發展,正如在冷戰中遇到的那樣,催生了伊斯蘭教作為一種意識形態,現在由美國集團武裝,並由阿富汗聖戰者組織捍衛。它使阿富汗社會軍事化。

「每個人都有殺人的能力」

但在對蘇戰爭期間,被粗鄙的理想主義解釋為「穆斯林兄弟情誼的神聖職責」,在俄羅斯人撤退後,卻被證明是一場災難性的兄弟殘殺。當俄羅斯人被擊敗並且蘇聯共產主義的威脅消失時,阿富汗就只能聽天由命了。該國在 1990 年代初陷入內戰,起因是當地人「容易受到權力操縱的恐懼心理」,處於無政府狀態,幾乎「每個人都有殺人的能力」(霍布斯)。阿富汗的鄰國全神貫注於採取先發制人的政策,以確保在這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獲得一定的戰略縱深,也為 1990 年代內戰的引擎注入了石油。1990年代中期,塔利班的迅速崛起最初令國內外許多人感到驚訝。地區政府對地緣戰略利益感到震驚,

如果說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間有什麼問題,那就是國家存在的問題;如果說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有什麼問題,那就是喜馬拉雅山脈的克什米爾問題。1947年,英國從印度次大陸撤軍時,劃定了巴基斯坦和印度的邊界線,但沒有觸及克什米爾。(從那時起,兩國就克什米爾問題發生了四次戰爭)。同年,巴基斯坦成立時,阿富汗對巴基斯坦加入聯合國表示不信任。1960年,兩國爆發戰爭,阿富汗政府派遣軍隊越過邊境,將巴基斯坦普什圖族統一為普什圖尼斯坦,但最終沒有成功。1970年代,阿富汗政府庇護與巴基斯坦政府作戰的俾路支分離主義者,而巴基斯坦則為與阿富汗政府作戰的阿富汗伊斯蘭主義者提供庇護。

在民族認同問題上存在分歧

冷戰期間,作為不結盟運動成員的印度與蘇聯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保持良好關係,而巴基斯坦則是通往美國的主要管道。隨著阿富汗反蘇戰爭的結束,親巴聖戰士與印度軍隊在克什米爾的衝突愈演愈烈,但同時,從阿富汗境內的明確反對來看,巴印對抗也到此結束,印度與喀布爾塔吉克斯坦主導的政府維持關係,而巴基斯坦則支持以普什圖人為主的伊斯蘭黨希克馬蒂亞爾派別推翻政府。在此期間,在一個民族政治是對權力獲取本質的複雜反應的一部分的國家,阿富汗的烏茲別克和哈扎拉政黨與希克馬蒂亞爾形成了短暫的不穩定聯盟,但當伊斯蘭黨未能實現其目標時,巴基斯坦將支持轉向新生的塔利班,而印度則繼續幫助塔吉克人、烏茲別克人和哈扎拉人組成的新生抵抗力量對抗共同的敵人:塔利班。今天的巴基斯坦擁有大量普什圖人,他們在民族認同問題上存在分歧:有些人支持大普什圖尼斯坦的理念,有些人則主張國家之間的友好關係。歷屆阿富汗政府都拒絕正式承認兩國之間的邊界,而對於擁有核武國家的巴基斯坦來說,這是不可能的。今天的巴基斯坦是大量普什圖人的家園,他們在民族認同問題上存在分歧:有些人支持大普什圖尼斯坦的理念,有些人則主張國家之間的友好關係。歷屆阿富汗政府都拒絕正式承認兩國之間的邊界,而對於擁有核武國家的巴基斯坦來說,這是不可能的。

塔利班的出現就像一場龍捲風,將掀起中亞的不穩定浪潮

伊朗與阿富汗有 580 英里的邊界,並且處於中東、南亞和中亞之間的戰略位置,遜尼派極端主義塔利班的崛起對沙烏地阿拉伯等競爭對手來說是明顯的勝利。對冷戰失敗者俄羅斯來說,塔利班的出現就像一場龍捲風,將掀起中亞的不穩定浪潮。因此,伊朗和俄羅斯都支持抵抗組織,以保護自己的地緣戰略利益。中國不承認塔利班最初統治,但建立了關係維吾爾族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出現後的政權。沙烏地阿拉伯、巴基斯坦和阿聯酋承認該政權。在整個1990年代,美國政府專注於巴爾幹戰爭和東非衝突,將阿富汗推向了遺忘的深淵。很少有美國媒體對此感興趣。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