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0.3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25 日
spot_img

【阮嗣宗專欄】新一波抗肥胖藥物的四個關鍵問題

很少有一種產品如此成功,以至於其製造商不再為其做廣告。但這就是減肥藥 W...

【劉伯倫專欄】熱浪席捲全球,我們該做些什麼?

今年六月對於地球來說是破紀錄的月份。包括全球空氣和海洋表面溫度在內的關鍵...

【安納奇專欄】為什麼維生素以字母命名?

維生素C對抗感冒?胡蘿蔔用於增強視力的維生素A?富含脂肪的魚和陽光有助於...

【新科技新經濟】避免全民被迫集資救台電 : 延役核...

為了避免全民被迫集資救台電,除了電價必須落實合理化,向來反核的德國及比利...
-Advertisement-spot_img

【靈肉仆繼】《鳶山誌:半透明哀愁的旅鎮》第二十五章,書寫經驗分享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滿腔懺憾而行,尤其是刻意遺棄了,那支可以寫出直追《戰爭與和平》的大筆,於是他的影子,開始沿途安慰他。以下,就是兩者之間的靈肉對話:
「唉,但願失落一甲子的那支筆,還能留在人間,就算被誰撿走,也沒關係。」
「嘻,天祐三峽。你那支筆,不僅還留在人間,而且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啦!」
「莫調皮,趕緊告訴我。這支魂牽夢掛之筆,現在落在誰手中,藏在誰身上?」
「莫緊張,其實,你自己就是那支筆,也就是你刻意遺忘的,那縷殘情遺志!」
互相參商的結果是,效法三峽先賢,造福後世。其方式是,就在這片最後溪谷,粉碎那縷殘情遺志,化為閃閃流螢、朵朵桐花,好讓過往遊客見者有份,自行拾掇;至於,拾獲者的「輕盈」與「沉重」,那就任憑各自的「轉化能力」與「傳承意願」了。

暮色裡,前方踽踽走著一名似曾相識,神情僵漠,有如長期服用鎮靜劑的老病號;那是一個以賞螢為藉口,以尋夢為動機的初老男子。他們就在兩排高瘦光蠟樹的幽蔭裡,不期而遇;此人,原來就是落拓到去當大樓警衛,卻又不甘心空有一身文才的鄉土作家。依他經驗,「流螢小徑」的最佳賞螢地點,是兩排光蠟樹前端,直抵長春園的陰濕路段;此路段僅約三百米,但聽說某年曾經有一組三峽人,竟然聯袂走到凌晨,還不知伊于胡底,鄉土作家就是其中之一。

流螢閃熾。韓新陸校長攝於那瑪夏。

將夜,臭老導演拉來外景隊,趕來補拍一幕外景戲,惟恐螢火不夠旺熾,開始撒下許多人工燐火劑;入夜,於是螢點恆河沙數,到處熠熠閃亮。他們涉步其中,登上小徑盡頭的「長春園」,竟然看見一組唐山仙神,正在悠然下棋為樂;又登上園頂的旅人蕉前,更看見一組原民遠靈正在圍火自娛,其燃柴竟然是自己的骸骨。一時之間,竟然就這樣分不清,這螢點到底是人骨燐火,還是螢光?

長春園靠山壁的渡道旁,果然藏著呂洞賓的私房酒;一鉤荒月下,他的影子與大羅漢濟公,正在竊竊私語,計議怎麼偷酒。此夜,鄉土作家並不知他們最後是否偷酒得逞,飲個酩酊大醉,立地成佛;只知在看見一名國小學童,偷捉了兩隻螢火蟲後,幽幽一個轉身,已是踽踽走在桐花步道的五月飛雪中。霏霏花影,無限繽紛,飄飄落意,無限淒美;他學著那名國小學童,悄悄掏出,一只類似被李梅樹丟失的老皮夾,偷偷藏進,一縷疑似被蘇大興粉碎的老筆魂。

長春園。台西桃拍攝。

最後一個轉身,他已來到四條桐花步道的交會處,兩排光蠟樹前端的旅境岔口。螢光盡頭,花影盡處,分別走來了兩個人妻,一個是尋找土地公而來的土地婆,一個是尋找鄉土作家而來的雞排老婆;兩個人妻都抱怨說,已都從四月螢火祭、五月桐花祭,找到現在的七月光蠟樹祭了,都還找不到這兩個落魄男人。

光蠟樹祭,就是以光蠟樹汁,酬祭獨角仙、鍬形蟲二族,為愛相搏的格鬥勇士;勝者取得交配權,享受一番暢樂後,奉獻體液,當作母蟲產卵養分而死。此祭頗為隆重,今年主祭是渡盡一切怨苦的大羅漢濟公;監祭,理所當然,當非勞苦功高的土地公、土地婆莫屬。證祭人選,有誰推了鄉土作家一下說,「小瘋子,一管禿筆,滿腹孤憤,一卷遺史,捨你其誰」?

必須一提的是,光蠟樹汁,其實就是呂洞賓私藏的那些「仙公酒」;偷酒賊,就是當初濟公慫恿的,他們之一的那個三轉仔。祭後,原本奉命捉賊的土地公,醉醺醺、情綿綿的抱向土地婆時,竟然就讓兩個神鬼偷酒賊,趁隙逃之夭夭了。鄉土作家則在摟著雞排老婆下山後,沉澱思緒、澄清情志,終於學著濟公語氣寫出如下生命感悟,完成了這部《鳶山誌:半透明哀愁的旅鎮》:
一佛一燈一舍利,一天一地一代人
一僧一唄一滅度,一草一花一次春
哎唷,怒放吧,紫牽牛──
哎唷,怒放吧,紅地荳──
哎唷,怒放吧,白百合──
哎唷,怒放吧,金忍冬──
哎唷,善哉,阿彌陀佛──

本章概意如上。我根據以下資料,演繹以下相應的人神事物:

一、相關資料

◆《戰爭與和平》:舊俄大文豪托爾斯泰的偉大歷史小說,書寫歐洲拿破崙時期在俄羅斯發生之事。(本章中,用來比擬蘇大興的歷史境遇與卓越才華)
◆長春園:位於流螢小徑終點,內有複合式亭閣,十分清靜雅致,為本地登山、健行客的中途站。(小說中,借用來當作唐山仙神的休閒處所)
◆旅人蕉:植於長春園上方平台,洋溢著一份南島風味,之前置有健身設備,可惜現已荒蕪。(小說中,借用來當作三峽南島先靈的荒山圍火處,對映唐山仙神的悠然閒適)

旅人蕉。台西桃拍攝。

二、對應的人神事物

◆千蟲拜仙樹:光蠟樹,每到七月便會分泌汁液,引來蜂、蛾、獨角仙、鍬形蟲吸食,最多曾有一樹擠滿三、四百隻的盛況。(小說中,藉資與祖師廟的「百鳥朝梅柱」的靈之棲所、魂之歸宿,對比出千蟲的活之旨趣、生之契機)
◆大羅漢濟公:西天降龍尊者的化身,傳說世上何處最苦,祂便行往加以渡化。(小說中,三峽某瘋子原身的鄉土作家,藉資用來自渡與渡人)
◆仙公酒:呂洞賓亦道亦佛,與濟公相似,葷素不分,愛喝美酒。(小說中,其私房酒來自樹林老酒廠,而長春園、旅人蕉的過道旁,置有一排其空酒甕)

仙公酒甕。台西桃拍攝。

◆鄉土作家:其實,就是區區在下,我「詹明儒」的化身。
◆《鳶山誌:半透明哀愁的旅鎮》:前衛出版,詹明儒的第三部長篇小說,內有錢鴻鈞、江明樹、蔡寬義三家推薦序,文本共二十五章,計30萬字。(其連作《鳶山誌:藍色三角湧》,正在籌款準備出版中)

(此書的書寫經驗分享,全部告終。承蒙耐心閱讀,十分感恩)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詹明儒
詹明儒
祖籍彰化,屏東師專畢業,國小教師退休,目前專職寫作。已出版有《鳶山誌:半透明哀愁的旅鎮》等三書,待出版有《大島記:渾沌台灣》等四部小說。得過中外文學獎、時報文學獎,台灣文學獎、巫永福文學獎。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