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亂世求真 香港傳媒人創辦網...

亂世求真 香港傳媒人創辦網媒《棱角》

Date:

香港《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涉嫌觸犯“港版國安法”的案件受到國際社會關注,包括昔日旗下一群前僱員的新聞從業員,不甘港共政權一手摧毀新聞自由,決定重整旗鼓,連結流散在海外各地的香港記者,創立網媒《棱角The Points》,希望能盡一己之力,繼續服務港人,監察早已面目全非的香港社會百態。

連結散落海外記者採全球輪班制

剛於今年1月創刊的《棱角The Points》是由一群散落世界各地的前香港傳媒人攜手創立。這份新建的網上媒體標榜員工跨越台灣、英國、美國、加拿大與澳大利亞等地,首創以24小時全球輪班制編採各地新聞與深入專題,從香港人視角報導全球港人故事與世界大事。
這個新的網上媒體出現,其實並不算是新鮮的香港傳媒生態發展。早於2021年香港《蘋果日報》及《立場新聞》被迫結業關閉,隨後的《眾新聞》( Citizen News )於去年1月也步其後塵後,不管是否仍然留守在香港或是流散海外的新聞從業員,在過去一年半當中,也創立了不少新建的新聞網站。當中有個人運作的,也有小規模經營的,當中包括了《追新聞》、《ReNews》、《大城志》《同文Commons》等。

總編: 香港傳媒從來是百家爭鳴

《棱角The Points》總編輯潘麗貞近日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解釋為何在上述背景下,他們仍然自覺有需要在海外加入戰團,將網媒的力量進一步發揮。她解釋,香港傳媒的環境從來是百家爭鳴,遠在主權移交前有各式各樣政治立場的報刊;即使是90年代後期《蘋果日報》創刊後佔據了市場主導地位,但新聞業者之間的競爭依然存在,發掘新聞的空間從來沒有被壓縮。儘管在“港版國安法”新時代下的新聞自由已經今非昔比,但《棱角The Points》的加入,只會有助促進同業的良性競爭,百利而無一害。
潘麗貞說:“我不擔心的,你剛才所說的那些media(網媒),其實他們也有他們的專長、專項,可以互相生存。香港人是很貪心的,我們在那裡長大,小時候、孩童時,一個人看數份報章也是這樣的,是不會足夠的。香港人非常習慣擁有很多資訊包圍的環境,我相信有這空間,我也不相信有任何惡性競爭。”

寄望避開盲點 不忍記者離散各地

顧名思義,取名“棱角”是希望採用全方位,總覽所有不同的角度透視新聞事件的所有角度,避開盲點,讓讀者掌握來龍去脈。潘麗貞強調,“零死角”的視野,對於當今在亂世中堅持求真的態度是十分重要的。
這位昔日曾任職壹傳媒集團的傳媒人,看到國安法實施後《蘋果日報》及《立場新聞》等傳媒相繼倒下,同事、行家被迫離開工作崗位,或選擇離開香港流散異地,各散東西。當時她有一個念頭,是否可以將這流散各地的傳媒人,重新聚起來呢?或者可不可以在危機中,嘗試創造一些機會?建立《棱角The Points》的初心就從這個念頭開始。

《棱角The Points》
《棱角The Points》

潘麗貞說:“當時我們就已經開始有這個(籌辦網媒)念頭。我們的同事、舊同事、行家,開始有部份已經離散去了英國、去了加拿大等地。基本上我們看到未來香港傳媒的環境將會是很惡劣,因為那條紅線很明顯在那裡,而且很容易會抵觸到那條紅線。… 我們覺得如何可以維持一個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的生態的時候? 而香港傳媒環境是這樣狀況的時候,我們便開始去想,或者我們可以做到,開始有很多香港傳媒人離開了去全世界的時候,是否我們也可以重新找回一個機會?將這些傳媒人gather(組織)一起,去建立一個media(媒體)。”

潘麗貞說,流散異地港人在適應日常新生活,在尋找工作、協助子女就學方面早已是百般沉重;現在還要面對海量建制派媒體的一沉百踩,對他們這些選擇移居海外的離散港人冷嘲熱諷。潘麗貞認為,在這個情況下建立支持自由民主的新興網上媒體就顯得更加重要,作用就是要抵制這些帶有誤導性質的資訊氾濫。

匯聚百家爭鳴不禁制港獨言論

提到這個媒體在將來的願景,她希望《棱角The Points》可以廣開言路,匯聚百家學說。成為獨立媒體人的自由參與媒體平台時,潘麗貞說,他們不會因某一種思想學說被定性為禁忌,而將它排除在外,若文章質素達標,不涉及誹謗與人身攻擊的,他們定必無任歡迎,這當中也一定包括香港獨立議題。
潘麗貞說:“至於說是否一定要政治上一樣?在2019年的時候,雖然每個人參與2019年支持民主的背後,每個(政治)光譜都很闊。如支持香港獨立的我們不會刊出?這是不會的!我們會很Welcome(歡迎)的。關於未來香港去向的文章,這是個討論,這是個探討,對嗎?香港獨立(可能)是一個出路,或者第二種發展又是一個出路。我們現在要維持一個以前香港那個傳媒環境,我們要廣講開言路,就是這樣,那麼當然可以給予他們(港獨人士這樣做)。”

沒有對香港新聞前景絕對悲觀

“港版國安法”實施快將兩年的今天,這位網媒總編輯沒有對香港的新聞前景抱著完全悲觀的態度;相反,並沒有抹殺年輕人依然加入這一行業的機會,沒有將一盤冰凍冷水潑向那些正在攻讀新聞學系大學生,將他們僅有的熱情熄滅。

潘麗貞說:“我想幹這一行業,首先你真的要熱愛。做media(傳媒)大家要有一種想法,它一定不是使你賺大錢的一個行業。要投身傳媒一定要有很多熱情,我以前我還在壹傳媒工作慨時候,與一些新同事也是這樣說。 現在香港環境是否還適合做(記者)呢?我只可以說,其實還有很多香港記者,有一些好資深的香港記者,目前仍然在香港工作,他們在有限的環境,很多限制的環境裡面, 還試圖發揮到他們的作用。 當然,可以發揮到監察政府的作用遠遠不及從前,但他們仍然在努力當中。 ”

潘麗貞最後寄語年輕新一代新聞從業員說,不一定是要去到外國才可以發揮作用,只要還有一股熱誠與信念,若能持續保持清晰頭腦,有批判思維,那麼就算在香港的有限環境中,縱然可能發揮不到完全作用,但或有朝一日還是可以的。她語重深長的說,明白很多香港記者已經流散海外,礙於客觀環境之下不能繼續從事記者工作,但她深信終有機會重建客觀條件, 讓大家重新投入,重建海外的香港傳媒力量。潘麗貞堅定地說,“我相信香港人的能力。我覺得香港人加油。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編輯中心
編輯中心https://vigormedia.tw/
銳傳媒 編輯中心 https://vigormedia.tw/

專欄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