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1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25 日
spot_img

【阮嗣宗特稿】日本致命地震背後的科學

本週,日本西海岸發生了一系列強烈地震,造成數十人死亡,許多建築物化為廢墟...

【柳子厚特稿】為什麼隱藏的仇外心理正在公開化?

反移民情緒在歐洲和北美的時事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愛爾蘭正遭受十一月都柏林破...

【巴枯寧專欄】猶太復國主義棺材裡的黃釘子

10 月 7 日,哈馬斯武裝分子在一場史無前例、高度協調的襲擊中,「14...

蔡政府發錢成癮,預告2024政黨輪替

文 / 童文薰律師 現在的政府,整個蔡政府,他們發錢成癮了,不只是...
-Advertisement-spot_img

【郭老論美】流形化為中流砥柱~朱銘美術館特展之厚望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一場由石瑞仁策展的2024台灣當代雕塑展,以「流形」為標題,在朱銘美術館展開。

策展理念,開宗明義指出:「流形」一詞源自「正氣歌」之始:「雜然賦流形」– 名正言順的說出宏大壯闊的創作立場,這在台灣去中化且風行各地,一片幼稚、弱智的「可愛風」(如一顆紅球、兩隻小黃鴨)雷厲風行之下,確是難能可貴,值得正視。

圖1:黃步青–提鐵籠的人。(圖/郭少宗提供)

石氏歸納出三個此展趨勢:個性化的表現、自主性的思維、多元化的發展,給以詮釋著當代台灣雕塑界掙脫「雕塑本質」的思辨課題,「想要怎樣」的創作動機,已經蔚成潮流。

圖2:康延齡–善念牡丹-天女的祈禱。(圖/郭少宗提供)

一旦事物發展到一道瓶頸,危機或許可轉型成生機,這一回由民間機構主辦的特展是否能夠扭轉「流俗化」的藝文活動?是否能夠遏止「浮誇風」的淺碟文化,就得細看此展作品的豐富性以及打動人心的力道了。

圖3:王振瑋–風之形。(圖/郭少宗提供)

是的,此回囊括了雕塑史上的演進流派,大約可依照藝術家的年齡段,即可知其依循雕塑史潮流的演繹順序。譬如探討木質虛實空間的木雕(賴永興圖6)、達達主義的物體拼湊(黃步青–提鐵籠的人圖1)、幾何抽象的極簡造型(莊普、林鴻文)、普普藝術的生活化裝綴(康延齡–善念牡丹-天女的祈禱圖2)、地(水)景藝術的結合環境(王振瑋–風之形圖3、流盪追漾圖5)、光電影像的科技媒體(彭弘智)、塑膠充氣造型的軟雕塑(陳奕彰–朱槿花)、鮮豔討喜的童趣風(蔡潔莘–讓我們今天就擁抱吧!圖4)。12位雕塑家基於不同思考觀念,必定使用迥異材質與造型,而後衍生的觀者聯想以及互動回應,必定大異其趣,各擅勝場。

圖4:蔡潔莘–讓我們今天就擁抱吧!(圖/郭少宗提供)

無庸置疑,強調「學術性」的意旨,是朱銘美術館邁出個人價值體系,向專業靠攏,向未來挑戰,更是向台灣慌亂的文化現況,交出一張良心成績單,一幅未來光明藍圖。

圖6:賴永興的木雕作品。(圖/郭少宗提供)

館方強調:此展試圖積極搭建一條作者與大眾之間,雙向溝通對話,相互支持的橋梁通道。然而礙於雕塑藝術之深奧,以及園區地處偏遠,加上先天的「小眾」特性,媒體不愛、商業脫鈎,難免劃地自限;若欲大開大闔,如何走出象牙塔,爭取公私、官民資源,應是當務之急了。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郭少宗
郭少宗
1975國立藝專美術科畢業,受教於廖繼春、楊三郎、洪瑞麟、李仲生等名師並深受影響。他愛山愛水,創作用色大膽筆觸奔放,將台灣山川之美,以其火山噴發般的獨特風格,形塑得大氣滂薄。 郭少宗曾執教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公共藝術系六年,並於2014 應邀北京大學百年講堂專題演講。 對藝術創作的熱情,自年少以來數十年如一日,曾舉辦46次個展並參與超過60次畫會聯展,足跡遍及臺灣、日本、韓國、中國、港澳、美國、奧地利、德國、法國、薩爾瓦多等地。他的創作是在傳統之外不斷嘗試多樣性突破,而建立自己的風格。譬如追隨廖繼春的腳步,色彩繽紛豐美;崇拜梵谷及莫內,亦醉心於印象派,但落筆則偏重野獸派及表現主義,這正是他熱情澎湃、狂狷不羈的真性情。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