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8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1 日
spot_img

【歐陽永叔專欄】新的便宜的減肥藥丸即將問世

塔拉·海勒TARA HAELLE發表在最新一期《國家地理雜誌》(Nati...

【ChatGPT論壇報】未來醫學的新趨勢

未來醫學的新趨勢有很多,以下是其中一些可能會對未來醫學產生深遠影響的趨勢...

【巴枯寧專欄】人工智能變身為偉大的數學家

戴維·卡斯特維奇Davide Castelvecchi)在《自然》期刊發...

【巴枯寧專欄】烏克蘭和美國的腐敗拉到陽光下

詹姆斯·拉德納(James Lardner)<打擊烏克蘭和美國的腐...
-Advertisement-spot_img

【蔡先靖專欄】中國人口減少帶來的危機 (下)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 / 蔡先靖 綜合報導

音樂會前小提琴家宋心霞在上海教孩子們。只有一個孩子的富裕的中國父母經常為課外活動付費,以確保他們的兒子或女兒未來的成功,這增加了當今中國撫養孩子的費用。

當北京在 2016 年最終放棄獨生子女政策時,人們預計被壓抑的對大家庭的渴望會引發新的嬰兒潮。沒有這樣的運氣。在略有上升之後,出生人數繼續急劇下降。大流行封鎖和經濟放緩只會加速下降——正如蔡所說,「雪上加霜」。

3萬人受訪2萬8人「永遠不會考慮」生三個孩子

2021 年,就​​在新的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出生率再次急劇下降幾週後,北京公佈了一項新方法。「三孩政策來了!」 大肆宣揚官方媒體的頭條新聞。「你願意生孩子嗎?」 官方媒體新華社進行的一項在線民意調查結果並不樂觀。據報導,在前 30,500 名受訪者中,有 28,000 人表示他們疑「永遠不會考慮」生三個孩子。民意調查很快從網站上消失了,但對愛國運動的懷再也無法掩飾。「如果人們養不起一兩個孩子,」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大學的人口統計學家彭修健問道,「他們怎麼養得起三個?」

蔡嘉麗和她的 丈夫似乎是下一個嬰兒潮的理想人選。在他們時尚的上海公寓裡,這對富裕的年輕夫婦已經寵愛了三個受養人——貓科動物——他們圍繞著孩子的問題跳舞。多年來,蔡的母親一直警告她,要提防那些試圖生育太晚的雙職工、無子女夫婦(按說法是丁克夫婦)。上一次母親嘮叨她時,現年 36 歲的蔡某爆發了:「我活著不是為了生孩子!」

人類沒有絕對的繁殖需求?

儘管如此,這對夫婦還是權衡了利弊。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不斷攀升的成本是一個障礙,在這種環境中,父母感到有壓力要在孩子身上大手大腳地花錢。2019 年的一項估計顯示,養育一個孩子的平均成本為 76,000 美元,是中國人均 GDP 的七倍。在上海,費用是它的兩倍。這筆費用並沒有像時間和精力的投入以及對隱私的侵犯那樣困擾蔡。「我無法適應多了一個人的生活空間,」她說。

退休醫生萬麗萍南京與其他老年婦女一起練習美麗媽媽時裝週的表演。這些女性表示,她們在受傳統束縛的中國長大,幾乎沒有機會表達自己或慶祝自己的美貌。很長一段時間,蔡將不生孩子的決定視為一種女權主義的叛逆。在成長過程中,她看到許多女性早早結婚、辭掉工作,並在孩子和家務活中迷失自我。「自從我還是個女孩以來,我見過太多看不見的女人,」她說。「我一直在想,為什麼一定要這樣?」 她讀過西蒙娜·德·波娃 (Simone de Beauvoir) 的書,研究過哲學,並在她的丈夫身上發現了一種志同道合的精神。「多年來,我和我丈夫達成了共識,」她說。「人類沒有絕對的繁殖需求。」

如果我不幫女兒帶孩子,她就沒法工作了

但去年秋天,蔡不由自主地隱隱約約地渴望有個孩子。長期的零 COVID 封鎖給老年人帶來了特別嚴重的損失,這讓她深受感動,想到與兒子或女兒「我們親近的人」一起變老,她感到安慰。不過,這種感覺在 12 月消失了,當時政府突然解除了封鎖政策,導致 COVID 的閃電般傳播和醫院的混亂。「如果我們現在就想生孩子,風險太大,壓力太大,」她說。「為了孩子好,最好不要把他或她帶到這個世界上。」

領取養老金的人每天早上都聚集在上海公園的梧桐樹下。一群頭髮花白的女性經常隨著便攜式揚聲器發出的悅耳歌曲齊聲起舞。另一組靜靜地練習太極拳。一個大毛筆的人,有時會用水在鋪路石上寫詩,他那嫻熟的筆觸只是短暫地出現,然後就消失了。

最近一天,一位 69 歲的退休人員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看著她的長輩們完成鍛煉。這位女士說她姓董,但拒絕透露她的名字,她在一家塑料製造廠工作了幾十年,她是推動中國工業擴張初期的工人之一。她現在大部分時間都在照顧孫女,每天接送她上下學,為她做晚飯。「如果我不幫女兒帶孩子,」董說,「她就沒法工作了。」 為了表示感謝,她的女兒每月付給她 300 美元。

四個祖父母和兩個父母帶著一個孩子

上海一家卡拉 OK 酒吧里的女人們享受著劉玉佳的陪伴,劉玉佳是一名為她們夜遊而雇來的男伴,這生動地展示了城市地區的性別角色正在發生怎樣的轉變。中國的年輕職業女性越來越多地選擇自己的職業和社交生活,而不是安定下來結婚生子。

董代表了中國兩條最令人不安的趨勢線的匯合:勞動力資源的萎縮和老年人口的爆炸式增長。由於出生率下降,能接替像董這樣 50 歲退休的人的年輕工人越來越少。中國勞動力在近十年前開始收縮,人口學家預測到 2040 年將失去近 1.5 億工人。

與此同時,預計到 2050 年,老年人口將增加 2 億多人,從目前佔人口的 13% 增加到近三分之一。這不僅僅是嬰兒潮一代達到退休年齡的泡沫。正如上海公園遊客所展示的那樣,中國的老年人身體更健康,壽命更長。中國的預期壽命已從 1970 年的 55 歲上升到今天的 78 歲左右——甚至高於美國。這是一個巨大進步的跡象,但也帶來了一個難題:中國如何支持「超級老齡化」社會?

中國曾經龐大的家庭已經變成了「4-2-1」結構:四個祖父母和兩個父母帶著一個孩子。雖然這種安排非常適合撫養孩子和積累財富,但隨著家庭成員變老,這種安排會成為頭重腳輕的負擔——這是該國面臨的更廣泛挑戰的一個縮影。中國估計有 1.5 億獨生子女,由 6 名看護者撫養長大,他們將突然承擔起撫養其中部分或全部兒童的責任。這種動態正在拖累經濟,因為越來越少的勞動力難以支撐不斷擴大的老年人口所需的養老金和醫療保健系統。

擁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被托兒所束縛

中國社會科學院估計,到 2035 年,城鎮職工的社會養老金可能會用完。該院警告說,即使政策發生變化,人口赤字「也必然會帶來非常不利的社會經濟後果」。長期以來似乎不可避免的事情——中國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正在走向未來。它可能永遠不會發生。

撫養孩子的成本不斷上升,導致居住在重慶的新婚夫婦施林和郭歡歡計劃只生一個孩子,或者不生孩子。郭認為,撫養孩子的要求太高了。「我想給我的孩子最好的,」她說,「但我也想擁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被托兒所束縛。」

中國能做什麼? 鑑於人口力量已經在運動,將無法避免人口急劇下降。這對地球來說並不全是壞事:它可以幫助應對氣候變化,緩解中國環境和過度擁擠的城市的壓力。即便如此,北京仍迫切希望減輕可能阻礙中國實現習近平「共同繁榮」目標的經濟影響。

提高退休年齡、提高生產率和提高出生率

最簡單的補救措施——幫助美國避免其自身的人口危機——是移民。然而,中國是世界上移民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它的外國出生人口不到 100 萬——僅佔其人口的 0.06%——並且沒有提供獲得公民身份的可行途徑。(相比之下,美國有 4500 萬外國出生居民,約佔總人口的 14%。)在中國基本同質化的社會中,移民壁壘如此之高,以至於只有一個地方發生非中國移民:在農村,成千上萬來自越南、緬甸和朝鮮的婦女被帶進來,其中許多是非法的,成為農村單身漢的新娘。

在排除移民的情況下,北京正在尋求三個選項,用共產黨的方式可以稱之為「三提高」:提高退休年齡、提高生產率和提高出生率。

中國的強制退休年齡——七十多年前設定的,當時預期壽命還不到今天的一半——是世界上最年輕的退休年齡之一:女性 50 歲,辦公室工作人員除外,她們 55 歲退休,男性 60 歲. 將男性和女性的這一門檻提高到 65 將有所幫助,立即改變工人和退休人員的平衡。「從中短期來看,提高退休年齡是一項有效的政策,」維多利亞大學人口統計學家彭說。一個問題:它非常不受歡迎。當北京在 2008 年提出這個想法時,由於公眾的抵制而以失敗告終。中國領導人現在別無選擇,只能再試一次。

提高生產率可能更加棘手。為了應對日益減少的勞動力,北京不僅寄希望於其數十年的教育投資來培養更高素質的工人,而且還寄希望於高科技。中國是工業機器人增長最快的市場,也是全球人工智能領域的領先者之一。政府預測,機器人最終可以執行 2.4 億工人的任務。但高科技並不是萬靈藥。「機器人和自動化將減輕人口下降的負面影響,」彭說。「但他們無法取代所有領域的工人。」

減稅、住房補貼、延長產假、擴大托兒服務

最艱鉅的任務將是提高出生率。正如國營的《環球時報》所說,使中國成為「生育友好型社會」將是一個長期的解決方案。地方政府一直在為三胎政策推出新的激勵措施:減稅、住房補貼、延長產假、擴大托兒服務,甚至在一些省份還提供現金獎勵。到目前為止,似乎都沒有奏效。由於大流行和經濟衰退使得對未來的規劃更加令人擔憂,去年出生率進一步下降。受到獨生子女政策的製約——並面臨不斷上漲的成本——家庭似乎不願意多生一個孩子,如果他們想要的話。「經濟壓力太大了,」照顧孫女的退休人員董說。「養好一個孩子就夠了。」

丁清子在 2021 年底接到媒人的電話時,幾乎放棄了婚姻。她在安徽省找到了一個願意見他的女人。只有一個——嗯,兩個——障礙:那個女人離婚了,她有一個六歲的女兒。丁警惕。幾年前,一個離異的女人假裝對他有好感,只是為了騙他數千美元。可是,在婚戀市場上掙扎了這麼多年,他又有什麼選擇呢?

當他們見面時,平時害羞和沈默寡言的丁發現自己很容易交談。他說,他的約會對象坦率而友善,而且她看起來很誠實。沒過多久,他就要求她「安頓下來」。「我下定決心,這將是我最後一次相親,」他說。「如果這次不成功,我就放棄婚姻問題。」 女人感到很著急,但她的家人認為離異的母親很難找到一個可靠的男人。何況,丁家為了支付全部彩禮,已經負債累累。

去年這對夫婦結婚時,丁說他一直在想,我終於想通了這件人生大事!這位性格內向的人在招待會上發表了長篇演講,他說,他的父母「哭得眼睛都睜不開了」。從此,丁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體重增加了,又開始參加家庭聚會,現在有妻子和繼女陪伴。他感到自豪的是,他將不再是一根光禿禿的樹枝,受到流言蜚語和嘲笑:丁和他的妻子正準備要一個他們自己的孩子——在這片失踪兒童的土地上,一絲希望的心跳。(下)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