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7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21 日
spot_img

【洪存正專欄】大國競爭的幻覺

文 / 洪存正 這可能是全球政治中一個令人困惑和不可預測的時刻,但不乏...

【歐陽永叔專欄】全球暴力衝突爆發的背後是什麼?

文 / 歐陽永叔 根據奧斯陸和平研究所進行的烏普薩拉衝突數據計畫收集的...

【阮仲容專欄】「仿生胰臟」正在改變糖尿病護理

文 / 阮仲容 利亞姆·德魯(Liam Drew)發表在最新一期《自然...

【阮嗣宗專欄】我如何學會變得更加友善?

羅爾·斯尼德ROEL SNIEDER發表在最新一期《科學》(Scienc...
-Advertisement-spot_img

【袞袞神子】《鳶山誌:半透明哀愁的旅鎮》第十三章,書寫經驗分享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一行人一邊夜遊老街,一邊聊起抗日那場「三角湧大焚街」,既然能燒出興隆宮、祖師廟的神靈外逸,另外一場「火燒大厝間」,應該也能燒出〈藍光乍現〉的菁染藍靈外逃。臭老導演於是趕緊掏出手機,連叩了四通電話。但是,只有自己老婆願意出資挺他拍戲,不禁感動得大呼一聲「台灣女人萬歲」;同時,向某瘋子問知,這場火原來是從老街的歷史轉角,一路燒向小安坑大厝間的。

聊著,聊著,一行人來到金聯春染坊斜對面的興隆宮時,突然又聽到漫天玉音,再度玎璫作響。櫻井夫人好像有所預感,發誓今晚務必進廟一謁,此生僅此一見的媽祖娘娘不可。臭老導演與戲班人員,也許信仰不同或其他原因,就此跟他們五人道別,分途走向不同時空路徑。

大焚街之火,仍然在已經燒燬重建的興隆宮前燃燒。炙熱史火,瞬間將某瘋子燒出兩條古今身形,前生的他緊隨四人走進興隆宮,今世的他緊追臭老導演而去。興隆宮曾經是三角湧義民營的司令部,虛擬實境中,陳老師開始導覽其內的抗日議戰情形;並且,向櫻井先生簡報安慰,其祖櫻井茂夫之死,有可能就是坐在議事桌旁的那位陳小埤,端著德國毛瑟槍,給毫無痛苦一槍斃命的。受過二戰之苦的櫻井夫人,對戰爭沒好感,兀自走向興隆宮內部;某瘋子是過來人,更是深惡痛絕,於是緊隨她經由中壇元帥殿,走入註生殿、太歲殿並置的觀音殿。

抗日義士陳小埤。詹明儒取自「三峽客地方媒體」臉書。
抗日義士陳小埤。詹明儒取自「三峽客地方媒體」臉書。

兩人看見,觀音殿是一座「微型天庭」,諸神正在其內舉行,古今三峽人的「註生賜命」與「太歲賦運」的天啟儀式;主持者正是「天上聖母」媽祖娘娘,天照大神、朱雀鳥神、達摩祖師都參與在內,漫天玉音就是由此傳播出去的。某瘋子看見,三峽袞袞神子中,泰雅族烈女伊娜,被彩虹仙子賜予開啟台灣七色的「藍彩」殊能,被送子觀音賦予產下首胎「三角湧之子」(混血二轉仔)的孕化使命;而李梅樹的「元胎」,原來是一隻天獸麒麟,他被朱雀鳥神託予兩根「百鳥朝梅」柱的應時現世,被天照大神致予一份「人間初心」的篤行體現。

儀式中,某瘋子另又看見,「福音使者」馬偕牧師,也遠從加拿大受邀而來了。來自印度,受過中國傳道之苦的達摩祖師,立刻惺惺相惜,共勉了這位基督教先驅,兩句「此道彼道,都是好道」與「彼德走來,苦就是福」的歡迎詞。

註生娘娘神像。詹明儒取自「宗教藝術」網站。
註生娘娘神像。詹明儒取自「宗教藝術」網站。

另一個緊追臭老導演而去的某瘋子,自我推薦了幾個戲中角色,然後踽踽走向,馬偕將來也會走過的街尾「南橋」北端,腳步不禁蹣跚了起來。此夜,好端端的鳶山下,不知為什麼,突然飄起了半陣子毛毛雨?

本章,我依據以下相關資料,演繹如下對應的人神事物,並為後文鋪設伏筆:

一、相關資料(依出場序)

◆老街:舊稱三角湧街,大致形成於清代嘉慶八年(1803)。光緒廿一年(1895)割讓台灣、澎湖予日本,日治大正五年(1916)進行街區改正、店屋改築,逐成今日所見的街廓、街屋。
◆興隆宮:主祀媽祖,舊稱媽祖廟,信史記載是由閩籍永春縣墾民,興建於乾隆四十年(1775);但民間傳說,其實媽祖神像在更早的乾隆十四年(1749),便由初期墾民攜來,供奉在臨時搭蓋的墾寮內。(兩說差距26年,我於是在小說中,鋪陳為一段在地三峽人元胎「蛹之生」的孕蛻及賦命,以及此後山城二百多年雲煙的醞釀期)
◆百鳥朝梅柱:在祖師廟大殿內,分立於「龍柱」兩旁的一對「鳥柱」,為李梅樹重建該廟時,所獨創。(李氏曾說,後人應會發現他建廟的本意。小說中,我認為這對「鳥柱」,就是暗藏李氏本意的「李梅樹密碼」;其意,在於呈現東西方美學之外,可以闡釋為「以鳥寓人」、「以柱寄義」,隱喻迷鳥、候鳥、留鳥與中國人、日本人、洋人、台灣人,多元對映、多元包容的「台灣精神」)

李梅樹與「百鳥朝梅」柱。詹明儒取自「ARTUCH」網站。
李梅樹與「百鳥朝梅」柱。詹明儒取自「ARTUCH」網站。

二、對應的人神事物(依出場序)

◆三角湧大焚街:明治廿八年(1895),日本接收台灣,三角湧義軍突襲日軍,發生「隆恩河之役」、「三角湧之役」。日軍大敗後,從大溪反撲義軍,沿途進行「焦土戰」,入莊焚燒三角湧街,百年繁華店街瞬即化為火海,連宮廟、教堂都無一倖免。(三角湧人因應此劫的處置,我在連作《鳶山誌:藍色三角湧》裡,另有詳細演繹)
◆火燒大厝間:翌年,日軍擊潰三角湧義軍,進擊山區翁景新率領的翁家軍。大焚街之火,緊接著燒向小暗坑,翁府有房卅六間的「大厝間」,一夕之間,於是盡成灰燼。(翁家軍因應此戰的過程,我寫在本書第十八章〈同命父子〉,並保留在連作第八章〈無奈世途〉裡;但兩章筆法大異其趣,前者為「魔幻寫實),後者為「傳統寫實」)
◆毛瑟槍:德國製來福槍,射程八百米。
◆陳小埤:三角湧義民營第三副統領兼營官,三角湧第一帥哥,武術、膽識、槍法俱佳。1895年,參與過上述兩場戰役及臺北城之役,幸皆未死;卻在年底,從內山返回三角湧陳公厝祭祖之夜,受到「漢奸」密報,死於日軍圍捕的力抗中,得年才只卅八歲。(這段經過,我另寫在《鳶山誌:藍色三角湧》裡)

十二婆姊神像。詹明儒取自「宗教藝術」網站。
十二婆姊神像。詹明儒取自「宗教藝術」網站。

◆註生娘娘,十二婆姊:前者,右手持「本命筆」,左手執「生育薄」;一神三身,三身一相,傳說是唐山封神榜上,「雲霄」、「碧霄」、「瓊霄」三仙的合體。後者,一組十二名天庭保母,各以「混元金斗」練製的「產盆」,內盛如玉似脂的渾白人子元胎。(兩部連作中,我借用來應世孕蛻出,此後翻湧起二百多年鳶山風雲的諸多三峽子弟)

【戲夢人生】《鳶山誌:半透明哀愁的旅鎮》第十四章,書寫經驗分享。請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詹明儒
詹明儒
祖籍彰化,屏東師專畢業,國小教師退休,目前專職寫作。已出版有《鳶山誌:半透明哀愁的旅鎮》等三書,待出版有《大島記:渾沌台灣》等四部小說。得過中外文學獎、時報文學獎,台灣文學獎、巫永福文學獎。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