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4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童文薰:對弱勢照護雇主提供免費法律援助

https://youtu.be/j1zu7Z5Epl4 文 / ...

【蘇和仲專欄】為什麼狗比你的朋友更能幫助你放鬆

如果您注意到,當您面臨壓力時,與心愛的狗狗在一起比與伴侶或朋友在一起時感...

【山巨源專欄】哈馬斯為何發動攻擊?以色列為何大吃一...

10月7日星期六上午,巴勒斯坦組織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了規模空前的突然襲擊...

【韓退之專欄】科學界的假論文問題有多嚴重?

台灣從蔡英文被指「假博士」,直到陳明通在台大指導林智堅論文抄襲案以來,一...
-Advertisement-spot_img

【韓退之專欄】使用武力不足以應付恐怖主義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0 月 7 日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可怕的恐怖攻擊後,以色列似乎不可避免地會以毀滅性的方式報復。對這種攻擊的第一個自然反應是厭惡,伴隨著復仇和懲戒性懲罰的慾望。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按照這一願望採取了行動,誓言要「摧毀」哈馬斯,轟炸加薩地帶,並對該領土發動地面入侵——儘管目前尚不清楚以色列如何(如果有的話)從軍事或意識形態消滅哈馬斯。希夫尚卡爾‧梅農 (Shivshankar Menon)發表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 的<克制的美德;為什麼使用武力不足以應付恐怖主義>( The Virtues of Restraint:Why the Use of Force Is Rarely a Sufficient Response to Terrorism)分析其中原因。

國家選擇了克制,而不是報復。反而防止了潛在的災難性戰爭

選擇以暴制暴也是一種選擇。事實上,並非所有恐怖主義受害者都會選擇報復。2008年11月26日,10名巴基斯坦恐怖分子從海上偷偷登陸孟買。他們在接下來的兩天裡對酒店、咖啡館、一個主要火車站和一個社區中心發動了襲擊,造成至少174 人死亡、300 多人受傷。印度當局很快意識到恐怖分子來自巴基斯坦,並得到了巴基斯坦的支持。國家的安全機構。我當時在印度政府擔任外交大臣,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敦促對鄰國如此無恥的攻擊行為採取強而有力的報復行動。

但經過深思熟慮,權衡了各種行動方案的可能結果和更廣泛的影響,總理曼莫漢·辛格的政府最終選擇不對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營地進行公開的軍事打擊。相反,新德里透過外交和秘密管道對孟買的恐怖暴行做出了回應。在公開場合,國家選擇了克制,而不是報復。這項決定為印度帶來了國際支持,防止了潛在的災難性戰爭,最大限度地減少了平民傷亡,並且可以說防止了更多的恐怖主義。至少到目前為止,印度還沒有在印度領土上再次遭遇巴基斯坦支持的造成大規模傷亡的攻擊。

一個武士為被殺的主人報仇的故事

當然,印度和以色列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國家。巴基斯坦和加薩並不等同。不同的背景決定了國家對恐怖攻擊的反應。2016年和2019年不同情況下,面對跨國恐怖事件,印度選擇對巴基斯坦境內明確目標進行軍事報復。但印度的經驗有力地提醒我們,將恐怖主義視為一個需要軍事反應的純粹軍事問題來處理是有限制的。當以色列夷平加薩部分地區,為未來播下仇恨的種子時,考慮不以更大的暴力回應恐怖主義暴力的好處是有啟發性的。

神話作家約瑟夫·坎貝爾講述了一個日本民間故事,講述了一個武士為被殺的主人報仇的故事。在追捕殺害他主人的兇手後,武士正準備斬首他,這時刺客向他臉上吐口水。武士立刻收刀入鞘,轉身離去。他的主人教導他永遠不要出於盲目的憤怒而行動;報應應保持客觀、公正的距離。坎貝爾的故事闡明了對恐怖的一種可能的反應:克制。

克制似乎是印度可以選擇的最不壞的選擇

2008年孟買恐怖攻擊事件後,印度認為軍事打擊不太可能解決源自巴基斯坦的跨國恐怖主義問題;這將轉移國際社會對印度恐怖受害者的同情,顯示這件事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爭吵,兩國在這場爭吵中是平等的。這將為恐怖分子及其贊助者帶來他們所希望的攻擊結果:憤怒、分裂的印度,甚至可能引發戰爭。

克制似乎是印度可以選擇的最不壞的選擇。這是有代價的:巴基斯坦軍隊和反印度激進組織虔誠軍領導層中的許多支持這次襲擊的高層都逃脫了報復,該組織對暴力事件負有責任。可以肯定的是,印度並不是一個和平主義國家,在其他情況下它也曾以武力回應恐怖主義暴力。當巴基斯坦支持的恐怖分子於2016年襲擊烏裡的印度軍營和2019年襲擊萊索波拉的一支安全車隊時,印度選擇越線進行軍事報復,打擊恐怖分子的發射台和基地。這兩種報復行動對於鎮壓跨國恐怖主義或消滅其煽動者和領導人都沒有產生巨大作用。

在孟買發生恐怖暴行後,印度選擇了克制,而不是報復。

恐怖主義暴力的目標往往是讓一個更強大的國家失去平衡並煽動流血。歷史提供了恐怖分子成功誘使強國陷入戰略錯誤的警示例子。奧匈帝國對弗朗茨·斐迪南大公被謀殺的反應導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和哈布斯堡帝國的終結。911攻擊後,美國選擇發動一場無法取勝的全球反恐戰爭,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並陷入困境;有人可能會說,這兩個國家和更廣泛的地區最終的狀況都比開始時更糟。反恐戰爭催生了「伊斯蘭國」等更具殺傷力的恐怖組織,高昂的平民死亡人數和美軍的暴行損害了美國的聲譽。

兩個錯誤並不能構成一個正確

政府決定如何應對恐怖主義往往會因國內政治因素和公眾的報復慾望而變得複雜。以其實力或民族主義資歷而自豪的領導人往往會拿起錘子。但兩個錯誤並不能構成一個正確,歷史不會眷顧那些屈服於情感並依賴軍事手段對抗恐怖威脅的人。以色列在加薩針對平民的行動以及約旦河西岸持續發生的暴力事件已經失去了全世界的同情。與針對這一具體情況而設計的軍事、秘密和政治措施的結合相比,「強硬」的、純粹的軍事反應不太可能實現以色列消滅哈馬斯的目標。從經驗來看,大多數針對恐怖攻擊的大規模軍事反應都導致了長期戰爭、意想不到的後果以及恐怖威脅的淨增加。2009年,斯里蘭卡政府消滅了泰米爾猛虎組織的軍事力量,這常被視為成功使用武力打擊恐怖組織的例子。但這表面上的勝利導致數十萬人流離失所,未能解決種族緊張局勢,並扭曲了該國的民主進程——這些問題至今仍然存在。

過度反應會產生恐怖分子所尋求的宣傳氧氣

軍事上的過度反應會產生恐怖分子所尋求的宣傳氧氣。它有助於宣傳恐怖組織聲稱代表弱勢群體。事實上,哈馬斯發動 10 月 7 日襲擊的動機之一很可能是為了製造一種局面,使大多數以前不支持哈馬斯的巴勒斯坦人因以色列的懲罰性行動而投入其懷抱。

恐怖主義的動機和目標都是政治性的,因此必須以政治性的方式加以處理。嚴格的暴力反應符合以色列數十年來對恐怖活動的反應:一種被稱為「除草」的策略,這是一種委婉的說法,指的是定期進行懲罰性行動,旨在鎮壓但不能根除恐怖活動。該短語的作者之一、以色列學者和軍事戰略家埃坦·沙米爾 (Eitan Shamir) 現在宣稱這種策略是不夠的。他認為,以色列的威懾已經失敗,只有將哈馬斯從加薩連根拔起,該國才能生存。目前尚不清楚如何在不給加薩平民帶來可怕的傷亡和痛苦的情況下實現這一目標。無視巴勒斯坦人的權利和他們建國的願望正是造成該地區目前令人遺憾的局面的原因。以色列的轟炸、飛彈攻擊和坦克射擊最有可能將加薩人推向哈馬斯和其他武裝組織。

單靠鎮壓並不能消除恐怖主義威脅

哈馬斯的攻擊不僅對以色列構成政治挑戰。現在,西方可以合理地指責其在對待外國佔領和襲擊烏克蘭和巴勒斯坦平民的態度上採取雙重標準和虛偽態度。對許多南方國家和一些北方國家來說,西方列強拒絕敦促停火或解決以色列對平民的攻擊問題,是對西方公開承諾的戰爭法和人道主義考量的嘲弄。

以色列自身的經驗證明,單靠鎮壓並不能消除恐怖主義威脅。

只有透過政治手段應對恐怖主義——將恐怖分子與他們聲稱代表的民眾隔離開來,並提供更好的替代方案——才能找到真正消除哈馬斯當前拒絕主義和虛無主義形式的前進道路。以色列自身的經驗證明,單靠鎮壓並不能消除恐怖主義威脅。有控制地使用武力對於給予政治發揮空間是有用的,甚至是必要的。如果和平是最終目標,那麼克制就可以打開溝通和談判的空間。對恐怖主義的純粹軍事反應削弱了那些以和平為真正目標的人。

針對恐怖主義沒有完美的公式化應對措施

當然,當恐怖分子得到一個或多個國家的支持時,計算就更加複雜。在這種情況下,針對非國家行為者的大規模武力的效用本來就有限,而國家保護使他們有罪不罰,這使得他們更加雪上加霜。政府必須對恐怖活動的國家支持者做出有效的軍事和政治反應。印度在因應國家支持的恐怖主義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總體而言,它透過結合軍事、政治、社會和印度國內外的其他手段來遏制了問題。

當然,所有這些都不能保證任何國家完全免受恐怖攻擊。經驗表明,針對恐怖主義沒有完美的公式化應對措施,只有不那麼痛苦和更有成效的應對措施。許多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同樣相信,他們的受害者身分證明了極端和不人道的措施是正當的,而世界其他國家則感到被迫選擇立場。那些透過政治手段尋求和平結果的人的聲音似乎被那些呼籲復仇、懲罰和濫用武​​力的人淹沒了。但如果要吸取一個教訓的話,那就是政府需要了解鎮壓和武力的限制。單獨選擇只會導致更大的悲劇。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