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4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食農教育拍成微電影 蚵寮國中獲育秀盃銀獎及佳作

記者邵敏/高雄報導 食農教育不僅只是踩泥巴、割水稻而已,蚵寮國中與南台...

【稽叔夜專欄】波蘭、立陶宛和白俄羅斯:微妙的平衡

文/ 稽叔夜 波蘭、立陶宛和白俄羅斯最新的地緣政治關係 白俄羅斯在普...

【洪存正專欄】用身體做測量工具歷史悠久

許多不同的文化獨立提出了使用肘尺(肘部末端和中指尖之間的長度)來測量工具...

【山巨源專欄】新型太陽能電池是綠色能源的未來嗎?

將鈣鈦礦-矽「串聯」光伏產品商業化的公司表示,這些電池板將更加高效,並且...
-Advertisement-spot_img

假考察、真觀光!地方首長須有創新思維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理論上,所有自由民主法治的國家,都是經由民主選舉的程序,由人民一票一票選出國家最優秀的人才菁英治理國家,亦即經由選舉產生的政治工作者,應該都是學經歷極為完整,各方面的經驗豐富,其人品操守品德極獲肯定,歷經千垂百鍊,素浮眾望,屬於社會一時之選,更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才對。

可是從我們懂事以來,特別是有投票權之後,歷年來我們所選出的政治工作者,無論是品德,操守,能力,似乎和社會所期待的有極大落差,當然,其中之一最大的因素,應是受到「中華民國」逃難來台灣後,所施行的愚民洗腦教育,以及長達38年的戒嚴有關,每個人都不准有自己的想法,導致整套教育沒有教出人可以有能力自我獨立思考。

地方首長少有自我創新思維

以及欠缺自我獨立判斷是非對錯,於是、逾一甲子以來,所有的政治工作者,特別是地方首長,都是依循蕭規曹隨的傳統思維,依樣畫葫蘆,鮮少有自我創新的新思維,譬如、大多數的地方首長大都停留,或迷思在不斷向中央爭取預算,等待中央關愛的眼神,或是極盡巴結中央政府的高官,所憑藉著的是誰的關係好,誰就能爭取到高額的預算補助,形成了各縣市無法平均發展,進而拉大城鄉的差拒,印證了坊間流行已久的大多數官員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實非人民之福!

比較遺憾,也是令人不解的是,政府各階層的國家公僕,每年都花費龐大納稅人血汗錢,出國「考察」,到底是在考啥咪碗糕?容我們藉此舉出一個事證,供台灣的政治工作者作參考,也希望各位讀者若有看到,希望大家共同督促所有的政治工作者,卑盡速落實公務考察的實質功能。

1999年,筆者應前台北縣五股鄉幾家從事熱處理,屬於重污染業者的請求,陪同幾位學生家長,前往加拿大的Saskatchewan省Saskatoon市,實地參觀廢污水處理廠(Waste water plant),根據解說員告訴我們,該污水處理廠的廢污水,全都是來自該Saskatoon市(以下簡稱沙市)每一家庭包括排洩物的廢污水,經過該廢污水處理廠處理過以後的水,還能夠達到生飲的標準。

該廢污水處理廠共分為六個不同的處理槽,經過六個不同階段,六個不同清理槽處理過的廢污水,是要流放到加拿大聯邦政府(Federal, Canada )所管轄的Saskatchewan River(中文暫翻沙士卡其彎河),標準值必需符合加拿大聯邦沙士卡其彎河的水質,必須能夠生飲,否則、就會被開罰單,嚴重者,Saskatoon市政府所屬的廢污水處理廠就會被關掉。

當你進入該廢污水處理廠的第一槽時,所看到的,都是來自沙市一般家庭的穢物(糞便),所聞到是奇臭無比,不堪入鼻的臭味,所有參觀的人,都急著趕快轉移到第二槽,到了第二槽你就聞到一陣陣瓦斯味,解說員說明第二槽是產生瓦斯,因為加拿大的冬天非常冷,尤其是沙市,冬天最冷的記錄是零下58度,包括廢污水處理廠,以及鄰近的家家戶戶,都必須靠瓦斯燃燒成暖氣,所以、該廢污水處理廠所產生的瓦斯,除了供廢污水處理廠自己使用以外,還以低於一般市面上的瓦斯價格,優惠價販賣給廢污水處理廠附近的住家,每年都為沙士卡通市賺進不少錢。

接著進入第三槽,看到用自己產生的瓦斯發電,除供應廢污水處理廠自己使用以外,也將剩餘的電力,以低於一般電價的價格賣給附近的住戶,同樣每年都能為沙市市政府賺進不少錢。

經過第四槽處理過後,變成有機污泥,屬於有機肥料,除賣給加拿大高速公路局作為高速公路兩旁種植花木用途,一部份賣給當地農民,作為種植農作物最佳有機肥料,一樣每年都能為沙市政府賺進不少錢。

經過第五槽處理後變成有機灌溉水,透過農業單位專用的地下管,流放到不同農作物地區,賣給使用者付費的農民,作為最佳的有機灌溉用水,想當然、每年同樣為沙市政府賺進不少錢。

在到達第六槽時,你所看到的水已經是清澈無比,經處理過的水質,必須經過科學儀器的檢定,確認達到必須完全符合可以生飲的標準值,才可以流放到可以生飲標準的加拿大沙士卡其彎聯邦政府的河流,否則、就全部改流放到農業區作為農民專用的灌溉用途,一點點都不浪廢。

廢污水處理化腐臭為神奇

參觀完後,解說員告訴我們,這個廢污水處理廠正式運作後,因市民的飲用水變得更乾淨,更健康,市政府除了調高水費,也提了高廢器物回收費,加上所產生的瓦斯,電,有機污泥,有機灌溉水,每年都可以為市政府賺進至少1,000萬元以上的加拿大幣。

加上因為廢污水處理廠正式運作後,該市的市民喝到的是乾淨又健康的飲用水,無形中改善了市民健康,相對的又減少了市政府極明顯的醫療支出,特別是當地的農民,因為有了廢污水處理廠處理過後的有機灌溉水,有機污泥,使得農民所種植的農產品品質大大提升,農民的收入也明顯的增加,自然就帶動了經濟成長,獲利的是沙市的全體市民,這就是政府明智,且正確的政策,帶來經濟繁榮顯著成長,比起錯誤的政策,更甚貪污更可怕。

陪同參觀的解說員,就是設計這座廢污水處理廠的廠長,兼沙市政府水資源局局長Dr. C.P Hwang,來自台灣,他說:沙市這座廢污水處理廠是在1992年向銀行貸款了5,000萬元加拿大幣(大約新台幣15億元)完成建造,從建造完成到開始運作使用後的10年,就還掉了當初向銀行貸款建造的5,000萬加拿大幣,最值得它們感到驕傲的是,這高達新台幣15億的工程費用,沒有一分一豪進到任何參與該建造工程人員的私人口袋,而這筆相當於15億新台幣的預算,該市政府沒有向加拿大聯邦政府要過一毛錢。

Saskatoon市政府自籌預算的方法,由該市政府的環保局,和水資源局共同作了一份擬建造廢污水處理廠企劃書(A Waste Water Plant Proposal),以半年的時間,分別到該市每一個區向市民說明為了市民的健康,擬向銀行貸款建造一座廢污水處理廠,徵得沙市市民的同意。

沙市政府同時再分別到各個區舉辦聽證會(Public hearing),取得多數決市民的支持與簽名背書後,再送至沙市市議會審查,經該市市議會審查通過後,沙市政府就以沙市市民背書的計劃書,向當地的銀行申請貸款,由於該企劃書已經明白交待建造該廢污水處理廠後的還款能力和還款來源,加上有市政府和議會背書,貸款案很快就批准。

這就是文明先進國家的地方政府,如何自籌預算的最佳參考,台灣竟然沒有這麼有智慧的政治工作者,動輒靠中央補助預算,苦等中央關愛的眼神,導致諸多公共工程,公共設施都是一句爭取不到中央預算而停滯不前,不知情的人民,也信以為真,徒乎無奈,其實問題都是出在假考察,真觀光,這在文明的國家,肯定會被以貪污罪法辦!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黃育旗
黃育旗
現任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會秘書長。出生於一貧如洗的偏僻農村,從稍微懂事到開始讀小學,從未摸過「錢」長成什麼樣子。因緣際會分別和美國人以及荷蘭人一起工作長達25年,對西方人的文化、思維及敬業態度,有深刻的體會,也開啟了寬闊的國際視野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