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國家財經指標【蘇和仲專欄】人工智慧熱潮...

【蘇和仲專欄】人工智慧熱潮與中國的恐懼

Date:

新興人工智慧(AI)技術控制權的持續地緣政治衝突越來越多地涉及 軟體和硬體,而軟體和硬體對於開發先進功能至關重要。戰場上的下一個挑戰是存取運行 人工智慧系統的複雜演算法——大型語言模型(LLM)。 LLM 是用於訓練生成式 AI 工具(例如 ChatGPT)的高階演算法。大型語言模型提供開發應用程式的建構模組。幫助人工智慧系統理解人類書寫和說話的方式。 OpenAI 是大型語言模型新創公司浪潮的一部分,其中包括 AI21 Labs、Anthropic 和 Cohere。

中國在訓練人工智慧模型方面面臨嚴峻的挑戰

梅加·施裡瓦斯塔瓦Megha Shrivastava發表在最新一期《地緣政治》(The Geopolitics) 的<生成式人工智慧熱潮與中國對錯失良機的恐懼>( The Generative AI Rush and China’s Fear of Missing Out)指出,美國對中國晶片企業的制裁進一步促使其加速發展本土能力。由於硬體禁令,中國在訓練人工智慧模型方面面臨嚴峻的挑戰。因此,中國創投家紛紛投資人工智慧建模技術,旨在開發獨立的 軟體和硬體來支援其人工智慧發展。在過去的兩年裡,中國政府本身已經批准了四十多個大型語言模型(LLM)和相關的人工智慧申請。其他幾個本地開發的大型語言模型(LLM)正在湧入中國市場。由於 Chat-GPT在大陸正式不可用,Moonshot  AI和百川等幾家新創公司都在宣傳自己是 OpenAI 更準確的替代品。

中國人工智慧公司日益增長的焦慮

在全球範圍內,人們正在加速關注下一代人工智慧建模技術的投資。幾家大型科技公司已開始開發大型語言模型(LLM)。美國圖形處理單元 (GPU) 製造商 Nvidia 已向五家大型人工智慧公司(Arm Holdings、Sound Hound AI、Recursion Pharma、Nano-X Imaging 和 TuSimple)投資了大量股票,希望它們在生成人工智慧領域具有領先地位。同樣,Google雲端最近承諾向Character投資數十億美元。ai、Mistral AI 和 Anthropic。   

此外,這家中國科技公司再次發起新的價格戰,這次是在人工智慧領域。最近,阿里巴巴的雲端運算部門將大型語言模型(LLM)的費用削減了 97%。同日,百度免費開放LLM。騰訊也緊隨其後,為使用其大型語言模型(LLM)的人提供巨額折扣,同時免費使用其模型之一。位元組跳動近期推出的自有機型也明顯低於競爭對手。中國人工智慧公司日益增長的焦慮不僅是為了確保在巨大的國內市場中的領導地位,也是為了展示中國在對人工智慧技術的未來至關重要的領域的全球領導力和進步。

美國對人工智慧硬體出口的限制

然而,人們懷疑中國急於創建自己的大型語言模型(LLM)是否會為支持其本土化帶來許多前景。主要挑戰之一是其在人工智慧技術堆疊中——硬體、 軟體、數據和人才方面大規模依賴美國。美國大型語言模型(LLM)課程的成功來自於大量的高品質數據、最好的硬體、巨大的資本投資以及巨大的商品化潛力。拼命追趕的中國人工智慧產業似乎對囤積美國科技硬體的行為感到困惑。美國對中國晶片產業的戰爭限制了從美國進口高端GPU。報導稱,儘管美國於2023年10月發布了修改後的晶片禁令,但這家美​​國晶片製造商的改造晶片仍然能夠進入中國市場。然而,與此同時,英偉達縮小尺寸晶片的交付卻遭到了中國人工智慧公司的不同反應,據稱是為了支持大型語言模型(LLM)的培訓而降低了晶片的效率。即使中國晶片製造商擁有國家支持的財政資源,開發類似於 OpenAI 等西方同行的大型語言模型(LLM)課程,但由於美國對人工智慧硬體出口的限制,其性能優勢最終也會受到損害。

軟體領域美國也限制中國人工智慧的發展的

軟體領域的另一個挑戰也來自美國限制中國人工智慧發展的行為。生成式人工智慧建模涉及使用處理運算任務的集合架構。許多中國公司都採用RISC-V 等開源 軟體。然而,美國在其「瓶頸戰略」下的預期舉措是終止各種設計架構的開源性質,其中最突出的是 RISC-V。開源開發人員免費提供軟體。它們還使程式設計師能夠修改和共享底層原始程式碼並創建自己的應用程式。目前,RISC-V等技術不在美國對華科技制裁範圍內。如果美國成功重塑開源軟體的進程,將嚴重危及中國獲得支援人工智慧開發的關鍵工具。

第三,中國獲得國內申請支援大型語言模型(LLM)發展的機會仍然不足。為此,就連百度聯合創辦人李彥宏也稱LLM的市場推出是「資源浪費」。他補充說,在中國人工智慧市場,「大型語言模型(LLM)太多,但基於這些模型的人工智慧原生 應用太少」。百川創辦人也懷疑國內科技公司之間的價格戰不足以幫助他們在市場上建立競爭優勢。

害怕錯過美國和歐洲正在進行的人工智慧革命性發展

問題並不是單一的無法複製國外的技術、高端人才或無法突破,而是所有這些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中國意識到害怕錯過美國和歐洲正在進行的人工智慧革命性發展,特別是在生成式人工智慧領域,這加劇了其 人工智慧焦慮。儘管中國晶片產業似乎透過加速自主開發來應對美國更嚴格的製裁,但其演算法開發的過程可能會經歷更多的黑暗。圍繞這些新興技術的地緣政治混戰預計將面臨更多監管和限制,尤其是將破壞中國人工智慧成長的水平。由於人工智慧市場正在迅速發展,很難說中國人工智慧公司是否以及如何應對生成式 人工智慧開發中日益嚴峻的挑戰。中國能否在生成人工智慧遊戲中趕上西方,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企業在全球科技戰爭中自力更生的成功程度。然而,如果美國成功限制中國獲取開源技術,新興的演算法戰爭可能會加劇,對中國未來 人工智慧的成長產生嚴重影響。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專欄

推薦閱讀