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1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25 日
spot_img

女人無償工作造成的鬱卒,社會無感?

你家是「男主外、女主內」嗎?你們家的家務大多是誰在做?你的小孩,在家誰在...

那個大霧的時代

◎ 口述/鄧伯宸 ◎ 記錄整理/鄧湘庭 這是一篇大一學生的口述歷史...

【洪存正專欄】僧侶、苦修教了我們什麼?

Casey Cep<僧侶可以教我們注意什麼>(What Mo...

【蘇明允專欄】扭轉肥胖趨勢?

文 / 蘇明允 遺傳、超加工食品、份量扭曲、加糖飲料、食物成癮、腸道微...
-Advertisement-spot_img

【柳三變專欄】健康責任不是零和遊戲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蒂莫西戴利Timothy Daly在《柳葉刀》的新作<在癡呆症預防中反對健康主義:分擔責任>(Against healthism in dementia prevention: Sharing responsibility)中說,癡呆症預防中解決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至關重要。然而,仍然主要關注以行為改變為中心的個人層面干預。這是因為社會中廣泛存在的「健康主義」和將個人對自身健康的責任視為理所當然的研究。相反,我們應該捍衛關於預防癡呆症的「前瞻性責任」觀點,其中「健康責任不是零和遊戲」,並由政府和公民共同承擔。

文 / 柳三變 綜合報導

多達 40% 的病例與一生中潛在可改變的風險因素有關

癡呆症是一種認知行為遺忘綜合症,影響全球超過 5500 萬人,並且無法治愈。但根據《柳葉刀》雜誌2020 年委託的一個專家小組的說法,多達 40% 的病例與一生中潛在可改變的風險因素有關,主要圍繞受教育程度低、健康狀況不佳和空氣污染。認識到「許多風險因素都圍繞著不平等現象」,柳葉刀委員會提出「解決不平等問題」作為癡呆症預防優先事項的關鍵信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風險。然而,從那時起,大多數專家和新聞報導完全忽視了政府在促進降低風險和解決不平等問題方面可能發揮的作用,而是幾乎完全關注公民的生活方式。英國《衛報》 2023 年 3 月 11 日發表的一篇對症文章,「別忘了使用牙線:癡呆症背後的科學以及預防癡呆症應該做的四件事」,聲稱「運動、善於交際和照顧好你的耳朵」是預防癡呆症的關鍵。它沒有提到政府需要開展社會包容運動或促進獲得運動或助聽器。

老年人本身並不是健康主義的支持者

這種不平衡確實帶有健康主義的味道,一種「將健康提升到超值」的態度,將健康降低為個人問題,並提倡「一種非政治性的,因此最終無效的健康促進概念和策略……加強爭取普遍福祉的私有化」。然而,老年人本身並不是健康主義的支持者。例如,費爾德曼發現,老年女性樣本「拒絕創造新的超級衰老的二元論,在這種二元論中,身體健康、創造性、積極、冒險的衰老故事情節成為新的無法實現的壓迫」。此外,除了是一種說教態度之外,健康主義還通過偏袒那些能夠獲得長期維持降低風險行為所需的身體、精神和社會資源的人,擴大了不平等社會中癡呆症預防方面的不平等。

相反,正如 Walsh 等人7所指出的,本著共同責任的精神,癡呆症社群必須強調需要一種全民預防癡呆症的方法,在解決癡呆症的環境驅動因素時,積極讓國家和地方政府以及公民參與進來。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