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8 C
Taiwan
2024 年 4 月 13 日
spot_img

【于思專欄】精神科醫師會被數位智能醫師取代嗎?

《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 Frank C...

【童文薰論壇】幼稚園學歷參選 可以治抄人病!

民主進步黨已經變成民主退步黨了。除非現在民進黨主席直接就把那些有學倫問題...

【山巨源專欄】AI與量子運算的混搭,徹底改變科學?...

科學家們正在探索量子機器學習的潛力。但人工智慧和量子運算的融合是否有有用...

【鄭春鴻專欄】配角人生

癌症病人與癌症病人一見面,很容易在非常短的時間成為知心的朋友。一旦在心靈...
-Advertisement-spot_img

【洪存正專欄】不怕病,就怕痛。疼痛要人命!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新的《自然》(Nature)社論<將疼痛視為優先事項,而不是事後才想到>(Treat pain as a priority, not an afterthought)呼籲,「慢性疼痛是真實存在的並且會毀掉生命——醫學界必須改變對它的態度。」(Chronic pain is real and ruins lives — medical attitudes to it must change.)

文 / 洪存正 綜合報導

慢性疼痛有多種表現形式和多種原因,為什麼會痛?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並不總是有簡單的答案。疼痛通常被研究人員和醫生視為身體對生物力學問題的警告系統:它是手指割傷、關節發炎或腫瘤生長的警報。醫療專業人員將治療潛在的問題,疼痛有望消退。但是當鬧鐘沒有關閉時會發生什麼?如果疼痛在組織癒合很久之後仍未停止,會發生什麼情況?即使沒有組織損傷也有疼痛時會發生什麼?一些答案可以在本週的Nature in Feature 中找到。

慢性疼痛是可以治療的——那麼為什麼仍有數百萬人在受苦呢?

疼痛本身就是一種醫療狀況。慢性疼痛,通常定義為持續三個月以上的疼痛,每天影響著全世界數百萬人。隨著肥胖、糖尿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發病率的增加,它可能會在未來幾十年影響到更多人。所有這些情況都會增加一個人患上慢性疼痛的可能性。疼痛也是 SARS-CoV-2 感染後可能持續存在的症狀之一。即使在接種三聯疫苗的成年人中,約有 4% 的 Omicron 變體突破性感染者會發展為長期 COVID。

慢性疼痛的表現形式多樣,病因眾多,神經科學和免疫學的基礎研究對我們對其的認識有很大幫助。遺傳學家和流行病學家正在探索導致風險的遺傳因素和環境因素。越來越清楚的是,慢性疼痛與神經、免疫、心理和社會因素的複雜組合有關。各種因素和過程都會導致一個人的痛苦,並且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

Long COVID:讓患者幫助定義持久的 COVID 症狀

但疼痛的多因素性質往往不被醫療機構,尤其是臨床醫生所認識。醫學研究開始涉及這種疼痛的生物心理社會模型,並且已經開發出可以——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有助於平息那些無休止的警報的療法。但獲得正確的治療組合,或在某些情況下獲得任何治療,並不容易。一個相當大的障礙是除了藥物之外,人們還沒有認識到瑜伽、針灸和心理治療等乾預措施的價值。在某些情況下,醫療保健政策和保險制度也是一個障礙。

例如,綜合護理(例如涉及疼痛心理學家、物理治療師和脊柱專家的護理)有時在治療慢性疼痛方面比單一干預措施(例如類固醇注射)更有效。然而,在美國,健康保險計劃通常不包括這些更複雜的治療計劃。此外,眾所周知,一些美國醫療保健提供者偏愛那些由保險公司支付更多費用的干預措施,即使有更有效(但利潤較低)的替代方案。如果臨床醫生注射 30 分鐘類固醇的報酬與提供更長療程的報酬相同,這可以被視為激勵更短、更有利可圖的選擇。該國缺乏全民健康覆蓋和強制性帶薪病假也使許多人無法從可用的治療方案中受益。

一些醫生的回答對病人來說太冒犯了

當然,圍繞獲得治療的問題並不是沒有全民醫療保健的國家所獨有。在澳大利亞,人們不得不開車五六個小時才能到達疼痛診所的情況並不少見。在英國,使用國民健康服務的人通常要排上一年的等候名單才能開始疼痛管理計劃。

許多圍繞獲得治療的問題都可以追溯到未能優先考慮慢性疼痛和慢性病的個人和社會態度。有些人甚至無法認識到一個人的痛苦是真實的。例如,儘管有大量證據表明纖維肌痛的神經學基礎,但去年的一項研究表明,一些英國醫生在一項調查中表示,他們認為這不是一種獨特的或真實的疾病。該研究的作者說,一些醫生的回答對患者來說太冒犯了,以至於他們沒有發表。

研究人員顯然正在幫助回答“為什麼會痛?”這個問題,但慢性疼痛研究需要得到更適當的資助。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將疼痛研究資金納入與成癮研究相同的類別,部分原因是使用阿片類藥物治療疼痛的複雜遺留問題。這兩個科目都很重要,按這種方式對資助進行分類,原則上沒有問題。然而,世界上最大的疼痛和成癮資助計劃之一美國 HEAL Initiative 的三分之二用於成癮研究,三分之一用於疼痛研究。這種邏輯更難解析。

未能優先考慮慢性疼痛的許多複雜驅動因素,甚至否認其存在的方法正在給數百萬人造成不必要的痛苦。需要進行改革以確保遭受慢性疼痛的人能夠獲得最有可能幫助他們的治療。圍繞慢性疼痛的醫學和社會敘事所特有的恥辱和偏見必須結束。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