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8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5 日
spot_img

從一縷頭髮揭示貝多芬的死因

貝多芬的死因仍然存在爭議,因為當時醫學科學還不夠發達,並且缺乏現代醫學的...

【阮嗣宗專欄】哈馬斯攻擊對以色列意味著什麼

丹尼爾·拜曼和亞歷山大·帕爾默 Daniel Byman and Ale...

【王半山專欄】川普:我們將剷除共產主義者就像害蟲一...

距離選舉日還有近一年的時間,這位前總統在民調中領先,川普正在將他過去對移...

【洪存正專欄】病人,才是最鮮活的病歷

複製成果是驗證科學實驗的重要部分。如果一項實驗成功,每次實驗理應會獲得相...
-Advertisement-spot_img

【蘇同叔專欄】以色列在加薩將面臨高昂代價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 / 蘇同叔

丹尼爾·拜曼和塞思·G·瓊斯Daniel Byman and Seth G. Jones發表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 的<以色列在加薩將面臨什麼: 鎮壓哈馬斯的高昂代價>( What Israel Will Face in Gaza: The High Costs of Crushing Hamas) 指出,即使以色列一路戰勝,但對加薩的長期軍事佔領對以色列或加薩人民來說並不理想。儘管軍事行動對以色列來說將是困難的,但為加薩找到臨時的政治和治理解決方案也將是衝突中最具挑戰性的部分。

(相關報導請看《銳傳媒》<華盛頓正鼓勵以色列發動一場極其錯誤的戰爭 >)

以色列一直以為奪回加薩從來都不值得

以色列即將發動大規模入侵。過去三天,政府已徵召超過30萬名預備役軍人。它正在加薩走廊附近集結部隊,並開始轟炸該地區。10月13日凌晨,它要求聯合國從加薩北部撤離110萬人,當天晚些時候,它在該地區散發傳單,要求人們向南遷移。問題不再是以色列是否會派遣軍隊進入加薩,而是以色列軍隊將深入飛地多深以及在那裡停留多久。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以色列對加薩的攻擊並非完全史無前例。自從該激進組織在 2007 年奪取政權以來,以色列和哈馬斯在該地區多次發生衝突。但這些戰鬥相當有限。以色列對加薩人員和關鍵基礎設施進行空襲,對哈馬斯進行了沉重打擊,但只冒險對地面進行零星襲擊。這種克制的原因很簡單:以色列在加薩的地面進攻極其血腥且艱難。在 2014 年的最後一次重大襲擊中,儘管軍隊只深入飛地幾英里,但仍有大約 66 名以色列士兵、6 名以色列平民和 2,000 多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大多數巴勒斯坦死亡者是平民;四分之一是兒童。那麼,對於以色列人來說,試圖奪回該領土似乎從來都不值得,特別是因為以色列政府相信它可以在不下令發動大規模襲擊的情況下控制和威懾哈馬斯。

屠殺不分青紅皂白震驚了以色列和全世界

然而,今天的計算方法已大不相同。2014 年的行動在當時看來規模宏大,是為了回應哈馬斯的火箭攻擊。這些攻擊對以色列構成了威脅,但大部分被該國的鐵穹飛彈系統攔截,造成的傷害很小。相較之下,哈馬斯最近對以色列的攻擊要致命得多。這一死亡人數——一天內有超過 1,300 名以色列人被殺——可能是該國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生命損失。屠殺的殘酷和不分青紅皂白(受害者包括許多兒童和老人)震驚了以色列和全世界。以色列人熱衷於流血,任何可信的以色列領導人都無法呼籲恢復原狀或僅對哈馬斯取得微薄的進展。恢復原狀將使哈馬斯完全掌控加薩,再次增強其實力。

哈馬斯在太多地方根深柢固,無法僅靠炸彈和攻擊來根除

因此,以色列目前的軍事目標將是摧毀或至少嚴重削弱哈馬斯。以色列將尋求殺死、俘虜或驅趕哈馬斯的政治和軍事領導層,並試圖摧毀哈馬斯的基礎設施和武器庫。反過來,這些目標可能需要至少暫時佔領全部或部分加薩。哈馬斯在太多地方根深柢固,無法僅靠炸彈和攻擊來根除。

但事實證明,佔領加薩將使以色列付出高昂的代價。以色列軍隊需要與做好充分準備並致力於讓入侵者付出每一寸代價的敵人進行挨家挨戶的城市戰鬥。進展將是緩慢的,戰鬥將是殘酷的。以色列將需要使用壓倒性的火力來取得重大進展並實現其目標。在此過程中,它可能會殺死大量平民。

當以色列重新佔領該領土時,戰鬥也不會結束。以色列不信任任何巴勒斯坦實體可以取代哈馬斯管理加薩。因此,軍事勝利可能意味著以色列必須在可預見的未來管理該領土。換句話說,以色列官員將不得不統治那些將他們視為敵人並可能發動遊擊戰的貧困人民。這種抵抗的前景使得以色列規劃者對加薩的新佔領相當不高興。對以色列來說,最好的方案可能是嚴厲打擊哈馬斯,並大幅加強以色列與加薩的邊界,但不要停留太久。

哈馬斯和加薩團體對城市巷戰景觀非常熟悉

為了佔領加薩,以色列將不得不在極度荒涼的地區作戰。該飛地每平方英里有超過 20,000 人,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之一,而這些居民並不是以色列國防軍 (IDF) 的朋友。該地帶的大部分地區都已建成,有狹窄的小巷、住宅區和不同高度的混凝土建築——哈馬斯和其他加薩團體對這一景觀非常熟悉。他們將利用這一地理位置和知識來誘捕和減緩以色列軍隊的速度。

相對於大多數軍隊,以色列國防軍在城市作戰方面非常有能力,這要歸功於在約旦河西岸的多年行動。但即使對於最優秀的軍隊來說,城市戰也是困難的。防禦者在城市中幾乎總是擁有戰術優勢,至少在最初是這樣,以色列國防軍士兵將面臨來自狙擊手、簡易爆炸裝置、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反坦克導彈、火箭推進式手榴彈和無人機的威脅。在加薩街道上公開行動將使士兵面臨直接和間接火力,因此他們會盡可能通過製造“老鼠洞”移動房屋,這是一個繁瑣的過程,士兵在牆上打洞以前進。

哈馬斯擅長的地道戰將加劇以色列的城市鬥爭

哈馬斯擅長的地道戰將加劇以色列的城市鬥爭。多年來,該組織已成功利用隧道將貨物和武裝人員走私進出加薩及其周邊地區。以色列國防軍摧毀了哈馬斯的一些隧道基礎設施,但從未摧毀全部,而且它通常專注於摧毀其邊境附近的隧道。這次,以色列將不得不更加擔心加薩境內龐大的隧道網絡。如果過去是前奏,哈馬斯武裝分子將利用這些隧道隱藏領導人,並突然出現在以色列國防軍後面,可能會讓哈馬斯伏擊、綁架和殺害以色列軍隊。

在困難地形中進行行動時,以色列軍隊通常依靠戰術奇襲來獲得優勢,從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動攻擊,試圖欺騙對手,或以其他方式出其不意地攻擊敵人。然而,哈馬斯在這場戰爭中擁有主動權:它的攻擊讓以色列感到驚訝,而且它肯定期待著毀滅性的回應。它的力量已經動員起來,幾乎可以肯定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哈馬斯還將得到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等其他組織的戰士以及加入戰鬥的平民的補充。

摧毀或削弱哈馬斯需要暫時佔領加薩大部分地區

由於哈馬斯劫持了大量人質,以色列的慣常策略將變得更加複雜。以色列對其士兵和平民被俘事件高度敏感。例如,2011年,它用1000多名囚犯換取了一名被哈馬斯俘虜的以色列士兵。該國還釋放了一名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和其他四人,以換取真主黨釋放兩名以色列士兵的屍體。但這些交流對於今天來說是不可能的模板。哈馬斯在上次行動中俘獲了大約 150 名人質,其中包括美國和泰國公民。以色列官員要拯救他們將極為困難。

從戰術上講,以色列會擔心其軍隊在射擊或轟炸可疑的哈馬斯目標時可能會意外殺死人質(哈馬斯聲稱這種情況已經發生)。然而,從戰略上講,該國擔心哈馬斯無論如何都會殺害這些人質。該組織警告稱,作為對以色列軍事行動的回應,它將處決人質。沒有人認為哈馬斯是在開玩笑,以色列的攻勢越成功,哈馬斯就越有可能執行處決。

哈馬斯有將人類變成盾牌的歷史

人質並不是以色列攻擊中唯一面臨死亡風險的無辜者。戰爭可能導致數千名巴勒斯坦平民死亡。儘管以色列軍事規劃者將盡力限制這些死亡,但哈馬斯有將人類變成盾牌的歷史。它也喜歡將指揮控制大樓、武器庫和戰鬥陣地等戰略地點置於平民住宅區附近或之內。它用救護車走私戰士和武器,並利用清真寺和學校作為軍事行動地點。它可能會再次從事這些做法。

即使哈馬斯不使用平民作為保護,以色列國防軍也很難限制平民死亡。加薩人口稠密的城市環境使得專門打擊武裝分子變得極為困難。這種環境也使得人們很難將恐怖分子及其支持網絡與平民區分開來。受到哈馬斯攻擊的以色列國防軍士兵將承受巨大的壓力,並且必須在攻擊地點的資訊不完全的情況下迅速做出決定。以色列擁有強大的人力、信號和其他情報能力,並且能夠快速將從感測器和間諜收集的情報傳遞給操作員,它將使用這些工具進行目標定位。但以色列未能預見 10 月 7 日的襲擊表明,其在加薩地帶的情報能力可能並不像看起來那麼強大,從而增加了致命錯誤的可能性。

削弱哈馬斯的能力,也尋求恢復威懾力

在過去的行動中,以色列在發動軍事攻擊的同時,也幫助向巴勒斯坦公民提供了人道援助。例如,在2008年和2009年的戰鬥中,以色列國防軍設立了一個「人道主義行動室」,負責管理向加薩運送人道主義援助物資並應對巴勒斯坦人的需求。隨著進展,它可能會再次嘗試提供援助。

但考慮到即將實施的行動的規模和範圍,此類交付將會困難得多。以色列不再只是試圖削弱哈馬斯的能力。它正在尋求恢復威懾力,考慮到以色列所遭受的損失,這個過程將需要付出非常高的代價。這樣的代價將不可避免地導致廣泛的破壞,包括民用基礎設施的破壞。從長遠來看,打擊和地面戰鬥可能會損害醫療保健、食物分配和其他基本系統。加薩正處於一場危機之中,而且只會變得更加嚴重。

以色列將如何試圖佔領加薩呢?

那麼以色列將如何試圖佔領加薩呢?正如它已經所做的那樣,它首先將在該地帶部署情報、監視和偵察資產,包括具有先進感測器功能的無人機和偵察機。以色列希望這些資產能讓以色列國防軍深入了解士兵前進時需要穿越的房屋和樓層。以色列國防軍將利用來自人力、衛星和其他來源的情報來補充這些信息,為軍隊進入地面提供全面指導,並幫助其識別哈馬斯的陣地並避免伏擊。

以色列軍隊已經用火砲和 F-15 和 F-16 等固定翼飛機打擊哈馬斯。以色列國防軍將使用 Hermes 450 和 Heron 900 等軍用無人機進行類似的襲擊。以色列已派遣一些特種作戰部隊深入加薩地帶,他們可能在那裡進行突襲,殺死哈馬斯領導人並營救囚犯。以色列特種部隊技術精湛,但哈馬斯很可能已經為此類攻擊做好了準備,因此這些攻擊是有風險的。

重新佔領加薩將使以色列能夠根除哈馬斯領導人

最終,在哈馬斯的軍事資產被削弱後,以色列軍隊將利用裝甲運兵車運送的步兵並在梅卡瓦主戰坦克和推土機的支援下慢慢進入加薩。以色列國防軍將謹慎行事,避免己方傷亡。他們會盡量不亂開火,但他們的主要目的是削弱哈馬斯,這個目標需要大量火力。最終,以色列國防軍的目標是盡量減少自己的傷亡,當其部隊察覺到威脅時,他們會毫不猶豫地先開槍。

哈馬斯能力的不確定性使得這次襲擊變得更加難以預測。過去對哈馬斯的評估表明,該組織的實力和技能有限。但針對以色列的精心策劃的襲擊涉及保密、行動欺騙和戰術創新,這表明該組織比人們通常認為的更有才華。即使以色列軍隊在加薩與哈馬斯對峙,他們也可能會在領土之外遭遇更多意外。例如,哈馬斯在 2021 年爆發戰鬥期間試圖在以色列和西岸內部煽動內亂。它可能會再次這樣做,特別是在許多阿拉伯以色列人居住的城鎮以及猶太裔阿拉伯人混居的城市。

應對誰將在加薩建立法律和秩序的挑戰

對以色列來說幸運的是,哈馬斯陷入了困境。加薩被埃及、以色列和地中海包圍;哈馬斯戰士無處可去。他們中的一些人可能會躲起來,但許多其戰士和政治網絡成員將被殺害或俘虜。如果以色列重新佔領整個加薩,它可以慢慢地找到、孤立、逮捕或殺死哈馬斯領導人,儘管即使控制了該領土,將他們從平民中清除也是一項艱鉅的任務。

但即便如此,以色列也將不得不應對誰將在加薩建立法律和秩序的挑戰。以色列不能將控制權交還給哈馬斯或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等其他恐怖組織,但也沒有其他簡單的選擇。2007年被逐出加薩的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在那裡幾乎沒有合法性,而且它作為西岸管理機構也沒有表現出任何能力。以色列唯一的解決方案可能是在可預見的未來佔領加薩,設立檢查站來監測人口流動,偶爾進行襲擊,並在加薩和以色列之間建立更堅固且布有大量地雷的邊界。

然而,以色列對加薩的長期軍事佔領對以色列或加薩人民來說並不理想。儘管軍事行動對以色列來說將是困難的,但為加薩找到臨時的政治和治理解決方案也將是衝突中最具挑戰性的部分。因此,以色列可能會發現最好的選擇是嚴厲打擊哈馬斯,但最終撤軍以避免無限期和痛苦的佔領。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