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9.7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5 日
spot_img

【曾子固特稿】持久戰爭創傷如何困擾子孫?

隨著以色列和哈馬斯之間的戰爭愈演愈烈,研究人員和臨床醫生正在研究創傷事件...

【洪存正專欄】美國藥物政策如何傷害全世界的癌症病人...

文 / 洪存正 2021 年8 月,印度孟買奈爾醫療醫院的腫瘤學家阿莫...

【鄭春鴻專欄】苦與樂

世事在人心上的倒影,面對同樣一件事,照映在每一個人心上的倒影,因為角度的...

【于思專欄】過量服用維生素補充劑危害身體

中等劑量的維生素 A 補充劑可能會降低骨礦物質密度,而高劑量可能會導致肝...
-Advertisement-spot_img

【郭老詩畫交響】「末日交響曲」第三樂章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 向日葵之淚 ]

 

不必對我嫉妒

我是尚未出世的天才

無須為我哭泣

我是還沒死亡的靈魂

 

畫家因鉛白中毒瘋狂之前

曾是吃顏料 飲松節油的怪客

只因野菊花的黃  霸凌了鳶尾花的紫

天空的湛藍與靛青褪成死灰

金黃色麥田如今徒剩槁木

向日葵挺立終宵  裂口朝天吶喊

拒絕俯首示弱  永不哭泣

黎明之前

擁抱千百個種籽自焚而亡

 

不再有嘲諷的蜜蜂窺探情事,

當春天被夏陽獵殺後

不再有濫情的春風愛撫的手,

當視網膜被野獸派吞噬後

不再有溫柔鄉裡美的盛宴,

當繆思死於愛滋病後

 

大師雕像的墓誌銘不幸淪為詛咒

一字一懺悔

一筆就渾渾噩噩

一花一懊惱

一詩就癲癲狂狂

火化的灰燼在骨灰罈內自我救贖

 

[ 詩畫賞析 ]

這回末日危機,來到人文藝術的墮落崩壞。百餘年前的後印象派畫家 Vincent Van Gogh,一直是力挽藝術尊嚴,重塑藝術家形象的代言人,其人其作,已是耳熟能詳的偶像,不另贅述。

開章四行,未出世的天才以及未死亡的靈魂,概括地描繪了梵谷一生,也是一樁難逃的悲劇開場白。

接著,詩文誇張地勾勒畫家因繪畫顏料中毒、突破技法不順、生存環境不佳、孤獨情緒無解,而走向自我毀滅之路。

第三段大量引用超現實主義戲劇化手法,夏陽獵殺春天、野獸派吞噬視網膜、愛滋病奪命繆思等,這是此詩之「詩眼」,也是吸睛的焦點。

向日葵在此成為最耀眼的象徵,屹立不屈的英雄姿勢,有如畫家的墓誌銘,也成為末日頹象,文化凋敝的墓碑。

抽象畫與詩詞同樣地深沉哀傷,放眼頹廢潦倒,一片喪志消極的氛圍之中,卻有一絲絲陽光閃爍,一聲聲生存吶喊:「我是英雄,我要活下去!」

端看畫幅,金黃色的碎片,血紅色的刀斧,暗綠色的陪襯,幽藍色的鋪陳,無疑地暗示著,向日葵之花瓣、種子、乾葉以及藍天。

以上明示與指涉,描繪了向日葵的一生,直腰挺立,隨陽光而旋向;屹立乾死,不折腰垂首;直到種子成熟,落地生根之際,才轟轟烈烈的宣告死亡。

這次第,就是梵谷的形象,藝術家堅持到底的尊嚴。無論世道如何衰危,人文依然延續命脈,綿延不絕。

是為:向日葵之眼淚,也是藝術家之悲歌。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郭少宗
郭少宗
1975國立藝專美術科畢業,受教於廖繼春、楊三郎、洪瑞麟、李仲生等名師並深受影響。他愛山愛水,創作用色大膽筆觸奔放,將台灣山川之美,以其火山噴發般的獨特風格,形塑得大氣滂薄。 郭少宗曾執教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公共藝術系六年,並於2014 應邀北京大學百年講堂專題演講。 對藝術創作的熱情,自年少以來數十年如一日,曾舉辦46次個展並參與超過60次畫會聯展,足跡遍及臺灣、日本、韓國、中國、港澳、美國、奧地利、德國、法國、薩爾瓦多等地。他的創作是在傳統之外不斷嘗試多樣性突破,而建立自己的風格。譬如追隨廖繼春的腳步,色彩繽紛豐美;崇拜梵谷及莫內,亦醉心於印象派,但落筆則偏重野獸派及表現主義,這正是他熱情澎湃、狂狷不羈的真性情。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