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8 C
Taiwan
2024 年 4 月 13 日
spot_img

【禪修心得】沒有底的垃圾筒是默、沒有塵埃的反射鏡是...

或坐或臥或緩步經行,覺知像照相機的功能,如實呈現。我在樹蔭下坐下來,想聽...

【阮仲容專欄】月球水冰的吸引力

文 / 阮仲容 T.V.帕德瑪(T. V. Padma) 發表在最新一...

【嵇叔夜專欄】美國與中國的競爭必須是勝利,而不是管...

在阿富汗、烏克蘭和中東等地區威懾失敗的困擾下,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成為相對...

【洪存正專欄】卵子冷凍的女性10年內增加33倍

斯泰西科利諾BYSTACEY COLINO發表在《國家地理雜誌》上<...
-Advertisement-spot_img

劉夢熊:香港的輝煌已是昨日黃花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港區全國政協榮休委員、金融資深業者劉夢熊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指出,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恆生指數跌破1997年回歸日水平,且交易量急劇萎縮是不爭的事實,香港的繁榮和輝煌已是昨日黃花。

他說「香港在回歸相當一段時間都被國際權威機構認定為僅次於紐約和倫敦的世界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近年來卻被新加坡取而代之。今年香港的IPO金額竟比印尼還少,還有創業板指數從2007年的1830點掉到現在只有20點,跌了99%。”

劉夢熊認為,香港的沉淪絕不僅限於金融領域,他列舉了自由、法制、信心、金融、國際貿易、航運、房地產、股市、財政儲備、國際評級等十項指標,說明香港從政治到經濟正在經歷全面的倒退,而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轉變不過是其中最明顯的表現。

他說:「100多年前大英帝國是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跟當時的倫敦是世界規模最大的國際金融中心分不開。100多年來美國是世界最強大的國家,跟紐約是世界規模最大的國際金融中心分不開。本來我們中華民族有這麼一個香港,僅次於紐約倫敦的國際金融中心,應該好好珍惜它,但你偏偏要讓它失去了國際金融中心的獨特的優勢和地位,淪為一個內地的普通城市,這是我們國家根本利益的重大損失,不可彌補的損失。」

劉夢熊說,現在世界上可能只有一些中國內地人和少數香港人還相信一國兩制。

他說:「香港資本主義的製度和生活方式已經大變特變,從公民社會被打到七零八落,到新聞自由的寒蟬效應,一直到最近的一切權利歸屬蘇維埃式的區議會選舉,香港已根本不是鄧小平原先所構思的一國兩制的藍圖,也不是中英聯合聲明第三條那個中國政府對香港的12條基本方針,更不是基本法所規定的那個一國兩制的模樣。」

鄧小平說,一國兩制50年不變,他說:“五十年只是一個形象的講法,五十年後也不會變。前五十年是不能變,五十年後是不需要變。”

前50年不能變,這是鄧小平對中央政府的香港政策而言;50年後不需要變,這是指陸港發展前景而言,表示陸港將逐漸趨同。然而正是這後一句話引起許多爭議:50年後,到底是香港被內地同化,還是內地逐漸接近香港的政治經濟體系和生活方式?

劉夢熊的解讀是後者,即內地將逐漸趨同於代表現代文明三大基石(私有財產、市場經濟和民主政治)的香港。

「鄧小平在九二南巡時提出了『我的一大發明』和『三個有利於』:一個好的政策不要問它姓社姓資,主要看它是否有利於發展生產力,有利於增強綜合國力,有利於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他後來也強調,’要多造幾個香港’。由此看來,鄧小平認為’50年後不需要變’,是要讓內地向先進的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香港靠攏。”

劉夢熊指出,從2014年中國國務院新聞辦推出中央政府將對香港實行全面管制的白皮書開始,不願屈服的港人就在不斷抗爭,捍衛港英當局建立的自由法制基礎和中共改革開放時期承諾的一國兩制框架。經過佔中運動、雨傘革命、反送中運動之後,香港終於低下了高昂的頭,但香港經濟從此一蹶不振。

劉夢熊認為,香港的沉淪,根本原因是北京中央政府近年來在經濟、政治、外交等各方面開了歷史倒車。他說,如果中國繼續改革開放,它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成功的最主要的元素–自由和法治–能夠包容。但是當它開歷史倒車的時候,那就勢必視香港自由和法治這個核心價值為眼中釘肉中刺,甚至要除之而後快。

「我一直強調,內地的改革開放是綱,香港的一國兩制是目。綱舉才能目張。如果綱毀了,目也就廢了。覆巢之下豈有完卵?兩者之間就是這個連帶關係。”

2002年11月19日,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訪問香港,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歡迎晚宴上發表講話說: “香港的前途是光明的,我們總是以有香港而自豪。我就不相信香港搞不好。如果香港搞不好,不單你們有責任,我們也有責任。香港回歸祖國,在我們的手裡搞壞了,那我們豈不成了’民族罪人’?”

香港到今天的變化,責任誰來承擔,誰是朱鎔基所說的「民族罪人?劉夢熊說:「問題在香港,根子在北京。」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國際新聞中心
國際新聞中心
銳傳媒國際新聞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