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9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18 日
spot_img

馬克吐溫筆下的華人形象

文 / 任弘 I was offered an office in...

【柳子厚專欄】說起自戀狂,你想到誰?

文 / 攝影  柳子厚 6%的美國人,主要是男性曾患有自戀型人格障礙 ...

【蕭青杉專欄】聞聲審音,考國治衰

退休之後,本欲效法王維「晚年惟好靜,萬事不關心」,未料最近受到「藍白合」...

擾民傷財製造勞資爭議 移工一站式服務必要性再質疑

文: 社團法人台灣失能者家庭暨看護雇主國際協會研究員CTB 勞動部...
-Advertisement-spot_img

【柳子厚專欄】你應該把某人從惡夢中叫醒嗎?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 / 柳子厚

你的同床者正在睡夢中嗚咽,也許還會翻來覆去。這看起來就像一場惡夢。你該叫醒他們嗎?史蒂芬妮·帕帕斯 Stephanie Pappas發表在最新一期《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 ) 的<你應該把某人從惡夢中叫醒嗎? > (Should You Wake Someone from the Throes of a Nightmare? )卻說,「惡夢令人不愉快,但在惡夢中叫醒某人並不是處理惡夢的最佳方法」(Nightmares are unpleasant, but waking someone in the midst of one isn’t the best way to handle them)專家說。無論腦海中出現的景像多麼可怕,將某人從噩夢中叫醒更有可能確保他們記住噩夢。如果有人在睡眠中表現出這樣的身體不適,那麼他們更有可能是在做夜驚,而不是做惡夢;夜驚是不同的神經體驗。

(更多新知深度報導請看《銳傳媒》)

人們往往不會記得自己的噩夢

哈佛醫學院的夢境研究員、《睡眠委員會》(Oneiroi Press,2001)一書的作者迪爾德麗·巴雷特(Deirdre Barrett)說,噩夢是夢的正常組成部分。它們幾乎總是發生在快速動眼睡眠(REM)中,該睡眠階段的大腦活動看起來與清醒時的大腦非常相似。「除了嚇人之外,它們看起來就像其他所有的夢想一樣,」巴雷特說。

在快速動眼睡眠期間,負責長期記憶儲存的大腦區域顯示出激活的變化,因此人們往往不會記得自己的噩夢,除非這些睡眠故事足夠可怕,足以將他們吵醒。一旦做夢者醒來,他們的長期記憶區域就會恢復正常。大多數時候,做惡夢的人與平靜的做夢者沒有什麼不同。德國中央心理健康研究所的夢與睡眠研究員邁克爾·施雷德爾(Michael Schredl)表示,在做噩夢時,心率平均每分鐘增加七次。否則,睡眠者通常會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在快速動眼睡眠期間,肌肉會麻痺,這會阻止人們實現他們的夢想。

施雷德爾說,如果一個人在走動、睡夢中說話或夢遊時表現出痛苦的樣子,那麼這更有可能是夜驚,發生在非快速動眼睡眠期間。

惡夢可能是人們在清醒時所經歷的壓力經歷的迴響

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治療惡夢患者的臨床顧問萊斯利‧艾利斯 (Leslie Ellis) 表示,夜驚在兒童中尤其常見。「你不應該叫醒他們,因為他們會迷失方向,」艾利斯說。“如果你不叫醒他們,他們就不會記得這件事。”

惡夢可能是人們在清醒時所經歷的壓力經歷的迴響。根據有關該主題的幾項研究,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初期,人們報告了更多的噩夢。根據2022 年《Somnologie》雜誌發表的研究,新的主題也出現了,包括有關疾病、禁閉和蟲子的主題——後者可能是感染或污染的象徵。

偶爾做可怕的夢沒什麼好擔心的

赫爾辛基大學心理學研究員阿努-卡特里娜·佩索寧 (Anu-Katriina Pesonen ) 記錄了 2020 年初的夢境變化,他說,人們有時似乎也在適應疫情的新規則。「這些夢通常是對新行為規則的重新體驗,」佩索寧說。「例如,夢中的手抖被生動地體驗為一個重大錯誤。這可以幫助學習新規範。”

偶爾做可怕的夢沒什麼好擔心的,但頻繁的惡夢有時可能是更大的心理障礙的一部分。巴雷特和艾利斯說,好消息是這些惡夢是可以治癒的。巴雷特說,那些最容易做惡夢的人往往經歷過創傷。他們可能會重溫他們的創傷經歷,有時會增加更黑暗的恐懼。這些惡夢往往非常令人震驚,以至於中斷人們的康復。

放鬆進入一種白日夢,重寫噩夢的情況

「我從來沒有聽過有人說他們不介意做 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噩夢。他們會說,『這就像創傷再次發生,夜復一夜,』」巴雷特說。

巴雷特說,其中一些與創傷相關的噩夢可能發生在快速動眼睡眠之外,這表明它們更像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 的閃回,而不是普通的夢。將某人從這些噩夢中叫醒並不是一個長期的解決方案,但是可以指導做噩夢的人控制夢境。有不同的方法可以做到這一點。有些心理學家和諮商師會簡單地告訴一個人噩夢可能的替代結局。這可以是任何事情,從神奇的救援到拯救自己的人。在她的實踐中,艾利斯讓患者放鬆進入一種白日夢,重寫噩夢的情況,同時確保他們感到安全和舒適。

在2020 年的一項研究統合分析中,研究人員發現,這種被稱為「想像排練療法」的治療方法可能與結束創傷後噩夢的藥物一樣有效。有趣的是,這種方法也適用於反覆出現的惡夢或反覆出現的惡夢,有時甚至持續數年。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