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1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25 日
spot_img

【洪存正專欄】聯合國公海條約會拯救世界海洋嗎?

聯合國成員國,5日達成歷史性協議,同意在2030年前,把全球3成的海洋納...

【蔡先靖專欄】烏克蘭人現在如何看待俄羅斯人?

喬恩·李·安德森Jon Lee Anderson在《紐約客》(New Y...

【巴枯寧專欄】過動症 (ADHD) 科學家教你怎樣...

這篇文章的作者阿曼多·安德烈斯·羅卡·蘇亞雷斯(Armando Andr...

【專欄/新科技】電子垃圾是稀有的資源

你知道甚麼是電子垃圾,它是一種有毒的廢物,也是寶貴的有限資源。你家有廢棄...
-Advertisement-spot_img

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葉落漂泊捨無常

悲喜交融佛聲昂

鳥啼樹寂日無應

出塵法筵菩提長

文 / 吳演茂

聖嚴師父開講阿彌陀經, 提出了教理行果,修行阿彌陀經的實踐概要。先像出家法師(僧)一樣,修六和敬。 依報正報都是修行37道品,以身受心法四念處為中心, 重重疊疊,迴旋向上, 成就無所障礙光明, 無量無邊壽命, 功德莊嚴國土, 讓眾生能夠沾光。沾光,是慈悲光和智慧光, 也就是影響力。接著發願成熟眾生, 勸導一切眾生共同往生阿彌陀佛淨土。 一心不亂之後, 讚嘆發願, 在十方一切諸佛護念之下,學習從東方阿閦佛不動開始,廣為說法, 不退轉於最上菩提心。 然後詳細解釋了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 五濁惡世的法相。 在充滿五濁的人間建設淨土,也幫助眾生發起菩提心。

總監香常浩法師,在這次佛七,一開始引導大家用拜佛懺悔,收攝六根, 體驗身受心法四念處。佛號從心而起,口中唱得清清楚楚, 耳朵聽得清清楚楚。 專念佛號,全身攝心都在念佛,莫逐有緣,勿住空忍,去除人我執。提起觀音菩薩的耳根圓通法門,入流忘所, 去除法我執。進入到一心念佛的時候,身口意三業,和阿彌陀佛相應,進入統一心, 萬法歸一。最後開演了整部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由慈悲連接喜捨,從寂滅的觀照,進入圓覺如幻佛事修行,用前一念佛號的枝葉花果, 當做後一念的根,念念不離,淨念相繼。 由念佛三昧進入三摩地,悲智雙運, 代眾生懺悔感恩禮佛,一句佛號,就和阿彌陀佛合一,累劫怨親債主也跟著念佛。 勝負之外的圓滿, 叫理事無礙法界。 將心比心, 推己及人,就是事事無礙法界。

然後提出世親菩薩的往生論主旨, 以自身示範禮拜讚歎觀察作願迴向五念門行, 勸導一切眾生共同往生阿彌陀佛淨土,如夢如幻地廣度有緣眾生, 成就無上菩提心。 晚上睡覺的時候右側臥, 心中生起光明, 開始不斷地念佛,修行阿彌陀經, 在十方一切諸佛之所護念。 驗證自己念與佛步步不離的實踐成果。

這次因為疫情的關係, 不掛單。中午用齋之後,沒辦法偷懶回寮房休息。 反而可以讓自己留在大殿,專心念佛,順便睡午覺。 

突然有一個驚慌的人影, 在我眼前晃來晃去。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不理它。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吳醫師嗎? 耳根出現一波聲塵的動相。我睜開眼睛。 問訊離開壇位,才知道有一位女眾菩薩, 因為暈眩, 尋求健康服務。 量了血壓,發現收縮壓高達195,這是高血壓急症。我緩緩地蹲在她面前,做了初步的病史和症狀評估之後,沒有重大發現。 可以感覺她迫切的想要回到法堂念佛,心裡面有焦慮不安的牽掛,表現在僵硬的肩頸上面。 我用禪修的方法,帶她從頭到腳快速的放鬆,觀想佛陀微笑的面容。 看到她有初步的放鬆之後, 血壓有稍微降下來了, 可是還沒回到正常。 我引導她聽著耳邊和緩莊嚴的佛號聲,出乎意料的, 她的面容跟肩頸,又緊繃了起來。 血壓又升高了…

我持續地引導她放鬆, 心裡正在納悶: 為什麼佛號聲讓她繃得更緊了?

「我女兒因為血癌,現在在慈濟醫院。」

她才緩緩地說出,其實她已經暈眩3次了,以前有一些缺血性的問題。 我建議她到急診就醫, 但她就是想要留下來念佛。

我被眼前的無私母愛的感動,眼眶有一點濕…

演懷法師一直提醒我, 下午的共修已經開始,要趕快回到大殿。

基督教說上帝不是萬能, 所以創造了母親。 如母憶子,諸佛菩薩在五濁惡世的欲界之中,用母親的形象來示現佛性。 現在回想起來, 才知道是大勢至菩薩的化身示現,讓我深刻,活生生的體驗

如母憶子

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若子逃逝雖憶何為。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

清明時節, 正是春天和風暖綠初送的時候。可是卻看到菩提樹, 抖落樹葉根塵,隨風灑脫率性紛飛。 菩提樹的葉子是濃綠色的心形,網狀葉脈,表面平滑有光澤,有一個明顯延伸的頂端尾尖,那就是心的牽掛。 

樹葉掉落後,枝枒上會留下葉痕。結束的瞬間,會成為另一個開始。溫暖的陽光揭開了菩提樹迷人的變裝秀,充滿新生命力的紅褐色幼芽,隨著老葉迅速掉落,而從葉痕萌出,由淡淡的紫紅,蛻變為清新的黃綠色,再轉為青翠的蒼綠。由虛而實,從容蓬勃的向天空自由伸展。

落葉和啼鳥互為映襯,靜中有動,聲色相宜。 呈現出情景交融,虛實相生, 活躍著生命律動的韻味, 開展無窮無盡的禪意空間。

落葉, 就是悲和喜的連接點。

努力保持葉子的枝幹,由實而虛,彷彿進入一種寂靜的修煉狀態,探索心靈的深處。 放捨了,心開意解, 透徹生命最深處的原點,它散發出生命魅力,和心靈相呼應而產生共鳴,把悲喜的對立,轉化成圓融的絕對境界,這就是菩提。 在行法上, 是在人間現實的世界活在圓融,而不是在對立的心境裡, 這樣就是在極樂世界了。

從麵線和米粉, 憶佛念佛見佛

每次進了齋堂, 佛號就不見了。心跑掉了,就得粉努力的趕快抓回來。

每天早上, 在播放師父開示的影片之前,螢幕上會有一個大大的佛字,伴隨著悠揚深遠的鐘聲。

咦,這個人,是在做“弗”嗎?

那如果人不見了,弗到底是在做什麼?

弗,是矯正,和泉水噴湧的意思。 字形是兩根歪曲的棍棒, 用繩索束縛綑綁, 使它平直。在甲骨文中,并不是表示否定的意思; 而是表示剛,柔之間的彈性關係。 聲音就像英文的fall瀑布,它的寓意是生命的奔流不息, 雄偉壯觀的景象 比喻心胸開闊; 瀑布通常是位於艱險陡峭的山崖,在瀑布的上方,很難看到水流落下到什麼地方,就像時間和故人一去不復返,也像長綿不絕,轟轟烈烈,勇猛的精進心。

行堂菩薩放了一團線條整齊,規規矩矩,方方正正的麵線,到我的碗裡面。 我愣了一下, 這不是“佛”字嗎?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我看到這一團麵線, 提起了佛號。 這團麵線,不就是一心念佛的佛號串成嗎???!!!

隔一天, 一團米粉,放進我的缽裡面。 我訝異地張開嘴巴, 啊!(彌陀佛…), 米粉條條分明,毫不混雜! 一入口,竟然有像意大利麵有嚼勁的al dente彈牙口感,那不是剛,柔之間的彈性關係嗎!!! 阿彌陀佛!

典座法師帶領的大寮團隊, 實在是太厲害了!!! 從麵線和米粉, 都可以憶佛,念佛,見佛!!!

阿彌陀佛!

攝心,一心,無心

攝心是把心關住, 在佛號上置心一處。 一心,也是置心一處在佛號上,但是心是活活潑潑的。 無心,因為所有的眾生都有佛性,心是活潑的放出去跟眾生接觸,然後有什麼境界波浪,馬上要攝心作意觀察, 透過相對應的情況做適當的處理, 能夠善用其心,也就進入華嚴性海。

無心,是要能所兩忘。 所就是擺在眼前障礙我們的,包括無明,蘊,處,界,緣起等等的運作,它障礙的是我們真實的人生。

佛的本質是生命的故鄉。當我們要回到生命的故鄉,那條道路叫菩提道。 每天晚上雙手合十,跑西方的時候,眼睛盯著不動的中指, 身心的狀態像托水缽一樣,也像鮭魚洄游一樣逆流而上, 努力掙扎地要回到生命的故鄉,見到本地風光,本來面目。 口中唱誦的佛號聲, 漸漸地像長江三峽 逆流而上的拉縴船夫,一起唱著拉縴歌,才能把個別的力量合而為一,克服困境。 我唱誦佛號的曲調, 漸漸像進行曲一樣, 重音放在樂句的開始。 也因為捨棄了文字相,聲韻逐漸壓縮重疊。

OM-mi-Do-f, OOM-mi-Do-f …

OM-Dof, OOM-mi-Dof …

結果我在坐念的時候, 念得汗如雨下,全身濕透。 坐在我前面的菩薩起了煩惱,在喝水洗手的時候, 提醒我說: 能不能不要這樣用力嘶喊

OM-mi-Do-f, OOM-mi-Do-f …

高聲念佛,不是要喊破喉嚨。

在追頂念的時候,要點一下,點一下。 

常浩法師一如往昔, 沉穩地提醒我們。

佛號從心而起,嗯,我應該把這種外衝出去的粗糙意識往回收。 

心在逐漸往內收的過程中,念念遷變壞滅,剎那剎那,不得停息。 身心逐漸寂靜,覺知就像沉浸在水中的探測器一樣,越來越靈敏細膩。靈性漸漸的生動活潑起來,我唱誦的佛號聲,逐漸融入大眾,和周遭環境的聲響合而為一, 轉變成合唱交響曲。

圓滿日上午的最後一枝坐香,

在追頂念曲調速度(tempo) 漸快(accelerado/accel)的時候,種種奇妙雜色之鳥, 出和雅音, 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 也加入了我們的合唱。 到了最急板(Prestissimo)的時候, 聲音的強弱變成了

Crescendo – decrescendo,點一下,點一下。 

整首交響曲在最強木魚和地鐘齊鳴的聲響下,嗄然而止。 

阿–彌–陀–佛!

叩! 叩! 叩!

在寂靜的身心之中,佛號變成

f—  f—  f—

我淚流滿面,悲喜交集。

師父在信心銘講記中說:

真正的功夫,要能隨時安定,隨時起動, 而在動中還能夠安定,安定以後要起來,隨時可以起來。禪是活活潑潑的修行,靜中得靜,不稀奇,必須訓練出動中能得靜的本事。

…………………..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