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劉伯倫專欄】中國第一個使...

【劉伯倫專欄】中國第一個使用衛星監測保護自然

Date:

中國政府是第一個使用衛星監測預留保護土地以確保其免受非法開發的國家。科學家們希望此舉將保護具有重要生態意義的棲息地,並提供一個其他國家可以效仿的遙感保護模型。但他們也對國家如何決定保護哪些地區以及被稱為生態紅線的邊界在哪裡存在疑問。迪亞尼.劉易斯(Dyani Lewis)發表在《自然》期刊上的<中國正在使用衛星來保護自然——但這會奏效嗎?>(China is using satellites to police the protection of nature — but will it work?)說,「科學家們表示,該系統將有助於保護自然,但他們希望更透明地選擇保護區域。」(Scientists say the system will help safeguard nature, but they want more transparency about the zones chosen for conservation.)

 

「決策者向前邁出了非常大膽的一步,」中國蘇州崑山杜克大學應用生態學家 Chi-Yeung Choi 說。他說,建立一個保護生態重要地區的國家體係將阻止省級政府優先發展而不是保護。他說,該政策「在保護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方面具有巨大潛力」。

保護區覆蓋300萬平方公里的陸地和15萬平方公里的海洋

中國幅員遼闊,擁有草原、森林、沙漠、高山等多種生態環境。它是標誌性物種的家園,包括大熊貓 ( Ailuropoda melanoleuca )、華南虎 ( Panthera tigris tigris ) 和金絲猴 (Rhinopithecus spp.),以及數以萬計鮮為人知的物種。國際自然保護聯盟 (IUCN) 將其列為世界上第三大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國家。

4月22日,中國自然資源部宣布生態紅線圖定稿。大陸各省份的保護區現在被組織成一個由該部管理的中央系統。此前,中國的保護區包括 2,750 個自然保護區和數千個不同級別政府保護的其他區域。

根據公告,保護區覆蓋300萬平方公里的陸地——約佔中國大陸面積的30%——和15萬平方公里的海洋。這符合2022 年昆明-蒙特利爾全球生物多樣性框架目標,即到 2030 年至少保護 30% 的陸地和內陸水域。中國上海復旦大學保護生物學家馬志軍錶示,紅線地圖使受法律保護不能開發的區域。

紅線圖完成四天后,生態環境部宣布啟動監測平台,對區域網絡進行監管。它說,已經發射了一個由 30 顆衛星組成的艦隊來捕捉高分辨率圖像,其算法旨在自動檢測紅線內森林覆蓋和土地利用的變化。

衛星是三層監測網絡的空間組成

北京大學保護生物學家華方元說,這些衛星是三層監測網絡的空間組成部分,即「太空、天空和陸地」。天空和陸地是指調查保護區內人類活動的無人機和地面人員。目的是使當局能夠在發現非法活動時迅速採取行動,例如為新礦山或房地產開發清理土地。

但熱衷於研究分區的有效性的環境科學家因政府缺乏透明度而受挫。「儘管地圖已經在全國范圍內完成,但我們實際上並不知道地圖長什麼樣,」華說。如果沒有保護邊界的公開記錄,「地方政府可能會改變他們的紅線以適應未來的[發展]需求」,這使得公眾無法監督正在發生的事情,她說。

去年,Choi 和他的同事們使用地圖草稿表明,新計劃保護的對水鳥保護很重要的沿海地點——大約 172 個地點中的 75%——將比其前身國家計劃保護的多三倍。自然保護區製度。「假設事情會按計劃進行,那麼實際上可以保護的地點數量和區域數量會大幅增加,」他說。但華表示,如果無法獲得地圖的最終版本,很少有像崔的研究能夠評估紅線保護。

衡量一個地區對人類利益的一種衡量標準

香港大學的保護生物學家愛麗絲休斯說,其他國家可以效仿中國的榜樣,但「中國也應該採取措施,讓更多人可以使用它正在收集的數據。」

中國界定紅線的方法與許多國家劃出保護地的方法不同。一般來說,決定是基於一個地區對野生動物或植物的價值。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將保護區分為大小和保護級別不同的七類。中國的紅線地圖包括被確定為對保護脆弱物種和生態系統具有重要意義的棲息地,但也藉鑑了生態系統服務評估,這是衡量一個地區對人類利益的一種衡量標準。例如,該指標將價值歸於具有固碳(如樹木)、儲存或淨化水、防止水土流失或荒漠化以及保護生物多樣性的生態系統的區域。華說,將生態系統服務作為保護標準「是中國獨有的事情」。

Hughes 說,使用這些措施來證明土地保護的合理性可能會吸引地方政府,因為防止山體滑坡或水道沉積等事件會帶來經濟利益。她說,重疊的保護和經濟優先事項可以導致「互惠互利」。

線網絡主要是為了防止大規模開發比如採礦和建築

但華說,為人類利益而值得保護的地區可能不會與為生物多樣性而值得保護的地區重疊。她說,雖然生態系統服務可以很容易地使用遙感數據進行評估——例如,評估冠層覆蓋的碳封存——但繪製生物多樣性圖卻並非如此。這需要更多的實地評估,而實地評估的成本更高。

休斯說,無論如何都需要進行更多的生態調查,因為中國缺乏關於物種脆弱性和分佈的詳細數據。因此,保護區往往偏愛大熊貓和雪豹 ( Panthera uncia ) 等大型、有魅力的動物,而忽視不太知名的物種,尤其是在數據有限的該國南部地區。

華說,與嚴格限制人類活動的大多數 IUCN 保護區類別不同,紅線區通常允許在邊界內進行一些人類活動。例如,人們可能被允許在某些地區居住或種植莊稼。「紅線網絡主要是為了防止大規模開發,比如採礦和建築,」她說。

Choi 說,衛星監控系統將是「一個非常強大和有效的系統,如果它能夠正確地完成的話」。如果它的信息被公開,研究人員也將能夠審視全國的土地利用變化。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專欄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