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7.4 C
Taiwan
2023 年 11 月 29 日
spot_imgspot_img

【實用哲學】政治意識形態可「置入性行銷」到教育嗎?...

台灣很多人對政治意識形態被加入教育內容,尤其是歷史教育,感到苦惱甚至氣憤...

【王半山專欄】「全球領導力」是中國夢?「暈船症」?...

中國共產黨近幾十年來毫不含糊地大膽地將中國置於國際體系中的「應有地位」。...

【巴枯寧專欄】因烏克蘭戰爭逃離俄羅斯的夫婦

瑪莎格森Masha Gessen《紐約客》(New Yorker) 寫的...

【劉伯倫專欄】中國第一個使用衛星監測保護自然

中國政府是第一個使用衛星監測預留保護土地以確保其免受非法開發的國家。科學...
-Advertisement-spot_img

【阮嗣宗專欄】以色列鎮壓言論的內幕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瑪莎‧格森(Masha Gessen) 發表在最新一期《紐約客》(New Yorker) 的<以色列鎮壓言論的內幕>( Inside the Israeli Crackdown on Speech)指出,「自 10 月 7 日襲擊以來,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的和平活動人士越來越多地成為雇主、大學、政府當局和右翼暴徒的目標。」(Since the October 7th attack, Palestinians and peace activists in Israel have increasingly been targeted by employers, universities, government authorities, and right-wing mobs.)

「人們正在攻擊我的房子。請過來做點什麼。」

10 月 7 日哈馬斯在以色列南部發動襲擊一周後,36 歲的以色列正統派記者伊斯雷爾·弗雷 (Israel Frey) 剛剛回到自己位於佈內布拉克 (Bnei Brak) 郊區的公寓。當他開始聽到外面的噪音時,他來到了特拉維夫東部以極端正統派為主的小鎮。當時是晚上 10 點多,距離安息日結束還有幾個小時。有人——他不記得是誰——給他發訊息說,他的地址在網上流傳,並呼籲加入 La Familia,這是一個極右翼組織,最初是耶路撒冷最大的英超足球隊的球迷俱樂部,襲擊弗雷的家。當弗雷試圖檢查公寓門外是否有人時,他發現有人擋住了取景器。街上的聲音越來越大。他聽到人們大喊「叛徒」。他們似乎在向大樓投擲鞭炮。他將妻子和兩個分別為八歲和十三歲的孩子從有大窗戶的客廳裡衝了出來,並瘋狂地給朋友們發短信:「人們正在攻擊我的房子。請過來做點什麼。」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家,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回家。」

一位鄰居走近人群,為弗雷一家人協商安全通道。在孩子們離開公寓之前,弗雷用圍巾遮住了他們的臉,以免人群看到他們。他待在裡面,聽著聚會的聲音變得越來越瘋狂和吵鬧,直到凌晨三點左右警察來到他家門口並告訴他需要離開。一枚鞭炮擊中了弗雷樓下鄰居的窗戶,玻璃碎裂了。當三名警察護送弗雷出去時,其中一名警察抓住弗雷的手臂並向他吐口水。

弗雷被一輛警車趕出了佈內布拉克,然後又開著自己的車繼續前行,這輛車是由另一名警官駕駛的。但是,弗雷很快意識到,另外兩輛車仍在追隨他。他開車前往特拉維夫的一家大型醫院伊奇洛夫並躲藏起來。最終,他得以前往一位朋友的公寓,幾週後我們透過視訊進行交談時,他仍然住在那裡,並由一位熟人擔任翻譯。據弗雷所知,在針對他的大樓的襲擊中尚未逮捕任何人。「警察保護我的生命只是因為他們阻止人們進入大樓並護送我出去,」他說。「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家,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回家。」

在如此黑暗的時期生活在這樣的地方卻不發聲,這幾乎是不道德的

弗雷身材瘦小,戴著眼鏡,留著極端正統派的傳統鬍鬚和側鬢,他認為以色列和加沙的最新一輪暴力源於他在給我的信息中所說的以色列“消滅了地中海和約旦河之間一半的居民。” 在推特上表達這樣的觀點似乎讓弗雷失去了兩次工作。去年,他被警方帶走審問。導致上個月襲擊的事件似乎是 10 月 7 日後幾天在特拉維夫舉行的燭光守夜活動。在聚會上,弗雷被要求念卡迪什語,即哀悼者的祈禱詞。他為當時在以色列對加薩的報復性襲擊中喪生的一千四百名被謀殺的以色列人和數百名巴勒斯坦兒童和婦女祈禱。弗雷祈禱的視頻片段與他的家庭住址一起被發布,該視頻片段經過編輯,看起來他只提到了巴勒斯坦兒童。

弗雷是過去幾週被人肉搜索的至少三位以色列著名左翼人士之一。領先人權組織 B’Tselem 的執行董事尤莉·諾瓦克 (Yuli Novak) 在社交媒體上公佈了她的電話號碼後,她覺得自己必須帶著妻子和剛出生的嬰兒暫時離開以色列。人肉搜尋的另一個目標是電影製作人和活動家古爾·利特曼(化名),多年來,他在 Facebook 上發表了許多批評以色列武裝部隊的帖子,他認為以色列武裝部隊犯有戰爭罪。他還表示,與經常重複的以色列是中東唯一民主國家的說法相反,該國從來就不是一個民主國家,主要是因為其國家計劃始終將其控制的土地上近一半的人民排除在外。「我是一個男人——猶太人、白人、德系猶太人,」利特曼告訴我,他列出了使他在以色列社會享有特權的特徵。“在如此黑暗的時期生活在這樣的地方卻不發聲,這幾乎是不道德的。”

沒有任何理由可以為謀殺辯護

10 月 7 日之後,利特曼發布了大量帖子。罹難平民包括他高中時的一位老朋友和一位朋友的父母。他寫道,無論巴勒斯坦的解放鬥爭多麼重要,沒有任何理由可以為謀殺辯護。他寫道,一些國際左翼人士並沒​​有意識到以色列悲劇的嚴重性。他還寫道,一想到加薩正在發生的事情,他的心就碎了。利特曼與加薩的一位朋友保持聯繫,他告訴我,“每天我醒來都害怕她第二天可能無法生存。” 10 月中旬,朋友們提醒利特曼,他的名字、照片和家庭住址已被 Telegram 上的一個極右團體散佈。

利特曼離開家前往朋友家。儘管他的電話一直在響,但他不再接聽未知號碼的電話。他刪除了自己的Facebook 帳戶——他知道任何瀏覽他個人資料的人都會發現展示巴勒斯坦國旗的帖子或他在紀念大災難(1948 年以色列將巴勒斯坦人暴力驅逐出新成立的以色列國)時的照片。用他的話說,他已經「沉迷於」Facebook,但戒掉它還有一個可取之處。在他離開網站之前,一位朋友轉發了一項行動呼籲,建議以色列應對巴勒斯坦人使用核武。「我確信,如果我現在在 Facebook 上,我的心也會破碎,因為我會看到有多少我認識和我愛的人在說可怕的話,」利特曼告訴我。“我寧願盲目。”

以色列猶太社會正在經歷一段非常非常艱難的時期

我為這篇報導採訪的以色列猶太活動人士無一例外地指出,與他們的政府對巴勒斯坦人施加的懲罰相比,他們的麻煩就顯得黯然失色了——當然,在加薩,在被佔領的約旦河西岸,也在以色列境內。雖然猶太活動人士在政府的默許下成為右翼暴徒的攻擊目標,但巴勒斯坦人卻感受到了政府鎮壓機構的全部力量。

目前對言論的鎮壓,包括逮捕、警察審訊以及安全部門 Shabak 進行的所謂警告談話,主要是由國家安全部長伊塔馬爾·本 ( Itamar Ben)今年早些時候成立的一個特別工作組執行的。Gvir ,辨識社群媒體上煽動恐怖主義的案件。在擔任部長之前,本格維爾是一名極右翼活動家。2007年,耶路撒冷一家法院因他攜帶寫有「驅逐阿拉伯敵人」等標語和海報而被判煽動種族主義罪。巴勒斯坦人經營的法律中心阿達拉的負責人哈桑·賈巴林告訴我,“本格維爾的工作是保護我的安全,他被稱為以色列歷史上最種族主義的官員。” 賈巴林補充說:「我們知道以色列猶太社會正在經歷一段非常非常艱難的時期。但這個緊急時刻是在這個國家歷史上種族主義最嚴重的政府之一的領導下發生的。”

人們因社交媒體貼文甚至點讚而被捕

10 月 7 日之後,在以色列代表巴勒斯坦囚犯五十多年的傳奇人權律師 Lea Tsemel 開始看到前所未有的事情:人們因社交媒體貼文甚至點讚而被捕。我們談話的那天,採梅爾剛從一名以色列公民巴勒斯坦律師的案件聽證會回來,這名律師在 10 月 7 日之後的幾天裡發帖稱,“我度過了一個美妙的夜晚。” (採梅爾並不代表被告,但與其他幾名律師一起出席了聽證會,以示聲援。)這名年輕女子剛剛通過了律師資格;一群猶太律師提出申訴,聲稱她的貼文表明了對哈馬斯的支持。

10 月 30 日,拿撒勒一家法院審理了海法以色列理工學院四年級學生巴揚·哈提布 (Bayan Khateeb) 的案件,她因 10 月 8 日在 Instagram 上發布的一篇故事而被捕。這篇文章的特色是一個煎鍋,裡面有一個沙克舒卡在爐子上煮,雞蛋幾乎凝固了,標題是“我們很快就會吃到勝利的沙克舒卡”,還有一個巴勒斯坦國旗表情符號。一群猶太學生向以色列理工學院投訴,聲稱卡提卜表達了對哈馬斯的支持,結果她被逮捕並被關押過夜。當警方試圖將 Khateeb 的拘留延長六天時,她作證稱自己不是一名稱職的廚師,並為一小群將要在廚房品嚐她的勝利的朋友發布了這張照片。法官裁定有合理理由,並下令將她再關押一天;經過上訴,該措施被減少為五天軟禁,並禁止使用社群媒體。Khateeb 也已被以色列理工學院停職。

數百名以色列巴勒斯坦公民被大學停職或解僱

目前,以色列平民的大部分生活都處於暫停狀態。大學延後了學年的開始;除逮捕等緊急事項外,法院不審理案件。許多因涉嫌不忠而被拘留的人可能永遠不會受到指控,但法院正在透過逮捕來有效地實施懲罰。阿達拉法律中心正在監測一百七十多起案件,其中大多數涉及以色列的巴勒斯坦公民,約佔以色列公民的百分之二十。這些人在教育、就業和公共服務方面受到系統性的歧視。儘管如此,他們中的許多人就讀於希伯來語大學,並在以猶太人為主的以色列機構工作。過去幾週,數百名以色列巴勒斯坦公民被大學停職或解僱。

十月底,我訪問了蕾拉(化名),她是以色列的巴勒斯坦公民,在一家以色列大公司擔任銷售主管。她講述了一次與一位客戶的會面,這位客戶試圖讓她參與討論 10 月 7 日的襲擊事件。萊拉沒有說什麼表明她為這些襲擊辯護,但她顯然也沒有表達令人滿意的譴責。萊拉的雇主舉行了聽證會,兩天後決定繼續僱用她,條件是她向客戶和出席會議的一名猶太同事道歉。

如果你是以色列的阿拉伯人,他們認為你應該支持恐怖主義

奧馬爾(化名)是一名大學生。和許多阿拉伯年輕人一樣,他維護著一個主要由宗教詩句組成的 Facebook 帳號。10 月 7 日襲擊事件發生幾天后,他發布了一首關於在困難時期保持耐心的詩句。一名陌生人發表評論,指責奧馬爾支持哈馬斯。奧馬爾阻止了這個陌生人。隨後,該貼文的截圖出現在奧馬爾系學生的 WhatsApp 聊天中。有人寫道:“我不僅僅是把他鎖在這個群體之外,我還要確保他每次靠近大學時都會感覺很糟糕。” 奧馬爾感到害怕,向警方報案,然後通知大學,並發送了他的貼文截圖來說明事件的荒謬性。作為回應,大學給他發了一封信,通知他已被停職,等待紀律聽證會。

在 Zoom 上舉行的聽證會包括該大學的律師和校長。奧馬爾得知,一群學生,其中包括他視為朋友的人,對他提出了投訴。該大學收集了奧馬爾一年多前的一些帖子。其中一張照片是一個男孩坐在自家房屋的廢墟上,旁邊有一隻被以色列火箭擊中村莊的貓。「在我們看來,你在支持恐怖主義,」校長說。奧馬爾在律師的陪同下試圖解釋他沒有這樣做。但是,奧馬爾對我說,“這就像如果你是以色列的阿拉伯人,他們認為你應該支持恐怖主義。”

這是種族滅絕!

「這就像一台正在運轉的機器,」奧馬爾和萊拉的律師薩桑·扎赫 (Sawsan Zaher) 說。扎赫目前代表數十名其他失業或被大學停學的以色列阿拉伯人。她告訴我,特別是在大學方面,鎮壓力量似乎勢不可擋。甚至推遲的請求也被拒絕,因為她被告知,教育部已指示各大學和學院迅速果斷地採取行動。她所見過的絕大多數案件並不涉及實際煽動恐怖主義或支持哈馬斯。相反,她說,人們因為自己的貼文帶給他人的感受而受到懲罰。“公眾聲稱它受到了傷害,他們不希望任何人表達其他感受。”

10月17日,以色列警察局長柯比·沙卜泰宣布,不允許任何反戰示威活動。「歡迎任何希望認同加薩的人——我將把他送上現在開往那裡的巴士,」他說。第二天,在海法,警察制止了對加薩戰爭的抗議活動。約阿夫·巴爾 (Yoav Bar) 是一位六十多歲的電腦程式設計師和活動家,他正拿著一個小橫幅參加抗議活動,上面用英文寫著“這是種族滅絕!” 當他和其他大約一百名抗議者到達時,他們看到廣場上擠滿了警察。只有極少數人敢冒險進入廣場。他們都沒有舉起橫幅,但坐在欄桿上的巴爾允許他的橫幅展開到足以拍照的程度。他立即被捕。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