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9.7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5 日
spot_img

【向子期專欄】當你的身體生病時該吃什麼?

當你生病時,你想吃甚麼?該吃什麼?專家表示,某些營養素(例如維生素 C)...

【洪存正專欄】中國掀起博物館建設熱潮

文 / 洪存正 雖然在大流行期間封鎖了邊境,但中國開始建造專門用於藝術...

【蘇同叔專欄】荷爾蒙失衡,怎麼辦?

文 / 蘇同叔 一些網紅說,吃生胡蘿蔔沙拉可以平衡過量的雌激素;還有人...

【山巨源專欄】有維生素 K 為什麼沒有維生素 F?...

維生素C治感冒?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裡服用足夠劑量的維生素 D?我們都知道維...
-Advertisement-spot_img

【郭老論美】藝術品正反錯置之議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美術作品倒置問題實屬「大哉問」。連國外大美術館的重量級畫作都有掛反的錯誤;當然,發現後立馬更正,以免傳為笑柄。

現在就藝術本質問題,逐條申述:

1.最困擾作品觀賞之向度就是具象與抽象的分辨,其主要分野,除了「有無具體形象」–也就是有沒有可認識的「自然界物象」。其實,是否有形象次之,其作品之「精神」、「理論」更加重要,值得深入探討而非直覺判斷,人云亦云。

郭少宗《 迷惑之必要 》,2017~2018作(左圖正向,右圖倒置)。

2.基於尊重藝術原創的原則,由作者做主,繪畫作品可從畫家簽名認定向度。有些畫家簽名隱匿簽在畫背後,得仔細尋察,再做為上下依據。

3.繪畫之方向甚為重要,並非抽象畫就可隨意顛倒掛畫。舉例他類藝術作品:如文學作品之起承轉合,編排有理,即使是意識流語法,也得依照原作者之意識「流」;再如音樂之首段轉成下章,是根據情緒、思想的流程,不得混亂,完整樂章才是原始創作意念;再如電影之觀賞時間性更強,有序幕,有高潮,有結尾,具有叛逆性的電影,任其錯置編排,完成品之前後順序就是重要的創作元素,千萬容不得別人亂剪亂播。

4.美術史上第一幅抽象畫源自康丁斯基倒置的具象水彩畫(故事精彩請自行查閱)。美術史的焦點意義在於:康氏之破除「有形象」的既有概念,讓觀眾自由聯想,可加大畫作之意涵。以此類推,一旦作品被「顛倒」意外錯置,就變成另外一幅畫,不可不慎。德國藝術家喬治・巴塞利茲(Georg               Baselitz)更以顛倒人像畫成為招牌,其用意不可謂不深。顛覆傳統觀賞習慣,打破正常物理原理,就是藝術家的「霸道」美學,毋庸置疑。

德國藝術家喬治・巴塞利茲(Georg Baselitz)更以顛倒人像畫成為招牌。(圖取自網路)

5.基於美術學術的嚴肅性與尊貴性,畫作的向度只有一個標準,錯了就是錯了。一幅畫一旦畫家簽名款,即刻斷定其方向性,這與顯微鏡下的「細菌圖像」,可任意擺放千差萬別;卻與一張已經標出指北標誌的地圖一樣,江山已定,不容偏移。

6.現今網絡發達,傳播迅速,常見粗製濫造的圖文,藝術品常有倒置的「無心之過」。然而,藝術乃千秋事業,實不宜草率敷衍,將錯就錯。應該謹慎地處理,如同支票上的金額數字小數點,不能隨意移動,否則扭曲意義,損失慘重。

再舉凡例:世界各國所有國旗都是抽象畫,但是倒置可能犯法(日本與瑞士例外);霸道的國家元首畫像,如被倒置,有可能是殺頭重罪。故對待藝術品應該以「極度」審慎原則為之。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郭少宗
郭少宗
1975國立藝專美術科畢業,受教於廖繼春、楊三郎、洪瑞麟、李仲生等名師並深受影響。他愛山愛水,創作用色大膽筆觸奔放,將台灣山川之美,以其火山噴發般的獨特風格,形塑得大氣滂薄。 郭少宗曾執教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公共藝術系六年,並於2014 應邀北京大學百年講堂專題演講。 對藝術創作的熱情,自年少以來數十年如一日,曾舉辦46次個展並參與超過60次畫會聯展,足跡遍及臺灣、日本、韓國、中國、港澳、美國、奧地利、德國、法國、薩爾瓦多等地。他的創作是在傳統之外不斷嘗試多樣性突破,而建立自己的風格。譬如追隨廖繼春的腳步,色彩繽紛豐美;崇拜梵谷及莫內,亦醉心於印象派,但落筆則偏重野獸派及表現主義,這正是他熱情澎湃、狂狷不羈的真性情。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